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不想被他误会
    苏可歆顿时整张脸都红了。

    顾迟的显然就是她。

    顾迟对她来,始终像半个陌生人,每次有亲密的接触,她当然会脸红了。

    另一边的顾以寒听见顾迟的话,立马得意地扫了一眼旁边的苏可歆。

    他原以为苏可歆听见顾迟那么温柔的自己的妻子,多少会感觉不舒服,可不想苏可歆只是不知为何微红着脸,尴尬地做记录。

    顾以寒蹙眉,只好继续问顾迟:“所以,叔你就是喜欢婶婶这样清纯型的女生吧?”

    顾迟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顾以寒不甘心继续道:“想想也是,谁不喜欢单纯可爱的。不像有些女人,接近你只是为了你的钱,还和好几个男人牵扯不清,这样的女人,真的要心。”

    苏可歆原本还被顾迟的话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可此时听见顾以寒的话,不由蹙眉。

    顾以寒这话指桑骂槐太明显了。

    虽然自从重逢以来,顾以寒一直是那么和己话的,可不知为何,现在听见他在顾迟面前这样自己,苏可歆没来由的有些恼火。

    “顾以寒,你什么意思?”苏可歆对顾以寒也是真的是忍受够了,直接抬起头,开门见山的质问。

    顾以寒冷笑,“怎么,苏可歆,终于按捺不住了?”

    其实苏可歆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生气。

    或许,她只是不想让顾迟误会自己吧。不想让这个曾经过相信自己的男人,也以为自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拜金女。

    “我只是觉得,你话应该负责任。”苏可歆冷冷道。

    “负责任?呵。”顾以寒冷笑一声,此时也懒得再遮遮掩掩了,“你不会以为,你还能在我叔面前,继续装一朵白莲花吧?我直接告诉你,你那些肮脏的照片,我都已经给我叔看过了,你难道还——”

    “够了!”

    顾以寒的话还没有完,顾迟蓦地开口,厉声打断了他。

    可一旁的苏可歆,此时已经脸色惨白。

    什么?

    顾迟,竟然看见过那些照片了?

    看着苏可歆突变的脸色,顾以寒感到心里一抽,但同时也感到痛快!

    “怎么,苏可歆,你不会还真的在我叔面前装模作样吧?”顾以寒笑的残忍,“你总不会连你自己结婚,都没有——”

    “顾迟,我够了。”顾迟再次开口,这一次的声音已经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顾以寒这才微变了脸色,看向一旁的顾迟。

    可顾迟却没有看他,只是看着一旁面无血色的苏可歆。

    “叔,我——”顾以寒不甘心的想什么,可顾迟蓦地转欧,将目光落在他身上。

    那是怎样可怕的一种目光。

    宛若冰刃,只是一眼,就让人冷汗涔涔!

    “顾以寒。”顾迟缓缓开口,连名带姓,低沉的语气之中,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你不要得寸进尺。”

    顾以寒脸色一白,不愿承认自己的心底闪过的恐惧,“叔,我们好歹是一家人,苏可歆这个女人不过是外人——”

    “顾以寒。”顾以寒的话再次毫不留情面的被顾迟打断,“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触及我底线,你应该知道,在我们顾家,家人之间,向来都是敌人。”

    顾迟这番话的如此直接,顾以寒都不由傻了眼,再看顾迟宛若冰霜的眼色,顾以寒才不由后怕的吓出一身冷汗。

    父亲的没错,他这个叔,虽在轮椅上,但真的不是一个好相与的角色。

    看着顾迟为苏可歆可以做到这一步,顾以寒更加心有不甘,但他也不好什么,只好低头道:“是我唐突了。”

    “今天的采访也差不多了。”顾迟面无表情的下逐客令,“你先回去吧。至于可歆,我会送她回去的。”

    可歆?

    这样亲昵随意的称呼,好像刺一样扎进顾以寒心里。

    还送她回家?

    顾迟未免也太嚣张了吧,难道不怕苏可歆的丈夫看见么?

    但顾以寒也不敢多什么了,只能咬了咬唇,起身告辞,独自一人走出顾迟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只剩下顾迟和苏可歆,一片死寂。

    “可歆。”看着脸色苍白的苏可歆,顾迟忍不住蹙眉,起身走到她身边,低声问,“你还好吧?”

    苏可歆这才回过神,抬眸看着眼前的顾迟,颤声开口:“你看过那些照片了?”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昨天的顾迟反应那么古怪,先是让她换工作,又是吻了她,原来是因为那些照片。

    想到那些照片,苏可歆只觉得可耻,甚至无法去面对顾迟,只能倔强的别开眼。

    可刚侧首,顾迟就一把擒住她的下巴,逼着她与自己对视。

    “苏可歆。”顾迟的声音低沉,“不许躲开我的视线。”

    顿了片刻,他又开口:“我的确看到照片了,应该是两年前,有人在你出事的酒店房间里偷放了针孔摄像头。”

    苏可歆其实也想到这一层了,点点头,沉默了片刻,才咬着唇道:“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顾迟的声音又低了几分。

    “因为那些照片,应该让你很不好受,很难堪吧。”苏可歆声音越来越轻,头也忍不住跟着垂下去。

    苍白如纸的脸色,睫毛上微颤的泪珠,顾迟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抓住了一样,隐隐发疼。

    该死。

    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哪怕是十年前,他都没有对若儿有过这样的感觉。

    他手上一个用力,又迫使她抬起头来,直面他漆黑的眸子。

    “记住,苏可歆。”他笔直地看着她,“永远不要为不是你做错的事道歉。”

    苏可歆肩头一颤,看着男人眼底的坚定,失神良久,才终于点了点头。

    “好了。”顾迟这才放缓了语气,“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家吧。”

    坐电梯时,苏可歆突然想到了什么,踌躇片刻,还是忍不住轻声问:“顾迟,你看到那些照片时,难道都没有怀疑过,这可能不是两年前那一次的照片,而是别的时候照的?”

    就好像顾以寒理所应当地以为,这是她最近和别的男人拍下的照片一样。

    “我为什么要那么以为?”顾迟神色淡淡道,“我猜,两年前,是你唯一一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