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大火
    这一边,苏可歆离开顾以寒的车子之后,回到别墅里,和往常一样,吃了晚餐,很快就洗洗睡下了。

    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今天特别的困,洗澡的时候整个人就晕乎乎的,几乎一碰到枕头她就睡着了,甚至梦都没有做一个。

    也不知道沉沉的睡了多久,她是被一股刺鼻的烟味给呛醒的。

    “咳咳……”

    苏可歆在睡梦之中咳嗽起来,挣扎的睁开沉重的眼皮子,就突然感觉到眼珠子被熏的生疼。

    她立刻感觉到不对,赶紧爬起来,可起身的刹那,才发现身体酸软的厉害,竟然一点力气都没有。

    她这是怎么了?

    可此时此刻,她却顾不得那么多了,只是赶紧打开床头柜的灯。

    瞬间,她就看见房间里黑烟弥漫。

    这……这是着火了?

    苏可歆着实吓到了,刺鼻的烟味呛得她咳得更厉害。可她还是让自己用最快的速度冷静下来,迅速的拖着疲软的身子下床,随手抓过外套,就冲出门去。

    可一开门,她才更加吓到!

    好大的火!

    之前房门堵着,外满的火势才没有蔓延进来,可此时门一开,她才看见整个走廊都已经着火了,火舌贪婪的四蹿。

    “王妈!张叔!”此时此刻,苏可歆还担心着房间里两位老人,可叫了几声也没人答应,只是她自己呛了一嗓子的烟。

    她顿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先顾好自己了。

    可看着眼前的这么大的火势,根本不可能直接冲出去啊!

    她努力冷静下来,跑回房间,将房门关好,然后拿着毯子冲到浴室里,浸满了水,然后披在身上,才重新冲出来。

    有了这一层毯子的保护,她稍微胆子大了一点,立刻从今火势汹涌的走廊里,尽量的压低身子,避免吸入太多的烟雾。

    好不容易走到了走廊口,正想下楼,她却看见楼梯那里烧的更厉害,好几阶都已经烧烂了,她根本都过不去!

    她正慌张之际,就突然看见前方一阵剧烈的白雾,哗啦啦的喷过来!

    她看着那些白雾,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

    是灭火器!

    下一秒,白雾之中,一道熟悉的修长身形冲过来。

    “可歆!可歆你在哪里!”

    听见这个声音的刹那,苏可歆心里有震惊,也有欣喜,宛若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尖叫:“顾以寒!咳咳!顾以寒我在这里!”

    灭火器的白雾让楼梯上的火势缓解了些许,苏可歆马上看见顾以寒朝自己跑过来,但这时,旁边走廊的栏杆突然被火烧的砸落下来,一下子又隔在他们俩人中间,火势又汹涌起来。

    “该死!”苏可歆听见顾以寒捂着嘴怒骂,吼道,“可歆,你待在那里,我马上来我找你!”

    苏可歆想点点头,可突然,她想到了什么。

    等一下,顾迟的那条项链,是不是还在房间里?

    应该是的。

    顾以寒很宝贝那条项链,一般都不会带离开家,平时上班或者出差,都是放在抽屉里。

    这火势那么大,桌子烧烂之后,那水晶项链项链肯定会毁了吧。

    那顾迟……岂不会是伤心死?

    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顾迟每每拿着那条项链忧伤的表情,突然觉得心里头很不是滋味。

    该死的,自己毫发无伤的获救了,却不努力拿回顾迟最宝贝的东西,她是不是太自私了?

    虽然她也知道,项链不过是死物,可毕竟那是顾迟唯一的念想了,她实在不忍心,剥夺他最后一点留恋!

    想到这,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毛毯,还挺湿的,估计还能顶一会,而且火势暂时也没变很大,顾以寒这边也还需要一点时间。

    于是,她咬了咬牙,捏着鼻子尖叫:“顾以寒!我回去拿个东西!”

    顾以寒正在奋力灭火,听到苏可歆这话,脑子里轰的一声,大骂:“苏可歆,你他妈的是不是疯了!什么东西能比你的命还重要!”

    苏可歆么有会顾以寒的话,只是争锋多秒的朝着房间跑回去。

    她的身体不知为何还是有些奇怪的疲软,但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是咬着牙,一口气冲回了房间。

    她跑的太急,吸入太多烟,咳嗽的厉害,可她脚步不停,冲到桌子前。

    她之前走的时候没有关门,因此火势已经蔓延到了房间里,桌子也着火了,苏可歆隔着毛毯去打开抽屉。

    可不想,此时毛毯很多地方,水已经被烤干了,她的手立刻就被烫了一下。

    “啊。”她疼的尖叫,可也顾不得那么多,只是忍着疼拉开车体。

    很快,她就看见那个水晶项链。

    她用最快的速度拿出项链,本来也想拿出照片的,可照片太易燃,一下子就被烧掉了。

    她只好作罢,只是捏着项链,但也不敢太用力,立刻又想房间外冲出去。

    可就在她冲到门口的时候,门旁边的书柜,突然轰的一声,倒塌下来!

    书柜上的书早就烧的面目全非,书柜壁纸的横在门口,火花四溅,苏可歆吓得倒退好几步。

    怎么办……

    门一下子就被堵住了,这下子她该怎么出去。

    她想裹着毛毯直接滚出去,可毛毯也已经开始着火。

    她一下子进退维谷,有些懊恼自己的自负和冲动——

    该死的,这样一来,项链没救下来,她自己也搭进去了么!

    只是不知道,如果她真的翘辫子了,顾迟到底是会伤心自己的死,还是更难过项链没了呢?

    估计是后者吧……

    毕竟跟他曾经深爱过的程若儿比起来,自己不过是刚认识几个月的陌生人罢了吧?

    苏可歆现在自己都佩服自己,都这个时候了,她的大脑反而跟打了鸡血一样的胡思乱想。

    四周的火势越来越大,她几乎都看不清走廊,烟雾也越来越厉害,她咳得泪眼模糊!

    难道……

    真的要送命在这了么?

    崩溃之际,她心翼翼的把项链带到脖子上,死死护住。

    如果她尸体和项链一起被发现,希望顾迟明白她的心意,看在她死前还想着项链的份上,能善待照顾她的母亲。

    她一边掉眼泪,一边胡思乱想时,突然听见一声大吼——

    “苏可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