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这种女人,不适合
    这是非常大的一座别墅,别墅前停着好多名牌轿车,车里不断有美丽的年轻女孩,在英俊男人的搀扶走下。

    苏可歆一下子有些恍惚。

    就是这样的宴会啊??

    还真的是跟电视剧里一样呢。

    她大脑有点放空,只是任由顾迟牵着自己,走进别墅。

    一路上遇见不少人,似乎都是顾家人或是顾家的世交,因此都知道顾迟的身份,纷纷露出礼貌敬意的笑容,“顾二少。”

    那些人态度都文质彬彬,但苏可歆还是意识到,他们的眼神,止不住地朝着自己瞥,带着好奇跟打量。

    苏可歆努力忽略那些目光,跟着顾迟走进别墅。

    别墅内的宴会厅非常大,装饰的高贵典雅,顾迟带着苏可歆走向主桌,远远的,苏可歆就看见了林筱如和顾以寒。

    顾以寒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装,裁剪得体,看起来非常英俊。林筱如穿着明黄色的长裙,整个人如盛开的花朵一般明艳动人。

    “哎哟,顾迟,你来了啊!”

    最先看见顾迟和苏可歆的,是坐在顾以寒身边的一个男人,看来大约五十岁不到的模样,五官也算是明朗端正,但偏偏一双眼睛有太多世故,看起来让人不怎么舒服。

    苏可歆马上就猜出,这应该就是顾迟的哥哥,顾以寒的父亲,顾肖。

    顾肖很快将目光落在苏可歆身上,笑容里多了几分意味深长,“这就是弟妹了吧,久仰大名,来来来,赶紧坐下。”

    苏可歆跟着顾迟在桌边坐定,顾迟很快开始介绍在座的人,苏可歆礼貌的一个个打招呼。

    最先介绍的,自然是顾老爷子,苏可歆虽然之前就见过一次,但没给他老人家留什么好印象,因此此时自然要态度好一些。

    顾老爷子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没什么。

    接下来介绍到顾肖,对方依旧在上下打量自己,让苏可歆很不舒服。

    紧接着就是顾以寒和林筱如,顾以寒看见苏可歆的刹那,眼底不可克制地闪过一丝惊艳,但很快,又恢复了冷漠的模样。

    而林筱如,看着苏可歆,眼里的嫉妒根本遮掩不住!

    她没想到,苏可歆竟会变得这么漂亮!几乎都要将自己这个宴会的主人公,都生生比下去。

    不仅如此,更让她惊艳的,还是苏可歆身边的顾迟。

    虽然之前就知道,顾以寒这个叔长得很英俊,能力也强,可毕竟是个残废,林筱如以前心里还是不屑的。

    可此时,看见了顾迟的真人,林筱如才知道,什么叫做人中之龙。

    她一直以为,顾以寒已经是她见过最优秀的男人了,可和顾迟比起来,顾以寒还是太过青涩和平凡。

    顾迟今天穿的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黑色西装,可在他身上,却穿出一种与众不同的味道来,沉稳中透着张扬,低调中透着优雅,还有几分性感的味道。

    林筱如都有些看呆了。

    如果顾迟不是坐在轮椅上,恐怕她都会忍不住觉得,自己千方百计得到的顾以寒,也不过尔尔了。

    好不容易介绍完了在场的顾家人,女佣们终于开始上菜。

    看着眼前整整一桌的山珍海味,苏可歆却不敢放开了肚子吃,只是心的夹着离自己最近的菜吃。

    顾迟似乎注意到了苏可歆的拘谨,便按照她平日里的口味,夹了几个菜到她的碗里。

    这么一个看似随意的举动,却是让餐桌上不少人,都变了脸色。

    顾老爷子眼底闪过一丝讶异,看着苏可歆的眼神,也多了几分不一样。

    而顾肖,则是沉了沉脸色,不知在想什么。

    而最沉不住气的,就是顾以寒了。

    看着苏可歆和顾迟亲昵熟稔的动作,他只觉得胸口里的那团火,又烧了起来!

    他眼底闪过一丝薄怒,突然,他冷笑一声,语气不明地开口:“叔还真是宠爱婶婶啊。”

    苏可歆拿着筷子的手顿时僵住。

    顾以寒这家伙,又想做什么?

    顾迟不咸不淡地瞥了顾以寒一眼,“宠爱自己的妻子,有什么问题么?”

    顾以寒眼底的怒火更甚,再次开口时,语气已经变得阴阳怪气,“宠爱是没错,但婶婶的品行,恐怕是配不上叔你的宠爱吧。”

    这一句话,宛若一个闷雷炸弹,主桌上突然死寂下来,大家都纷纷变了脸色。

    苏可歆的脸色一白。

    而顾迟的脸色,则是变得无比冰冷,“顾以寒,你想什么?”

    “我没想什么。”看着顾迟似乎动怒了,顾以寒的心情反而好了起来,“只不过,我恰巧和婶婶是一个大学的,因此关于她学生时代的事,也算是略知一二。”

    听着顾以寒一而再再而三卖关子,最先没了耐心的倒是顾老爷子。

    他重重地将手里的筷子一放,语气不耐,“有话快,有屁快放,少在那儿旁敲侧击的,看的我就心烦。”

    苏可歆早就听,顾老爷子是军人出生,立下了很大的军功。退伍之后下海经商,凭借自己的智慧和手腕,很快在s市站稳了脚跟。

    不过到底也是兵营里出来的,在生活里,多少有点不拘节,最烦别人整一些歪歪扭扭的东西。

    顾以寒被自己曾爷爷呵斥的脸色一白,但还是很快道:“太爷爷,据我所知,苏可歆念书的时候,曾做过出卖自己的事,这样的女人,我真的不觉得适合进入我们顾家。”

    苏可歆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她没有忙着解释,也没有愤怒,只是抬头,死死地盯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顾以寒。

    顾以寒完这番话之后,只觉得胸腔里的那一股怒火得到了释放,原本想得意洋洋的看一眼苏可歆,可不想一抬头,就对上苏可歆苍白的脸色和清亮的眼神。

    那种眼神??

    与其是责备,不如是难以置信。

    一刹那,好像一根针,狠狠扎进了顾以寒的心里。

    顾以寒整个人都呆住。

    这个瞬间,他突然有几分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他开口想什么,可突然间,只听见隔壁桌的客人,突然惊叫一声——

    “天哪,那是什么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