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我欠他的
    苏可歆醒过来的时候,顾迟依旧在她床边,见她醒了,从旁边的保温壶里倒出了鸡汤,神色淡淡道:“醒了就喝汤。”

    苏可歆单手支撑着坐起来,她伤的是右手,想用左手去拿鸡汤的碗,可一副不灵巧的样子,顾迟见状,微微蹙眉,拿过了她手里的汤匙,“我来吧。”

    着,他盛起一勺鸡汤,轻轻吹了几下,递到苏可歆的唇边。

    苏可歆呆了呆。

    顾迟这是在亲手喂她?

    她可真没想到自己有这样的待遇,但还是张嘴乖乖地喝下。

    一口口喝着汤,目光落在眼前的顾迟身上,她有几分忐忑。

    顾迟总是这样极淡的神色,看不出喜怒,让她摸不透他是否还在生气。

    苏可歆正想着,自己是否再主动提起受伤的事,就听见顾迟淡淡开口,“有什么话想么?”

    苏可歆愣了一下,苦笑一声。

    果然在顾迟这种人面前,她还真是什么都藏不住啊。

    “我只是在想,你是不是不高兴了。”苏可歆实话实。

    “不高兴什么?”

    苏可歆犹豫了一下,“不高兴我因为顾以寒的缘故,受了伤。”

    苏可歆这番话时,不由自主的放低了语调,声音听起来软软的,好像羽毛一样拂过顾迟的心里。

    顾迟看着她,原本幽暗的眸子,缓和了几分,“嗯,我的确生气了。”

    苏可歆没想到顾迟肯定的那么直接,一下子愣住了,抬起头,就对上顾迟漆黑的眸子。

    看着眼前女人讶异的呆呆模样,顾迟的剑眉微挑,“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生气?”

    “我……大概知道你为什么生气吧。”苏可歆慢吞吞道。

    顾迟的眉尾一下子挑的更高,“那你,我为什么生气?”

    “因为我是你的妻子啊。”苏可歆眨了眨眼睛,“没有哪个男人,能够忍受自己老婆,为了前男友受伤吧……”

    顾迟的眸子,不易察觉的沉了沉。

    听见苏可歆这个回答,他简直不知道自己应该是生气还是无奈。

    这个蠢女人,难道到现在为止,还以为自己对她,不过是一份占有欲而已么?

    真是迟钝的可以。

    “顾迟?”见顾迟不话,苏可歆又心翼翼的开口,“真的不好意思,这次是我太不注意你的感受了,下次我会注意的。”

    哐当。

    顾迟蓦地将手里的鸡汤放下,汤匙碰到碗壁,发出清脆的声响,吓了苏可歆一跳。

    “苏可歆,这就是你认为我生气的理由?”顾迟缓缓抬眸看向床上的苏可歆,见她呆呆的点了点头,他的眼神愈发幽暗,“那如果我,我生气的理由,远不止如此呢?”

    苏可歆一下子愣住了。

    远不止如此?

    可她实在想不出,以她和顾迟这协议结婚一样的关系,还有什么其他值得他不高兴的?

    难道是……吃顾以寒的醋?

    这个念头在苏可歆脑海里冒出来只不过一秒,她就赶紧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可能的,顾迟是什么人,如果自己不是他的妻子,他恐怕都不会多看自己一眼吧,怎么还会吃醋?

    她真是太自恋了。

    “我不知道。”念此,她只能看向顾迟,老老实实的开口,“你到底为什么生气?”

    看着眼前女人迷惑的脸,顾迟的眼底闪过怒火。

    下一秒,他一把擒住了苏可歆的下巴,将她的脸拉近自己,声音低沉,“苏可歆,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在跟我装傻?”

    苏可歆没想到顾迟会突然这样,的确有些吓到了,看着突然近在咫尺的俊庞,她眼底闪过一丝惊慌失措。

    顾迟和她的脸此时贴的那么近,因此她眸里闪过的那一丝恐惧,他自然是尽收眼底。

    刹那间,他如冷水浇头,冷静下来。

    看着眼前慌乱的女人,他手一松,终是放开了她。

    “不好意思。”他重新再轮椅上坐直,“我刚才失态了。”

    “没事。”苏可歆也觉得今天的顾迟,似乎有些奇怪,但她只道他还在生气,因此也没多想。

    顾迟看着苏可歆,眼神微沉。

    这个笨女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明白他对她,早就不是一个男人对名义上妻子的占有欲呢?

    顾迟本来也不是在男女这方面经验十分丰富的人,加上向来都只有女人巴巴地贴近他,他哪里有真的追求过女人,此时也有些不知该如何表露心意。

    只是看着她惨白的脸和胳膊上的伤口,他强压下心里的烦躁和怒意,语气又恢复了平静,“苏可歆,你为什么要救顾以寒?”

    虽然这个女人不明白自己的心思,但有些事,他还是要问清楚。

    苏可歆没想到顾迟突然问这个,愣了一下,才道:“我当时没想到那么多,我当时就是想着阻止那男的,我也没想到他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竟然也对着我下手。”

    顾迟的眼神一缩,但还是没有什么。

    “不过,这一次,救了顾以寒,也是挺好的。”苏可歆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神闪烁了一下,“至少这样一来,我也不觉得自己,欠他什么了。”

    顾迟这才将目光落在苏可歆身上,“欠他?”

    “嗯。”苏可歆点了点头,“当初我念书的时候,其实学费挺紧张的。我一直在申请奖学金和打工,顾以寒偷偷的帮了我很多。”

    她是苏雅芬独自一人拉扯长大的,苏雅芬身体一直不太好,特别是到她大学时,根本都无力支撑她的学费和生活费。

    因此,她一直都申请奖学金,也有勤工俭学。但毕竟大也是人才辈出,打工和奖学金的机会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虽成绩不是太好,但奖学金一直都是一等。不仅如此,她每次都可以“凑巧”找到方便报酬又丰厚的打工机会。

    当初她还觉得,是老天眷顾自己。但自从知道顾以寒是顾家公子之后,她才明白过来,应该都是顾以寒再暗地里帮助自己。

    苏可歆不喜欢欠别人的,特别是如今她和顾以寒已经是这样尴尬的关系。

    因此,这一次能救他一次,也算是还了人情。

    从此以后,无论是她年少时曾亏欠她的,还是如今他所伤害她的,都算两清,互不相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