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可耻的照片
    周一,苏可歆起床,正准备下楼去吃早餐,可不想,接到了医院的电话。

    “什么?”苏可歆在楼梯上的脚步顿住,“一万块?这几天就要么?不不不,我没有交不出来,你们直接用药吧,我今天去筹。”

    苏可歆挂断电话,心里叹息了一声。

    妈妈自从情况好转之后,用的药都成了进口药,大部分保险都不能涵盖,她感觉越来越吃力了。

    可那是妈妈的命,她不能不管,于是她只能咬了咬牙,打了个电话给人事处。

    “不好意思,我又要提前领取工资了。”苏可歆自己着都有点不好意思,“可我的妈妈那里??嗯,我知道,我等你消息。”

    挂断电话,苏可歆心里叹了口气,走到餐厅里。

    餐厅里,顾迟正在喝粥,看见苏可歆,淡淡道:“怎么了?”

    苏可歆猜到,他可能看见自己在楼梯口打电话了,但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只是道:“嗯啊,公司的,没什么要紧事。”

    不是苏可歆故意想要瞒着顾迟自己母亲的事,但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妈妈重病在床,需要钱看病?

    这怎么看,都好像是伸手在跟顾迟要钱吧。

    虽然是夫妻,虽然对顾迟已经有了些许的依赖和亲近,但苏可歆还是没办法做到,对着别人示弱。

    或许是从的习惯吧,从妈妈总是告诉她,就算所有人笑话她没爹,笑话她是不上场面的私生女,她也不能示弱,不能让别人看了笑话。

    顾迟看着苏可歆闪躲的目光,沉吟片刻,终归还是没有开口。

    她妈妈的事,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只不过,他不想主动提出帮助,他能感觉到她的敏感和倔强,他怕影响了他们俩之间好不容易培养起的那一点脆弱的信任。

    慢慢来吧,还是不要吓到她了。

    看着眼前心事重重的女人,顾迟心里无奈的苦笑。

    他真没想到,在商场上生啥果决,从未有过犹豫的自己,竟会因为一个苏可歆,婆妈成这样。

    “吃饭吧。”他最终只是淡淡道,“吃完后,我送你去车站。”

    苏可歆点点头,心里松了口气顾迟没有强迫地要求送到公司楼下。

    这是不是代表着,他也已经开始会站在她的角度思考了呢?

    坐地铁来到杂志社,苏可歆还没坐下呢,秘书就告诉她,顾以寒找自己。

    苏可歆心里一沉。

    自从q市回来,顾以寒已经不怎么折腾自己了,此时叫自己去见他,又是干嘛?

    心里狐疑着,来到顾以寒的办公室。

    “总编,您找我什么事?”

    “苏可歆。”顾以寒神色冰冷的看着苏可歆,直接开门见山道,“听你这个月,又提前取工资了?”

    苏可歆心里沉了沉,“是,我需要用钱。”

    “用钱?”顾以寒冷笑,“做什么用?”

    苏可歆指尖一颤,声音也不由自主地冷了几分,“这都是财务室的事吧,总编管的是不是有点宽?”

    “怎么,是见不得人的用处?”见苏可歆不回答,顾以寒只是讥讽更甚。

    苏可歆瞪着他,最后只是深呼吸一口,扯着嘴角道:“我想买个包,最近刚出的新款,限量的,不提前取工资,就来不及了。”

    既然顾以寒认定自己是个拜金女,就干脆就让他那么认为吧。

    反正,她已经不在乎了。

    听着苏可歆满不在乎的语气,顾以寒双手忍不住握紧,然后冷笑,“怎么?一个包而已,你那些男人不肯给你买?”

    那些男人?

    苏可歆觉得自己真的是已经被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身了,顾以寒这样自己,她竟然都已经麻木了。

    “苏可歆,您怎么不话了。”顾以寒蓦地站起来,声音高了些许,“我问你呢,你的那些男人呢?还是他们捞够了好处,就已经拍拍屁股走人了?”

    苏可歆也有些忍无可忍,蹙眉。

    这顾以寒又吃错什么药了,今天又发作了?

    “总编,如果工资不能提前取,那就算了。”苏可歆没了耐心,“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苏可歆转身刚想走,可不想顾以寒蓦地站起来,将手里的什么东西,直接摔在苏可歆的脸上!

    “苏可歆,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些是什么东西!”

    苏可歆一愣,低头看向砸在自己脸上的东西,突然脸色一白,全身都止不住的战栗起来。

    那是照片,拍的模模糊糊的并不真切,很显然是偷拍的。但还是能够认出照片上的人。

    是她。

    是躺在床上,衣冠不整,面色潮红的她。

    虽然拍的模糊,但是个人都看得出来是在做什么。

    苏可歆脑子里轰的一声。

    她很快就能认出来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是两年前。

    “你是从哪里得到的照片?”苏可歆一把捏住那些照片,死死的瞪着顾以寒,声音尖锐。

    两年前的事,是苏可歆的噩梦。可这么长时间了,她总觉得那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可她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人拍下了当年的照片!这样一来,当年的事,仿佛都变成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是她一辈子都无法摆脱的污点!

    “怎么了苏可歆,怕了?”看着苏可歆惨白的脸色,顾以寒忍不住冷笑起来,“现在知道怕了,当初为什么要做这种肮脏事!”

    苏可歆现在整个人情绪都很不稳定,顾以寒此时的侮辱,只是让她觉得烦闷。

    “顾以寒,我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要管我的事。”苏可歆的声音冷到骨子里,“你只需要告诉我,这些照片,到底是哪里来的?谁拍的?谁给你的!”

    看着苏可歆惨白的脸色,顾以寒不可抑制地心里一抽,但目光落在那些露骨的照片上时,他的火气又腾地起来了。

    “谁拍的,你心里不是应该最清楚么?怎么还问我!”顾以寒嘲讽地看着苏可歆,眼底满是不屑,“还是你玩的次数太多,你自己都不记得这是哪一次,哪个男人给你拍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