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苏可歆,对不起
    “理论上有可能。”书桌前的人,恭敬的回答。

    “这绝对不可以发生!”顾肖脸色狰狞,思考了一阵,道,“这样,我明天想个法子拖住顾迟,而你,想办法,解决了那个叫苏可歆的女人。”

    那人蹙眉,“少爷,为什么不直接处理了顾迟?”

    “你以为我不想?”顾肖冷笑一声,“但你也知道,老头子有多在意顾迟,十年前那场绑架案,他差点把真个s市掀起来,所以我们还不能随便动他,但苏可歆就不一样了,不过是外人,就算出事查到我们头上,老爷子也不会怎么样。”

    “好的,我明白了。”

    “还有。”顾肖突然又想到什么,脸色沉了沉,“这件事,绝对不要让寒知道。”

    那人眼神闪烁了一下,“是。”

    “你走吧。”

    “是,少爷。”

    ……

    苏可歆第二天到杂志社,才工作一会儿,就收到顾迟的短信,是要出差,让她自己记得换药,照顾好自己。

    她乖乖回了一句,就开始忙自己的工作。

    印刷截稿日又快到了,杂志社都乱成一团,加班好久才好不容易赶完了。

    苏可歆是最后一批离开杂志社的,已经十二点多了,好巧不巧的,他们杂志社旁边的体育场里似乎正在开演唱会,交通拥堵不堪,根本打不到车。

    大家都商量着拼车,可问到苏可歆家住在哪儿时,她却是答不出话了。

    她总不能告诉大家,自己住在全市最贵的别墅区吧?

    于是她只能硬着头皮笑笑,自己老公已经在接自己的路上了,让他们先走。

    大家嚎叫着“好羡慕啊”,就陆陆续续的上了车,最后只剩下苏可歆一个人等在杂志社门口。

    苏可歆等呀等,可等了二十分钟,都没等来一辆车,叫车软件也不顶用,偏偏顾迟也不在s市,她也没人可以求助。

    于是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等。

    可她没等来出租车,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却停在了她面前。

    看见跑车里坐着的人,她脸色僵了僵,立刻转身想走。

    可不想车门迅速打开,驾驶座上的人追了上来。

    “苏可歆,你走什么!”

    苏可歆迫不得已的停下脚步,转过头,“顾总编。”

    顾以寒走到苏可歆面前,表情点无奈,但还是打开车门,“上车,我送你回家。”

    可苏可歆却是脚步不动,“不用了,我老公会来接我。”

    她特地加重了“老公”两个字,可顾以寒只是神色更加无奈,“苏可歆,你不用故意气我,我知道,叔和我爸都去出差了。”

    苏可歆没想到顾迟出差竟是为了顾家的事,脸色尴尬了一下,但还是不肯动,“我打车就好。”

    “这么晚了,你怎么打车。你不用有压力,我只是送你回去而已,就算今天站在这里的是普通的一个员工,我也会送的。”

    话落,他看见苏可歆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由来了火气,直接捉住苏可歆的胳膊,将她给拖到车里。

    “顾以寒,你放手!”

    苏可歆现在真的是不想跟顾以寒有任何的牵扯,且不他们俩现在的关系多么的尴尬,光是她隐约感觉到顾以寒对自己若有似无的感情,她就想彻底划清界限。

    可偏偏,她的力气怎么可能跟顾以寒比,还是被他硬生生拽上了车。

    顾以寒很快关上车门,用手里的钥匙锁上,自己也上了车,用最快的速度,开动,苏可歆想下车都已经来不及了。

    苏可歆有些恼怒的看着顾以寒,但也没辙了,只能选择一句话都不。

    顾以寒今天倒也算识趣,没有跟苏可歆什么,只是安静的一路将她送到别墅门口。

    车停在熟悉的别墅外,苏可歆松了口气,憋出一句“谢谢”,立刻就想下车。

    可不想这时,沉默了一路的顾以寒,突然一把抓住她的腕子,将她拉回了座位上。

    苏可歆以为顾以寒这家伙又发什么疯了,立刻等圆眼睛,警告道:“你要干嘛?”

    看着眼前苏可歆防备中甚至带着几分害怕的神色,顾以寒眼底闪过一丝受伤。

    但很快,他还是低声开口:“苏可歆,对不起。”

    苏可歆没想到,顾以寒会突然来那么一句,顿时愣住了,呆呆的看着他。

    “两年前,误会你,在你最需要的时候离开。”顾以寒笔直的看着她,一字一顿,认真道,“我欠你一个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顾以寒这番话时,是真诚的。

    一直以来,他忙着误会苏可歆,忙着报仇,知道真相后,又忙着想她和顾迟的关系,可昨晚,他才突然想到,他似乎还欠苏可歆一句道歉。

    为他所做过的那些混账事道歉。

    苏可歆看着眼前一脸认真的顾以寒,眼神微微闪烁。

    她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实话,她从来没有期待过顾以寒的道歉,那些已经造成的伤害,显然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够弥补的。

    可看着眼前此时认真的顾以寒,她原本冰冷防备的心,的确是融化了些许。

    此时的顾以寒,才依稀能够辨认出,当年那个张扬却温暖的少年。

    她的眼神不由自主的暗了暗,躲开顾以寒的视线,“都过去的事了,没什么可提的了。”

    的确,已经造成的伤害,道歉也没有办法弥补。

    但同样,耿耿于怀也没有用。

    她很难故作大方的跟顾以寒,她不在意了或者原谅他了,但她也不会去报复他什么。

    毕竟是她曾经爱过,也是第一次爱的人,他象征着她最纯粹美好的岁月,她不想毁了他,也不想毁了曾经的他们。

    “可歆,我……”顾以寒只觉得心里一阵钝痛,开口想点什么,可苏可歆已经迅速地抬眸。

    “今天谢谢你送我回来,我真的要回去了,再见。”话落,她不再给他任何言语的机会,迅速的挣脱开他,打开车门下去。

    顾以寒坐在座位上,看着苏可歆的背影,失魂落魄。

    她甚至,连道歉的机会,都不愿意给他么?

    失神之中,顾以寒甚至都没有开车离开,只是呆呆的坐在车里,反应过来时,已经过去了足足两个时,天都黑透了。

    他赶紧拍拍脸,准备开车离开,可偏偏这时,他突然闻到一股异样的焦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