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你喜欢这种紧身的?
    杨佐脸色一白,“顾少,我不是这个意思。”

    顾迟懒得再理会杨佐,转动轮椅,离开了仓库。

    一路回到家里,顾迟进房间时,苏可歆刚好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不想迎面就看到顾迟进来。

    “啊。”苏可歆轻声叫了一声,赶紧就想钻回浴室。

    可顾迟淡淡开口,“不用躲了,反正我都已经看过了。”

    苏可歆一下子僵住了。

    的确,几天前的那一夜,虽然最后没发生什么,但该看的,不该看的,顾迟的确都看了。

    苏可歆脸上烧红,但也不好再继续拿乔,只能尴尬地走出来,迅速地直接在外面套了睡裙,才把浴巾一口气扯下来。

    顾迟看着眼前的苏可歆,身子还有些湿,水珠顺着她漂亮的脖颈滑落,脸也因为浴室的闷热而微微发红,看起来就像一个可口的水蜜桃一样。

    顾迟干咳一声,别开眼。

    哪怕是知道苏可歆和别的男人发生过什么,可每每看见她的身体,他还是感觉身体本能的反应。

    该死,他以前明明是很有洁癖的一个人。

    可在苏可歆身上,似乎什么都成了特例。

    苏可歆迅速换好睡衣之后,就赶紧钻进被窝里,看着顾迟:“你不洗澡么?”

    顾迟这才回过神,点点头,起身从轮椅上站起来,走到浴室。

    苏可歆现在算是明白了,顾迟为什么身边没有人贴身照顾,因为他本来就不需要人照顾,身边多了一双眼睛,反而是麻烦。

    顾迟很快进了浴室,传来阵阵水声,苏可歆刚准备刷会儿微博,不想突然就听见浴室里的水声停了,顾迟的声音突然响起。

    “可歆?”

    顾迟的声音很好听,低沉中带着几分沙哑,每一次叫她,她都会心漏跳一拍。

    “怎么了?”她赶紧从床上起身。

    “我忘了拿内裤。”顾迟的声音响起,“你能帮我拿一下么?”

    苏可歆一愣,脸立刻就红了。

    拿内裤?

    这么私密的事??

    “你不方便么?”没听见苏可歆的回答,顾迟的声音再次响起,“那我自己出来?”

    苏可歆想象了一下顾迟美男出浴的情景,赶紧从床上跳起来,“不用了,我、我给你拿就好??在哪里?”

    浴室里,顾迟站在门边,嘴角微扬,低声道:“就在衣柜底下的抽屉里。”

    苏可歆打开抽屉,果然看见里面都是名牌内裤,苏可歆闭着眼胡乱抓了一条,走到浴室门边,敲了敲门。

    她原以为,顾迟会将门打开一道缝,她把东西递进去就好,可不想,顾迟竟一下子,就将浴室门给整个打开了。

    浴室的水汽冒出来,美男出浴的景象,腾地出现在苏可歆面前。

    虽之前有过几次较为亲密的接触,但这还是苏可歆第一次看见顾迟的身体。

    宽阔的肩膀,结实的胸膛,棱角分明的腹肌宛若白色大理石,两条分明的人鱼线,一路向下,到浴巾所包裹住的地带??

    轰!

    苏可歆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冒烟了!

    “谢谢。”比起苏可歆的慌张,顾迟依旧很平静,接过苏可歆手里的内裤,挑了挑眉,“原来你喜欢这么紧身的款式。”

    苏可歆顿时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冒烟了!

    “你??你洗澡吧??”苏可歆根本不敢看为他,赶紧将浴室门给推上。

    顾迟低头看着苏可歆泛红的脸,只觉得分外可爱,任由着她将门给推上。

    回到床上,苏可歆还是觉得自己脸蛋可以煮鸡蛋,赶紧刷微博冷静冷静。

    不过片刻,顾迟就出来了,苏可歆此时根本不敢正眼看他,只是继续低头玩手机。

    “睡吧。”顾迟低声了一句,见苏可歆胡乱的点了点头,他就关掉了灯。

    这一夜,苏可歆可耻的失眠了。

    闭上眼,她似乎就会想到顾迟精壮的身材,还有嘴角那抹若有似无的笑容,让她心里不断默念阿弥陀佛,才能抚平狂跳的心。

    苏可歆不知道,她的辗转翻身,吵得身边的顾迟,一晚上也没睡好。

    听见那女人黑暗里细碎的喃喃,顾迟好几次萌发了直接今夜将她吃掉的想法,可权衡再三,他还是忍住了。

    这么可口的菜,还是好好热一热,再慢慢吃。

    翌日清晨。

    苏可歆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睁眼,就看见顾迟已经不在床上了,她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见是医院的电话,立刻接通。

    “苏姐,关于前阵子跟您要的一万块的医药费,请问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拿出来?”

    苏可歆头疼。

    她差点都忘了这一万块的医药费了,之前顾以寒拒绝让她提前取工资,这一万块她去哪儿筹?

    跟医院再三保证,三天内一定会筹到钱后,苏可歆才挂了电话,心事重重地走下楼。

    餐厅里,顾迟正在吃早餐,杨佐在一旁汇报自己调查到的情况。

    “根据我们的调查,那个老头没有撒谎,那一次的确是有人给他牵线,但最后他没有得手,被其他一批人介入了。”

    “什么人?”

    杨佐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我们没查到。”

    “没查到?”顾迟挑起了眉。

    杨佐的工作能力他知道,如果杨佐都查不到,对方必定不是寻常势力。

    “继续查。”顾迟道,“还有,那是谁给那个老头介绍的人?”

    “这个已经有点线索了,似乎是有人被买通的,应该很容易查出来。”

    杨佐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犹豫着开口:“还有,顾少,我们调查这些事的时候,顺便查到,少夫人的母亲,似乎两年前生了场重病,到现在都一直没有清醒过来。”

    顾迟一愣,脸色蓦地冷了几分,“怎么不早点?“

    杨佐心里喊冤。

    老大,你以前也没让我们查啊。

    “医药费呢?”顾迟突然想到什么,“长期住院,应该需要一笔不晓得医药费吧。”

    “是的,少夫人和您结婚后,拿到s市户口后有了医保,压力才稍微一点,但需要自己支付的,还是不是一笔数目。”

    原来是为了医保,才急着结婚的。

    顾迟心里明白过来,抬头看见楼梯上走下来的苏可歆,抬手示意杨佐不要再下去了,“你起了?”

    苏可歆疑惑地看着餐厅里的杨佐,“你们刚才在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