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脱险
    苏可歆整个人都呆住了,抬起头,就看见一个身形在火焰外跑。

    “顾以寒!”她赶紧叫,可嗓子早就被熏的哑的厉害,“我在这!咳咳这里!”

    顾以寒还是听见了苏可歆的声音,立刻,他就冲过来。

    可门口的火势太大了,他根本进不来,他那种喷火器想喷,可喷火器偏偏这时候喷光了。

    苏可歆心里绝望一片。

    看来,真的是天要灭她么?

    可不想这时,她突然看见,火光外面的顾以寒,直接把手里的灭火器一丢,整个人直接冲进火焰里!

    苏可歆脑袋里,轰的一声,扯着破掉的嗓子尖叫,“顾以寒,不要!”

    苏可歆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门口那么大的火,顾以寒就跟疯了一样,直接留冲进来!

    他是不要命了么!

    还是……他只是为了救自己?

    想到这,她死死咬住唇,眼泪一颗颗掉下来,才流到脸颊上,就被高温烤干。

    傻瓜……

    真的是傻瓜……

    她现在早就不是他的女朋友了,他干嘛为了救她,做到这种地步!

    根本不值得啊!

    此时,顾以寒已经冲进了火里,一下子冲到苏可歆面前。

    苏可歆看见他身上的衬衫好几处都烧破了,露出里面被烧伤的皮肤。

    她吓坏了,赶紧用自己身上的毯子拍他身上,给他灭火。

    可顾以寒只是紧绷着脸,一秒都不耽搁,迅速也躲到毯子里,然后将苏可歆整个人护在怀里,然后迅速的再次冲出门去!

    顾以寒比苏可歆高大不少,因此将她护在怀里,她一点都不会暴露在火焰下。

    可顾以寒就不同了,虽然有毯子,但火势还是烧到了他,苏可歆听见他在自己的头顶,发出的阵阵闷哼声。

    苏可歆浑身上下都止不住的战栗,可她知道,此时此刻,不是感慨或者情绪化的时候。

    顾以寒做着一切都是为了她,因为她的愚蠢和自以为是,他们两个才会深陷这样的危险!

    所以她一定要咬紧牙关,冲出去!

    想到这,她尽最大的努力,配合顾以寒的奔跑,两个人一路冲出走廊上额火势,可到了走廊口时,大部分楼梯都已经烧坏了。

    顾以寒几乎是没有犹豫的,抱住苏可歆,身子一转,直接就跳了下去!

    顾以寒特地转了身,所以落地时,是他的背部落地,完全护住了怀里的苏可歆。

    虽然楼梯不高,但他背上早就已经全部都是烧伤的伤口。落地的刹那,苏可歆听见他痛苦的声音,虽然已经拼命忍住了,但她还是可以想象有多疼!

    她死咬着嘴唇,眼泪不断落下。

    可顾以寒,好像这幅身子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一样,落地之后,又踉跄的起来,拉着苏可歆往外跑。

    可跑了几步,他就差点摔倒。

    “够了,阿寒,够了。”苏可歆赶紧扶住他,沙哑着嗓子道,“我拉你出去!”

    苏可歆发现,相对比起二楼,一楼的火势反而很多,她娇的个子虽然拖着顾以寒很吃力,但好歹没有什么火,她死咬的嘴唇都被咬破了,终于拖着顾以寒出门。

    一出门,她才发现,火势已经引起了四周别的别墅的住户的注意,有人叫了消防车和救护车,苏可歆和顾以寒一出去,围在四周的人就发出阵阵惊呼。

    消防队员这时候刚准备进来,看到他们俩也是傻了,赶紧过来想要直接抱起他们上救护车。

    苏可歆现在脑袋特别的晕,眼冒金星,可他还是强撑住最后一口气,抓住身边消防员的袖子,低声道:“他……他没事吧……”

    她刚才拖着顾以寒出来,都没有力气去查看他的状况了。

    消防员意识到她问的事顾以寒,赶紧查看了一眼,开口:“他没太大的问题,就是晕过去了,你放心!”

    苏可歆这才松了口气,眼皮子一番,终是晕了过去。

    ……

    苏可歆醒来时,人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房里。

    床边,坐着杨佐。

    “少夫人,您醒了!”杨佐一看见她醒,赶紧站起来,“你感觉怎么样?眼睛看得清么?”

    苏可歆被他一,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眼前的确雾蒙蒙的,看不太真切。

    但她却是管不了那么多,只是一把抓住杨佐,干涩着嗓子开口,“顾以寒呢?”

    一开口,她才发现这自己现在的声音跟破锣似的。

    杨佐脸色尴尬了一下,但还是道:“您别担心,他没事,只是有些感染,不过现在应该也醒了。”

    苏可歆这才松了口气,剧烈的咳嗽起来。

    杨佐赶紧给她接了杯水,“顾少已经在飞机上了,估计过几个时就要到了。”

    “他不是在美国出差么?”

    “他一听家里着火的事,就立刻定了最早的飞机回来了。”杨佐认真道,“少夫人,顾少很担心您。”

    苏可歆扯了扯嘴角。

    或许他更担心项链吧?

    到项链,她突然想到什么,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慌张道:“项链呢?”

    杨佐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立刻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晶项链,“您的是这个吗?”

    杨佐不知道这个项链的来历,只是看着苏可歆一把拿过项链,彻头彻尾的松了口气,“太好了,项链还在……”

    杨佐有些莫名,刚想叫医生来给苏可歆做个检查,苏可歆就突然抬头,“杨特助,您能送我去看一下顾以寒么?”

    她知道,等顾迟来了,以他霸道的性子,她想见顾以寒恐怕就难了。

    可她真的有些担心顾以寒,更重要的是,她真的觉得自己特别对不起他。

    杨佐露出为难的表情,“少夫人,这不太好吧……”

    带少夫人去见前男友?他是疯了吧他!

    苏可歆蹙眉,“好吧,你不陪我,那我只能自己去了。”

    着,她挣扎的下床。

    “哎哟,少夫人,您饶了我吧。”杨佐现在是怕了她了,只好扶着她上轮椅,把吊瓶也挂到轮椅上,“还是我送您去吧。”

    杨佐推着苏可歆到了顾以寒病房前,还没进去,就听见里面林筱如哭哭啼啼的声音。

    “阿寒,你怎么会受那么重的伤……你这样……这样让我怎么办?”

    苏可歆有点尴尬,本能的想走,可不想病床上的顾以寒已经看到了他。

    他眼神闪烁了一下,很快道:“苏可歆,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