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房间里的丝帕
    “那个……找到帕子的时候,我就已经试图联系季公子了,但他人现在在国外参加一个设计会,手机也关机,因此暂时联系不上。”

    “那就给我想办法联系!”顾迟低吼,“联系上之后,让他马上滚过来见我!”

    杨佐吓的脸色发白,“是,顾少。”

    顾迟此时哪里还有心情看电脑上的模型,迅速地滑动轮椅向门外。

    杨佐赶紧跟上,就听见他冷声问:“苏可歆回家没?”

    “王妈刚才来电话,少夫人已经到家了。”

    顾迟冰冷的神色这才缓和一点,但突然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抓着那个帕子,立刻厌恶的丢给杨佐,“把这个给我扔了,还有,把制造这个手帕的工厂,也收购倒闭,我不想再看见这个帕子出现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杨佐露出为难的表情,“可季公子那里……”

    “立刻按照我的做!”

    顾迟到家时,苏可歆睡了。

    主要是她昨晚和顾迟挤在一张床上,一直都没睡好,今天才太累了,吃完饭,就立刻洗洗睡了。

    顾迟一进门,就看见她蜷缩在床上,穿着王妈给她新买的真丝吊带睡衣,抱着棉被,纤弱的肩膀和消瘦的后背,都暴露在空气里。

    顾迟不由微微蹙眉。

    苏可歆睡觉总有卷被子的习惯,喜欢抱着棉被而不是好好盖好,他有时晚上醒过来,总会给她该被子,怕她着凉。

    可王妈这个不会办事的,怎么还给她买这样单薄的睡衣,这不是更容易着凉了么。

    顾迟将房间门关好,便从轮椅上站起来,走到床边,想帮苏可歆盖好棉被,可不想,他刚走到床边站定,苏可歆就恰巧翻转了个身子,棉被彻底离了身。

    刹那间,顾迟喉头一紧,手也忘接了动作。

    他这下子明白王妈为什么特地给苏可歆准备这件睡衣了。

    只见这件睡衣是纯黑色的,镶着极其繁琐美丽的花纹,紧紧贴在苏可歆雪白的肌肤肌肤上,显得更迷人。

    睡衣本身的裁剪也微微贴身,勾勒出苏可歆窈窕的身材,配合她随意的睡姿,简直就……

    顾迟黑眸愈发幽暗。

    这时,苏可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醒了过来。

    “顾迟?”看见站在床边的男人,她先是一愣,但很快清醒了过来,“你回来了?”

    她回到家时,是在太累了,因此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可现在看见顾迟,她马上还是想到了白天郑姐告诉自己的事,一下子没了睡意。

    顾迟却是没有马上回答苏可歆的话,只是迅速的拿起棉被,盖住苏可歆的身体,眼底的炙热才平息了一些,低声道:“以后睡觉多穿点,免得着凉。”

    苏可歆愣了一下,这才低头注意到自己身上这件新睡衣,脸不由红了红,“我就一天不在家,没想到一回来王妈就把我以前那些睡衣都扔了,只剩这样的了。”

    苏可歆现在真的是特别后悔自己昨天回家的举动,一点好处没讨到,反而被王妈钻了空子。

    果然她就是斗不过这些大户人家混惯了的人精。

    “对了,你的伤口呢?”顾迟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一把捉住苏可歆的腕子,抽出棉被,看到上面歪了的棉花,不由蹙眉,“又没换药?苏可歆,你就不能让人省省心?”

    苏可歆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我马上就换药。”

    着,她就想从床上起来,可不想顾迟只是摁住了她,“我来吧,你自己用左手不方便。”

    着,他很快又拿来了棉签和药,给苏可歆上药。

    苏可歆已经不记得,自己受伤以来,这已经是顾迟第几次给自己上药了,可每次他给自己上药,温热的气息扑在她的胳膊上,还是让她脸蛋发烫。

    她忍不住侧首,就看见顾迟的俊庞,一时之间有些怔怔。

    从这个角度看,顾迟的睫毛很长很浓密,还有黑曜石的眸子,苏可歆作为女生,看了都自愧不如。

    看着顾迟黑眸里的专注,她忍不住轻声开口:“顾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么?”

    顾迟专心个她擦药,没有抬头,只是“嗯”了一声。

    “那个项链的主人……是你之前的女朋友么?”苏可歆鼓起勇气,开口。

    顾迟拿着棉签的手,微微一滞,但很快,他继续擦,又“嗯”了一声。

    苏可歆没想到顾迟倒是没有那么忌讳这个问题,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忍不住又问:“你应该很喜欢她吧?”

    这一次,顾迟终于是抬起了头。

    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苏可歆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只是听见他平静道:“苏可歆,你问这个干什么?”

    苏可歆顿时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问太多了,只能低声道:“没有,我只是觉得,你每次看着那个项链,都很忧伤的样子。”

    顾迟眼神闪烁了一下,很快,他又低下头,给苏可歆继续擦药。

    就在苏可歆以为顾迟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时,不想顾迟又开口了。

    “我对不起她。”

    苏可歆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顾迟的是,自己对不起程若儿?

    她心头一颤。

    难道……他十年前,真的抛下程若儿不顾,所以才会觉得对不起她?

    不。

    不可能的。

    她甩甩脑袋,也不敢继续问,这个话题就这样终止了。

    ……

    另一边。

    顾家老宅别墅。

    顾老爷子毕竟年纪大了,早早的睡下了。

    但顾肖,依旧在书房里,眼前站着一个有些伛偻的身影,脸埋在阴影之中,看不清楚。

    “你是真的?”顾肖的脸色现在极其的阴沉,几乎都可以滴出墨来,“顾肖这个残废,真的跟他那个新娶的老婆,那个了?”

    “千真万确。”书桌前的人,一板一眼的回答,“顾老爷子一直很关心这件事,我也仔细观察了,应该是错不了。’

    “该死的!”顾肖一砸桌子,眼底冒火,“也就是,如果顺利的话,那个叫做苏可歆的女人,还有可能怀上顾迟这个死残废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