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当年的真相
    苏可歆正想着往事,一时之间有些怔怔,都没有注意到一旁的顾迟看着自己,眼神幽暗。

    当年她所欠顾以寒的么?

    顾迟不出心里是怎么一个滋味。

    是他在她的生命里,出现的太迟了么?

    他所认识的苏可歆,已经是一个什么都喜欢往自己肩上抗的独立女人。

    可他不知道,曾经的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被家庭的贫寒和身世的耻辱给拖累的抬不起头来。

    可顾以寒就是在那时认识的她,默默地给予了她第一次的宠爱和支持。

    顾迟突然抬手,一把握住了苏可歆的手。

    手上温热的触感传来,苏可歆吓了一跳,抬头看向顾迟,“顾迟,你怎么了么?”

    顾迟看着她,神色莫测,只是低声道:“没怎么,我只是在想,早点遇见你就好了。”

    哪怕不能遇见学生时代的她,如果能在两年前,在她最脆弱的那个时候遇见她,救下她,也是不错。

    苏可歆被顾迟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愣住了,稀里糊涂的点了点头,只是以为顾迟还在生气,因此补了一句,“顾迟,你别不高兴了,昨天那个情况,如果是你,我一定也会冲过去的。”

    苏可歆这句话,完全是以为顾迟还在生气,没辙了才随口的。

    她绝对没想到,这样简单的一句话,竟让顾迟一下子愣住了。

    下一秒,他原本恼怒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嘴角甚至都忍不住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他挑眉,看向苏可歆,“你的是真的?”

    苏可歆赶紧把头点的跟捣蒜一样。

    看着眼前乖巧的女人,顾迟自己都不敢相信,上一秒还隐忍着怒意的自己,现在竟心情不错。

    该死。

    他的情绪,现在已经这样容易被苏可歆这个女人牵着走了么?

    他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的表情,仔细喂苏可歆喝完鸡汤之后,便准备离开,“我要回公司了,我你就在病房休息。”

    他转身刚想走,可不想,苏可歆突然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衣角。

    顾迟一愣,转过头,“怎么了么?”

    “那个……我不想住院。”苏可歆有些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我一直很讨厌住院的,而且你看我,我就这么点伤,根本没必要住院,我能不能回家啊?”

    顾迟蹙眉,“还是住院更保险,万一你伤口感染呢?万一那个人在匕首上涂了什么细菌病毒呢?”

    苏可歆汗颜。

    人家就是个普通打工的,哪里有这么深的城府。

    她知道顾迟想来吃软不吃硬,只能继续装可怜,“顾迟,我真的没事的,而且有你在,我就算感染了,你也能马上帮我叫医生啊?”

    苏可歆果然看见顾迟的眉眼松了松,赶紧再接再厉道:“而且你看啊,现在病房那么紧张,我什么事儿都没有,就占了一个病房,也不人道吧。”

    顾迟看着眼前女人使劲浑身解数的模样,心里软了软,“行,我先送你回家,再去公司。”

    苏可歆心里欢呼一声,看着顾迟让杨佐去给自己安排了出院手续,很快就坐上了顾迟的黑色宾利。

    路上,苏可歆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顾迟,那个伤我的人,怎么处理了?”

    “我已经派出律师了。”想到那个人,顾迟的脸色又冷了几分,“放心,我不会放过他的。”

    如果不是顾以寒这个白痴让警察这么快介入了这件事,按照他的方式,那个人恐怕只会更惨。

    苏可歆蹙眉,“顾迟,你们吓吓他就好了,不要太过分。”

    顾迟看向苏可歆,“他伤了你,你不生气?”

    “是有点生气啦。”苏可歆道,“但他们到底,也是一群可怜人,放下家乡的一切来大城市打拼,却什么都没得到,所以才会气急败坏的找我们算账。当然,他们的方式是错的,但最可恶的,还是那黑心工厂的高层,给他一点教训,让他知道错就好了。”

    顾迟看着苏可歆,没答应也没拒绝,只是道:“我知道了。到家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苏可歆这才发现,就他俩话的功夫,车的确到别墅了,她便下车。

    苏可歆下车之后,副驾驶座上的杨佐才转过头,“顾总,所以那个伤了少夫人的人,到底怎么处理?”

    “让律师保释他,出来之后,教训一番。”顾迟冷冷道。

    敢动他的女人,交给警察,可太便宜他了。

    杨佐听见顾迟的回答一点都不吃惊,点了点头,可不想听见顾迟又开口。

    “教训之后,就放他走,顺便去找那个工厂的高层,找出他们贪污的证据,用他们的私人财产偿还他们公司的债务,给工人发工资。”

    杨佐一下子愣住了,难以置信的看向顾迟。

    他们顾少,什么时候那么有人情味了,还知道关心那些工人的工资?

    顾迟却没有理会他,只是看着车窗外的苏可歆走到别墅门前,在王妈慌张的搀扶之下,走进门。

    按照他自己的个性,自然是不喜欢多管闲事。

    可如果这是苏可歆的请求,那就另当别论了。

    那个人伤了苏可歆,当然要付出代价。但同时,苏可歆既然同情那帮工人,他也愿意遂了她愿,帮那些工人一把。

    只要她喜欢,他都可以帮她做到。

    ……

    顾家本家别墅。

    顾以寒正在计算这一期杂志的销售额,可怎么算,数字都对不上号,最后他烦躁的推开眼前的笔记本电脑,靠在椅子上。

    该死。

    好几天了,自从苏可歆为自己受伤之后,他就一直心神不定。

    无论做什么,他眼前似乎都在浮现,苏可歆朝着自己跑过来时,那满是担忧的脸庞。

    他原以为,她早就不是自己曾经认识的那个苏可歆了,可偏偏,她救了他。

    如果她真的是一个为了金钱,可以出卖一切的自私拜金女,她又为什么要在那么危险的时候,为他挺身而出?

    难道,这两年来,一直是他误会了什么?

    顾以寒只觉得心里烦躁无比。

    一想到可能是自己误会了苏可歆,他就隐隐有些激动,但又觉得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纠结在三,他终于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是我。”电话接通,顾以寒冷冷开口,“你帮我查一件事,彻查,我要真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