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医药费
    “没什么。”顾迟平静道,给苏可歆生了一晚白粥,“吃饭吧。”

    苏可歆也没有多想,只是坐下来,吃饭的时候一直怔怔出神,还想着妈妈医药费的事。

    而顾迟,目光若有似无地扫过苏可歆紧蹙的秀眉,这一次他终于是知道她在烦恼什么。

    顾迟夹了一个虾饺,放进苏可歆的盘子,低声道:“可歆,有空我们去看看你的母亲。”

    苏可歆一怔,有些慌张地抬眼看向顾迟,就发现他正笔直地看着自己。

    “不、不用了吧……”她躲开顾迟的注视,“我妈妈最近身体不好……需要静养……”

    苏可歆这话的模糊,却只字不提母亲病的很重,更不提医药费的事。

    顾迟的黑眸微冷。

    这些年混迹生意场,他身边也不是没有过逢场作戏的女人,或是风场女子,或者名门闺秀,但无一不是喜欢撒娇的,芝麻绿豆大点儿的事,都喜欢依赖男人,伸手跟他要钱或者是要他帮忙。

    可偏偏,苏可歆和她们都不同。

    结婚时间虽不长,可她却从未跟他要过任何东西,更确切的,她在刻意地避免从他这里得到任何好处。

    这样的疏远和撇清,没来由的让顾迟烦躁。

    “是么?”心里的不悦,让顾迟的嗓音冷了几分,“既然如此,祝你母亲早日康复。”

    苏可歆微微蹙眉。

    她错什么了么?怎么顾迟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

    但她也不好多什么,只能安静的吃饭,再安静地任由顾迟将自己送到地铁站,做地铁去上班。

    到了杂志社,苏可歆没有直接去办公室,而是来了财务室,试图拜托他们给自己再提前支付一个月的工资。

    可偏偏,她上半个月已经提前支付过下个月的了,这再支付,就是下下个月的工资了。

    “可歆啊,不是我们不想帮你,我们也知道你的难处,可这事儿,我们真的做不了主啊。”财务处的周为难的看着苏可歆。

    苏可歆眼神暗了暗,正想什么,突然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冰冷的声音。

    “苏可歆,上班时间,你不去准备下午的采访,在财务室干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苏可歆心里头咯哒一声,满不情愿的转过头,就看见顾以寒正站在自己身后,冷冷地看着自己。

    “有些事。”苏可歆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跟顾以寒多,简略答了一句,就迅速地走出财务室。

    可刚到走廊,顾以寒就突然追了上来,一把抓住她的腕子,将她甩在墙上。

    “顾以寒,你干嘛!”苏可歆害怕财务室里的周他们听见,因此只能压低了嗓子,恼火道。

    “不干嘛。”顾以寒脸上依旧是那种嘲讽的笑容,居高临下地看着苏可歆,“只不过是关心一下,我未婚妻的姐姐,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需要提前预支工资?”

    苏可歆知道刚才自己和周的对话,怕是给顾以寒给听见了。她恼怒地揉着被抓疼了的手腕,故作漠然道,“顾总编,我不是跟您过了么,我是想买个包。”

    顾以寒怒极反笑,“苏可歆,你真当我是傻子?”

    他就不信了,如果苏可歆真的就是要个包,以顾迟对她的在乎程度,还会不给她买?

    她这样想尽办法提前支出工资,肯定是有什么事急需用钱,还是不能告诉顾迟的事。

    想到这,顾以寒嘴角蓦地扬起一丝残忍的弧度,突然双手摁在苏可歆两侧的墙上,将她整个人禁锢住。

    “顾以寒,你干嘛!”苏可歆这下子有些慌了。

    “苏可歆,看来你真的很需要用这笔钱啊。”顾以寒微微俯下身子,逼近苏可歆,“一个月的工资……我猜猜,你大概是需要一万块?”

    苏可歆蹙眉,“这不关你的事。”

    着,她想要推开顾以寒,可他接下来的话,却让她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样吧,你陪我睡一晚,我就给你一万块,如何?”

    苏可歆难以置信地抬眼,看着眼前的顾以寒,和他脸上满是嘲弄的神色。

    “怎么样?”顾以寒低头,看着苏可歆一片惨白的脸,心里有些烦躁,可一想到昨日她和顾迟眉目传情的模样,他的火气又不可抑制地冒上来,“要知道,一万块一晚,这可是远高于市场价了,你一点都不亏。”

    着,顾以寒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嘴角讽刺的弧度更甚,“哦,不对,我忘了,两年前你就卖过这个价了。不过你那是你的第一次吧?我现在买的你,可是个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过的破鞋,还给你这个价,你就应该知足——”

    啪!

    顾以寒的话还没有完,苏可歆就终于忍无可忍,扬手一个巴掌,狠狠落在顾以寒脸上。

    顾以寒完全没有想到,苏可歆会突然来那么一下,整个都被扇懵了,捂着脸,诧异地低头看着墙上的女人。

    只见苏可歆原本惨白的脸,现在因为愤怒而通红,眼眶里满是泪水,可是她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落下。

    顾以寒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狠狠砸了一下。

    虽然他的本意就是想要伤害苏可歆,可不知为何,看她这样,他竟丝毫感觉不到高兴,只觉得心痛。

    苏可歆瞪着顾以寒,努力忍住眼泪,从牙缝里,一字一顿地挤出一句话。

    “顾以寒,我真他妈后悔,爱过你。”

    话落,她不再多看顾以寒一眼,甩开他的手,迅速地离开走廊。

    顾以寒一个人被留在原地,如同失了魂魄一样,不知过了多久,财务室的周出来上厕所,才看见跟石雕一样的顾以寒。

    “顾、顾总编?”周吓了一大跳。

    顾以寒这才回过神,看着周,蓦地开口:“周,你知不知道苏可歆提前支出工资,是为了什么?”

    周有些为难,可对方毕竟是总编,她不好撒谎,只能如实道:“可歆的妈妈病重,急需医药费,所以才要提前支出,总编你就别怪他了。”

    病重?医药费?

    顾以寒根本没想到会是那么一个答案,一下子呆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