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顾迟的怒火
    顾迟微微蹙眉,懒得和顾以寒多什么,滑动轮椅离开了病房。

    回到苏可歆的病房之中,苏可歆依旧在熟睡,脸埋在苍白的病床枕头之上,似乎是因为身上的伤口还有些疼,秀美微蹙,脸色也有点苍白。

    顾迟只觉得自己的心,又狠狠抽了一下。

    “跟公司里的人一下。”顾迟压低了声音,对旁边的杨佐开口,“这几天我暂时不回公司,有事都视频会议,或者直接来这里找我。”

    “顾少……”杨佐简直就惊呆了,他跟着顾迟也好几年了,从来都没有看见过尽为任何事,这样“旷工”的。

    可顾迟却没有理会他,只是将轮椅滑到苏可歆创床头,修长的手指,缓缓抚过她的脸颊,温柔无比。

    苏可歆原本在睡梦之中,可突然感觉到,有一只大手,缓缓的抚摸上她的脸颊。

    那只手的触感很熟悉,她微微蹙眉,睁开眼,模模糊糊的,就看见一张英俊至极的脸庞,在病床边。

    她一愣,迅速地想坐起来,“顾迟?”

    可顾迟,却只是按着她的肩膀坐下,“你别动了,躺着就好。”

    苏可歆点了点头,乖乖在床上躺好。

    “你身体怎么样?”顾迟开口,尽管努力让自己的语调平稳一些,但还是透着淡淡的怒意。

    苏可歆虽然看不清,但也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微微蹙眉,“顾迟,你生气了?”

    顾迟沉默着没有回答。

    生气?

    更确切的,是害怕吧。

    在美国时,得知家里起火了,他的心里,竟闪过那样的恐惧。

    就好像十年前一次……

    但这些他却是不想和苏可歆的,只是握住她的腕子,看着她手背上烧伤的痕迹,眼底闪过一丝心疼。

    “顾以寒刚才告诉我,你好像火灾时,折回房间拿东西了?”顾迟没有回答苏可歆的问题,只是问了了另一个问题。

    苏可歆一愣,这才突然想起了什么。

    “对,我回去拿这个了。”她眼前模糊的厉害,不利索的从脖子上拿下来挂坠,“你一定很担心这个坠子吧?”

    手心里传来一阵微凉的触感,顾迟一愣,低下头,才发现手心里,是那条水晶坠子。

    眼底闪过震惊,他迅速抬头看向苏可歆,语气莫测,“你专门折回房间,就是为了拿这个坠子?”

    苏可歆因为眼睛模模糊糊的,看不清顾迟此时的脸色,只是老老实实道:“嗯,我想你一定会担心这个坠子。”

    顾迟死死捏住坠子,一句话都都不出来。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苏可歆拼了命回去拿的东西,竟是这坠子!

    感觉到病房里的沉默,苏可歆微微蹙眉,有些担心和着急道:“顾迟,你怎么不话,是坠子有什么问题么?难道在火灾里损坏了么?”

    着,她赶紧低头去看坠子,可偏偏她眼前太模糊了,这么的坠子,她哪里看得清。

    “苏可歆,你是不是他妈有病!”

    就在她眯着眼睛,拼命想要看清那个坠子时,却不想耳边响起顾迟一声怒吼。

    苏可歆一下子呆住了。

    认识那么久,她从来没有听见顾迟骂过脏话,更没有听过他这样激动的语调。

    她不由皱眉,“顾迟,你怎么——”

    可她的话还没有完,顾迟直接继续朝着她吼道:“就为了这么一个坠子!你就跑回房间去?你知不知道你这次是运气好,如果运气稍微差一点,你可能会就死了!”

    此时的顾迟,真的是气急了。

    苏可歆这个蠢女人!就为了这个一个挂坠,连自己的命都不不顾么!

    是,这个挂坠对他来,真的很重要,因为这是那个人,留给他唯一的东西。

    可一个项链在重要,又怎么能跟苏可歆相提并论!

    从得知家里着火到现在,他从头到尾担心的都是苏可歆,甚至早就已经忘了这个项链的存在。

    可苏可歆现在竟告诉他,她就是为了这个项链,才让自己身陷危险,才会受那么多伤!

    这让他怎么能够不生气!

    顾迟的语气很凶,和平日里的沉稳和儒雅完全不同。

    苏可歆因为眼睛的缘故,看不清顾迟眼底的关切和后怕,因此这番怒吼,听在她耳朵里,只剩下了斥责的味道。

    她根本没想到,自己拼尽全力,为了他保住这个项链,最后到头来,只是落的一个被吼的下场?

    之前在火灾里,一直强忍着的害怕和恐惧,此时此刻伴随着委屈,让她鼻头一酸,眼睛就止不住红了。

    看这一红,眼睛更加疼的厉害,只好低下头去揉。

    顾迟此时怒极了,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苏可歆的异样,只是手死死的捏着那个项链,项链的棱角磕痛了他的手心,让他有些恼怒的低下头去。

    十年来的第一次,看到这个项链,他感觉到的终于不再是愧疚和无奈,而是愤怒。

    都是因为这个项链,苏可歆才会受伤,才会有危险。

    如果这个项链还在,是不是代表着,下一次发生相同的事,苏可歆这个傻女人还是会做出一样危险的愚蠢决定?

    顾迟知道,自己现在的想法是极其不理智的额,和平日里赶冷静的自己,兼职判若两人,可他就是控制不住的那么想。

    看着眼前苏可歆惨白的脸色,和身上无数处烧伤烫伤的地方,他心里突然一股火涌起,他蓦地抬起手,突然将手里的项链给摔了出去。

    哗啦!

    清脆的声音在死寂的病房里响起,原本低头揉着眼睛的苏可歆猛地抬起头。

    虽然看不太清发生了什么,但刚才的声音还是让她心里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顾迟,你干了什么!”

    顾迟看着苏可歆,黑眸深处的怒火还没有褪去,冷声道:“我把项链砸了。”

    “什么!你是不是疯了!”苏可歆这下子崩溃了,立刻床上弹起来,她看不清项链的碎片,只能够去抓住顾迟的手,想要寻找项链的踪迹,“你真的把项链砸了?你到底在想什么!那可是你前女友给你留下的项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