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两年前的事
    苏可歆脸色发白,“两年前的事,你也知道了吧?”

    如果顾迟真的是调查过自己,两年前的那件事,他不可能不知道。

    顾迟看着苏可歆刹那间变得惨白的脸,“知道一个大概。”

    两年前的那件事,他知道的,不过是最多人传闻的版本,其中的真相,他没有去深入调查过。

    一开始不调查,是因为不在意;后来不调查,是因为他希望苏可歆能亲口告诉自己。

    苏可歆脸色更白,扯起嘴角,“既然知道那件事,为什么还会愿意娶我呢?”

    “最开始,是因为我并不在意。”顾迟看着苏可歆,丝毫没有遮掩的意思,“我只不过是需要一个名义上的妻子。一个拜金的女人,对我来,很好控制。”

    顾迟的那么直接,苏可歆都不由苦笑。

    所以,从一开始,他也以为自己,是一个为了钱可以出卖身体的女人么?

    不知为何,这个念头在心里涌起,苏可歆突然觉得胸闷的厉害。

    “不过。”苏可歆死咬住嘴唇时,就突然听见顾迟再次开口,“我现在只是想听你,当年的真相。”

    苏可歆的身子微微一颤,“真相?”

    顾迟颔首。

    苏可歆声音微颤,“难道你不觉得,你调查到的就是真相么?”

    苏可歆死死地盯着顾迟黑曜石一般的眸子,似乎想从那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看出什么。

    顾迟也看着苏可歆,过了片刻,才缓缓开口:“我不觉得,你是可以为钱,出卖自己的女人。”

    我不觉得,你是可以为钱,出卖自己的女人。

    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却是如同魔咒,让苏可歆整个人都呆了。

    顾迟看着苏可歆这样,只觉得她这样傻傻的模样有几分可爱,不由松了松嘴角,“怎么了?”

    苏可歆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别开眼,“没事,我只是??有点惊讶。”

    顾迟看着他,声音又低了几分,“所以呢?苏可歆,你愿意么?”

    回想起当年的事,苏可歆的脸色不由自主的又白了白。

    看着苏可歆苍白的脸色和微颤的眉毛,顾迟突然心里一抽,低声道:“如果不想的话,就算了。”

    “不,我要。”苏可歆深呼吸一口,抬起头,一双眼睛清亮,“两年前,我参加实习公司的酒会,不知为什么,喝了一杯香槟就喝醉了。然后我被人带到酒店的一个房间,然后??然后??”

    到这里,苏可歆终于不下去。

    顾迟看着她这样,黑眸微沉,“发生什么了?”

    顾迟的声音带着几分严厉,见苏可歆还不答话,他又厉声道:“苏可歆,你要学会面对。”

    苏可歆身子一颤,死死咬住唇,终于将话完,“那个香槟里被人下了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夺走了我的第一次。”

    完这句话,苏可歆浑身的力气都宛若被抽空,整个人跌坐到沙发里。

    看着她惨白如纸的脸色,顾迟终于是不忍心,从轮椅上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坐下,将她的脑袋,摁到怀里。

    “没事了。”他的声音很低,仿佛带着一股安定人心的作用,“都过去了,如果想哭,就哭出来吧。”

    苏可歆倒在那温暖宽阔的肩膀上,整个人却是如同失了魂魄一样,也不哭,只是呆滞地摇了摇头,“没什么可哭的,都过去了。”

    苏可歆这样的态度,比起大哭大喊,更让顾迟感觉心疼,看着怀里脸色惨白的她,他还是忍不住问:“你怎么知道对方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

    苏可歆睫毛微颤,“那一晚,我被下了药,一切都不太记得了。对于那个男人,我也记不清了,我醒过来时,他已经不在了,只在床头,放了一万块钱。我后来去找前台,他们告诉我,那一夜住房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不仅如此,后来又有人告诉了学校,我??我援助交际??”

    想到当年千夫所指的辱骂,哪怕现在,她都不敢和大学的同学见面,因为一见面,她就会被指着鼻子骂“不要脸”。

    关于这一切,苏可歆曾经以为自己会永远没有勇气提起,可不知为何,在顾迟的怀抱里,她竟有力量,将这一切出。

    顾迟听着苏可歆的话,眼神愈发的幽暗,最后低声问:“是在哪个酒店。”

    “世纪大酒店。”苏可歆本能的回答,可完,她一愣,看向顾迟,“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顾迟神色淡淡,“你难道没有想过,是谁当初害你?”

    被下药,送进酒店房间,事后大张旗鼓的通知学校,这一切显然就是有人故意陷害。

    “我不清楚,我也想调查过。可什么都没有查出来。”苏可歆道,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看向顾迟,“顾迟,你相信我的话?”

    顾迟侧头,发现苏可歆依旧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竟有几分依偎的味道,这让他没来由的心情有一些好,低声道:“你是我的妻子,我为什么不信你?”

    这么简单的一句话,的理所应当,却如有千斤重,重重地压进苏可歆的心里。

    他信她。

    她和顾以寒有那么多年的感情,可他却从来没信过她,但顾迟竟他信她。

    “那??”苏可歆声音微微有些颤抖,“那你嫌弃我么?”

    两年前的事,一直都是苏可歆心里的一根刺。她曾一度绝望的以为,她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不会。”顾迟微微蹙眉,“这不是你的错,为什么要怪你?”

    而是应该让真正有错的人,付出代价。

    后半句话,顾迟没出来,只是在心里,默默做了一个决定。

    苏可歆完这些事之后,整个人都累的虚脱,直接就去休息了。

    这一晚,顾迟在身边,苏可歆比前几天都更快睡着。

    看着床上的苏可歆,睡梦之中,依旧秀眉紧蹙,站在床边的顾迟忍不住,伸手将她的眉宇慢慢揉开。

    听见苏可歆平稳的呼吸声,顾迟拿出手机,拨通了杨佐的号码。

    “喂,杨佐。”他压低声音,怕吵醒了苏可歆,“帮我去仔细调查,苏可歆两年前的事。”

    挂断电话,想起苏可歆刚才告诉自己的话,微微蹙眉。

    世纪酒店??

    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个酒店名字有点耳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