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这是你自己要的,不要怪我
    “哎哟,美人,蹲的那么撩拨,是想勾搭谁啊?”

    苏可歆心里磕哒一声,迅速的抬起头,就看见一个穿着花衬衫,看起来就流里流气的男人,正眯着一双眼睛,色眯眯的看着自己。

    苏可歆顿时也顾不上手机了,踉跄的站起来,转身就想走。

    可不想,那个男人直接一把抓住她的腕子,一把将她搂在怀里。

    “哎哟,美人,跑什么啊,你手机还在我这呢。”

    感觉到男人碰到自己的身体,苏可歆心里头恶心的几乎要吐出来!

    可身体却是忍不住的战栗,越来越烫,那个男人是成天出来玩的,很快就明白过来什苏可歆的中药,眼睛露出无比兴奋的表情,“哎哟,妞儿,还被下药了?那该有多难受啊,不如让我来帮帮你?”

    着,他的手,就已经不老实的陌上苏可歆的纤腰。

    苏可歆吓得要尖叫。

    不!

    绝对不要!

    两年前那么恶心的事,绝对不可以再发生!

    如此想着,她赶紧想要推开那个男人,可男人的手劲那么大,她根本挣脱不开,只能眼睁睁看着那男人的手,快要落到自己的柔软之上!

    她正要崩溃,可就在这时——

    砰!

    什么东西好像突然从远处摔过来。

    下一秒。

    只听见哗啦一声。

    什么东西直接在那个男人的脑门上碎裂开来,苏可歆只看见眼前那张原本猥琐的笑脸,突然凝固,然后血从额头,缓缓流下来。

    一切发生的太快,苏可歆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就眼睁睁看着眼前的男人,整个倒在了地上,旁边是带着血的花瓶碎片。

    苏可歆慌乱的抬眸,就看见走廊尽头一道欣长的身影站着,手摆在前方,显然是刚扔出什么东西。

    只是一眼,苏可歆就认出了那道身影,刹那间,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睛。

    是顾迟……

    是顾迟来就她了。

    她还没来的缓过劲儿来,顾迟就飞快的走向她。

    是的,是走,不是在轮椅上,而是在v这样人多眼杂的地方,直接朝着她走过来。

    顾迟很快走到苏可歆身边站定,俊庞略微有一些苍白,一把抱住苏可歆,死死的看着她带着泪痕的脸,低声问:“苏可歆,你没事吧?”

    苏可歆这才猛地反应过来什么,看着眼前站立着的顾迟,慌乱的压低声音开口:“顾迟,你怎么站起来了?你的轮椅呢!”

    要知道,这可是v啊!多少人在看着,要是让别人认出顾迟,传到顾肖耳朵里,顾迟这么多年的辛苦隐藏,不都是功亏一篑了么!

    着,她抬起头,就看见杨佐正从走廊尽头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手里推着轮椅,很显然是顾迟刚才跑的太快了,他没跟上。

    和苏可歆的慌乱比起来,顾迟此时却是没有心情管这个,他看着林筱如脸上不正常的绯红,还有怀抱里的高温,他猛地明白过来什么,“苏可歆,你被下药了?”

    苏可歆原本因为担心顾迟,而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体,可此时顾迟一,她才发现,随着她被顾迟抱住,身体的温度更高了,好像有一团火在身体里不断的游走一样。

    她想开口什么,可不想,话还没出口,就变成了一声柔弱的呢喃,语气里的妩媚,她自己都有些被吓到了。

    这时,杨佐气喘吁吁的将轮椅推到顾迟身边,慌乱的看了一眼四周,确保没有人看到顾迟,才赶紧压低声音道:“顾少,你赶紧坐下吧。”

    可顾迟却好像没有听见他的话一样,只是蓦地弯腰,一把将苏可歆给横抱了起来!

    “顾少,你这是……”

    杨佐吓得赶紧想问,可顾迟却已经抱着苏可歆,迅速地朝着外面走去,一边低声吩咐:“立刻给我在隔壁的而酒店里订一个房间!”

    顾迟用最快的速度,将苏可歆带到了酒店的套房里,甚至都没有理会,路上有几个人对着自己的指指点点。

    来到酒店房间里,他二话不,就将苏可歆给扔进浴缸里,打开冷水,哗啦啦的她,一边冲,还一边严厉的开口:“苏可歆,赶紧给我清醒一点。”

    冷水一下子将苏可歆皮肤上的炙热给浇灭,可根本就浇不灭她体内的那一团火。

    相反的,外面的冷,和体内的热,巨大的反差,让她的身体极其不舒服。

    她在浴缸里痛苦的蜷缩作一团,整个人挣扎着开口:“难受……疼……”

    看着苏可歆痛苦的样子,顾迟只觉得自己心被扎了一下。

    同时,他也意识到,苏可歆身上好几处伤口都还没有愈合,被水一泡,纱布都化开来。

    不仅如此,顾迟也很快注意到,苏可歆身上的这个迷药,显然相当的厉害,他怎么用冷水浇,苏可歆脸上的那股绯红都褪不去,而且随着时间过去,药效越来越厉害,她的绯红透出一种病态,人也很痛苦的模样。

    该死!

    到底是谁!

    给她用了那么厉害的药!

    看着苏可歆那么痛苦,顾迟终归也是不忍心了,立刻将苏可歆从浴缸里抱出来,将她身上湿透的衣服剥下,迅速擦干之后,重新抱到房间的床上。

    他将房间的空调打到最低,可偏偏,苏可歆整个人依旧烫的厉害。

    苏可歆只觉得愈来愈难受,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不断的咬她的骨头一样。

    恍惚痛苦之中,只有眼前顾迟欣长的身影,宛若她的救命稻草一样。

    她根本无力思考,只是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低声痛苦的额呢喃,“顾迟,救救我……我好难受……”

    苏可歆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话的声音,有多么的沙哑和软糯,简直就是挑战他的极限。

    不仅如此,苏可歆身上无比光洁,躺在被褥之中,头发有点湿,散落在绯红的脸上,简直就是将顾迟逼到理智的边沿!

    该死的!

    看着苏可歆这样痛苦,顾迟终于下了决定,低头看着苏可歆,眼神无比的幽暗。

    “苏可歆。”他低声道,缓缓地扯掉自己的领带,解开扣子,“这是你自己要的,不要怪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