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你想和我离婚么
    “妈妈!”苏可歆瞪了苏雅芬一眼,语气似是责备。

    “哎哟,我也是关心你啊,毕竟是婚姻大事,在我没清醒之前,就定下来了。”苏雅芬声埋怨。

    “不碍事的,可歆。”比起苏可歆的尴尬,顾迟倒是很平静,“伯母,这是我的名片。”

    苏雅芬接过名片,看到上面的“首席执行官”和“股东”,不由一愣。

    “迟曜集团……这个公司,我倒是没听过。”她迟疑道,“那你父母呢?父母又是做什么的?”

    苏可歆这下子有些急了,想拦住自己妈妈,可顾迟已经不急不慢地回答:“我父母都不在了,我爷爷是顾远雄。”

    “顾远雄?”苏雅芬顿时愣住了,“顾家老爷子?”

    迟曜集团是这两年新起的公司,所以她没听过。但顾远雄,整个s市谁不知道这个名字?

    “不错。”顾迟显然并不打算隐瞒。

    “所以……你是顾家的……”苏雅芬努力回想,“二公子?”

    顾迟颔首。

    苏雅芬的脸色更白,一句话都不出。

    “那个……顾迟。”苏可歆自然知道苏雅芬在想什么,只好对顾迟道,“那个……顾迟,我想回去洗个澡,你能送我么?你先去车上等我。”

    顾迟点头,对苏雅芬道:“伯母,那我明天再来看您,您先休息吧。”

    苏雅芬惨白着脸点点头,目送顾迟离开。

    顾迟一走,苏雅芬立刻看向苏可歆,语气虚弱却决绝,“可歆,你不能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你赶紧和他离婚!”

    苏可歆身子一震,难以置信地看着苏雅芬,“妈妈,你在什么?”

    “我,你不能和他在一起。”苏雅芬捉住苏可歆的手,“难道从我的身上,你还没有看明白,和这种有钱人在一起的下场么?你怎么知道他对你是真心的?他对你,不定就和你爸爸对我一样,根本就只是玩玩!”

    苏可歆脸色微微发白,“妈,不可能的,他都已经和我领证了。”

    “领证又如何?不定他只是需要一个名义上的老婆罢了。”苏雅芬虽昏迷了两年,人却不迷糊,“不然以他的条件,凭什么看上你这样平凡的女孩子?”

    苏可歆不出话来。

    真相其实的确是如苏雅芬的一样。苏可歆刚结婚,就知道顾迟只是需要一段婚姻罢了。但苏雅芬不知道,自己嫁给他,其实也只是为了一个s市户口罢了。彼此各取所需,谁也没资格斥责谁。

    “妈。”她只能避重就轻道,“顾迟他……对我很好。”

    她这话的也算是真心实意。虽他俩至今也不上熟悉,但顾迟对她真的不错,一次次在她最需要帮助时出现,就如同这一次妈妈的手术一样。

    “可歆,你怎么就那么糊涂呢!男人的好,都只是逢场作戏罢了。”苏雅芬急了,“难道我就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么?妈妈只是希望你拥有最平凡的幸福啊……我真的怕,怕你和我一样,最后被一个男人毁了一辈子。”

    着,苏雅芬泣不成声。

    苏可歆看着很心疼,抱住苏雅芬,“妈妈,你刚做过手术,情绪不要那么剧烈。我实话跟你吧,我和他结婚,只是为了户口和给你的医保,我对他,没有任何那方面的感情。”

    苏雅芬这才止住哭,讶异地抬头看向苏可歆,“你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苏可歆看着苏雅芬,“妈妈,你难道还不了解我么,我喜不喜欢一个人,你会看不出来?”

    的确,苏雅芬一手蒋苏可歆拉车大,她们母女相依为命,她最了解苏可歆,如果她喜欢一个人,比如当年对顾以寒,她的确可以一眼看出。

    苏雅芬这才放下一些心,但还是不忘嘱咐:“好,可歆,那你答应我,找个合适的机会,就和他离婚。”

    苏可歆其实从未想过和顾迟离婚。不论结婚的初衷是什么,也不管顾迟的身份如何,既然结婚了,除非顾迟要求,她都是不会主动提出离婚的。

    可看着眼前苏雅芬乞求的苍白脸色,她心里一软,还是松了口,“好,妈妈我答应你。”

    苏雅芬这才松了口气,但还是止不住地感到愧疚,“可歆,是妈妈连累了你,你这就算离了婚,以后再要找好人家,恐怕也难了……”

    苏可歆眼神闪烁,抱住了苏雅芬,“没事的,妈妈,只要你还在我身边,我就很开心了。”

    苏可歆安慰苏雅芬睡下,正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时,看到床头柜上的一个文件袋,不由一愣。

    这好像是顾迟带来的,是他忘了拿?

    苏可歆将文件放进包包,就离开了病房。

    另一边,顾迟的轮椅滑进车子,副驾驶座上的杨佐一愣,“顾少,你怎么去了那么久?不就是回病房拿个文件么?”

    顾迟没有回答。

    杨佐好奇的转头看了一眼,就看见顾迟冰冷,他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这是怎么回事?之前顾少不是心情还挺好的么,怎么去拿了个文件,就突然跟吃了冰块一样的,吓死人了简直。

    十分钟后,苏可歆也钻进了车子,手里拿着文件袋,“顾迟,这是你忘在我妈妈病房的么?”

    顾迟却没有伸手去接苏可歆手里的文件,只是侧首,看着苏可歆,一双深潭般的眸子看不出情绪。

    苏可歆被他看的发毛,不由心翼翼地试探了一句,“顾迟?”

    顾迟看着眼前诚惶诚恐的女人,耳边仿佛又响起刚才他回病房拿文件时,无意间在门口听见她的话——

    “我和他结婚,只是为了户口和给你的医保,我对他,没有任何那方面的感情。”

    呵。

    对自己的母亲,还真是坦诚啊。

    虽然早就知道这个女人跟自己结婚的理由,可此时亲耳听见她出,他还是不可抑制地感到烦闷。

    该死。

    他好像越来越容易被苏可歆这个女人给左右情绪了。

    “苏可歆。”顾迟依旧没有去接文件,只是蓦地开口,声音冷彻,“你想和我离婚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