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你在怕我?
    刹那间,顾迟压下身来,结实的身材紧贴着苏可歆,男人成熟的气息将她给整个包裹住。

    “顾迟,你——”

    苏可歆惊慌地想要惊呼,可接下来的话语,全部被顾迟的薄唇覆住。

    缠绵中带着占有,夹卷着丝丝惩罚的意味,让苏可歆无处可逃,一点点沉沦??

    不??

    不要??

    这样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两年前的事,刹那间,她害怕的浑身发抖,眼泪一颗颗滚落下来。

    顾迟似乎注意到了身下女人的战栗,抬头,在看见她眼泪的刹那,身子猛地僵住。

    他停止了侵略,手支撑在苏可歆的两边,低头,声音低沉,“苏可歆,你在怕我?”

    苏可歆双手抱住自己光洁的肩膀,瑟瑟发抖,一句话都不。

    刹那间,顾迟只觉得自己宛若冷水浇头,浑身的炙热都消失了。

    他猛地松开身下战栗的女子,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和眼眶里闪烁的泪水,他突然觉得心里微微抽疼。

    该死。

    他刚才到底做了什么。

    “苏可歆。”他再次开口,声音柔和了几分,伸手想去扶她起来,可不想刚靠近她,她就跟触电了一样,发抖地躲开。

    这样近乎本能地闪避,让顾迟的心底,更为烦躁。

    “你早点休息吧。”实在不知道该些什么,顾迟只能丢下这一句,转身离开房间。

    顾迟离开之后,苏可歆躺在床上呆了好久,才从床上坐起来。

    两年了。

    她以为自己早就从两年前的阴影之中走出来了,可没想到,一旦有男人靠近自己,她还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两年前的事。

    这一夜,顾迟都没有回来。

    翌日清晨,苏可歆磨磨蹭蹭得下楼,她正在纠结着如何面对顾迟,可不想到餐厅里,才从张妈嘴里知道,顾迟昨儿半夜就出国出差了。

    苏可歆一愣。

    看来顾迟也是觉得没办法面对自己吧。

    关于昨晚的事,苏可歆也摸不透顾迟到底是什么态度。

    她当然不会自作多情地认为顾迟是对自己有什么意思,在她看来,那只不过是作为男人,一种宣誓主权的做法。

    因为她和顾以寒的关系牵扯不清,所以顾迟生气,想要证明她是他的。

    只不过顾迟的腿……

    苏可歆叹了口气,不再多想,只是静静把饭吃完了,去公司上班。

    刚到公司里,苏可歆就看见整个杂志社都乱作一团,她赶紧抓了个人问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原本要和他们合作的q市杂志社竟倒了,导致他们公司原本准备了大半年的合作泡了汤。

    q市杂志社?

    那不就是上次那个黄总编的杂志社么?

    苏可歆赶紧上网查了查,不由吃惊。

    q市那家杂志社很大,据背后是有靠山的,可不想这一次竟在短短几日之间被无数人告上法庭。特别是在q市轻薄了自己的那个黄总编,甚至因为虚假报告和诬陷而被判了罪,倾家荡产。

    这样戏剧化的遭遇,让苏可歆都忍不住开始怀疑,是不是有人在背后做了什么。

    难道是顾迟?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她就赶紧摇摇头打消。

    苏可歆,饭可以乱吃,但这梦不能乱做。虽然你是顾迟的妻子,但你们俩连朋友都算不上,他能救你就不错了,你怎么能指望他为了你出气呢?

    如此想着,苏可歆就只当是老天有眼,恶人有恶报了。

    因为q市杂志社的事,杂志社下一期原本定好的杂志版面要大改,苏可歆负责的是他们组的修改,改完之后,蒋丽丽就让她顾以寒送过去。

    苏可歆本想拒绝,毕竟发生q市的事之后,她真的是一眼都不想再见到顾以寒。

    虽之前,顾以寒就已经一次又一次地侮辱她,可这一次,他还是让她彻底心寒。

    在他心里,自己到底是有多肮脏和不堪,他才会将自己送给黄总编那样的男人。

    如果原本的她,还对顾以寒保留着当年一点的美好和期待,如今算是彻底毁了。

    她一点儿都不想看见顾以寒。但她也知道,逃避是没有用的。

    而且从头到尾,她什么都没有做错,凭什么是她要逃?

    想到这,她咬咬牙,拿着改好的样本,走向顾以寒的办公司。

    “总编。”进门之后,苏可歆看都不多看顾以寒一眼,只是用机械的语气开口,“这事我们组的改版,麻烦您过目,我先出去了。”

    完她就转身要走。

    “站住。”

    可不想,身后的顾以寒蓦地开口,声音冰冷的不带一丝温度。

    苏可歆身子一僵,也不回头,只是冷冷道:“怎么了,主编?”

    “你难道没有事要和我解释么?”顾以寒的声音变响了些许,似乎是他站了起来,朝着苏可歆走来。

    “解释什么?”

    “很多。比如,为什么你在q市不辞而别。”顾以寒的声音此时已经在她身后,音色冷的可怕,“再比如,你和我叔到底是什么关系?”

    苏可歆身子不可抑制地一颤,蓦地转过身,就看见顾以寒安宛若冰寒的脸。

    “你??你怎么知道——”苏可歆声音微颤。

    顾以寒是知道自己跟顾迟结婚了么?难道是顾迟了什么?

    苏可歆有些慌乱。

    虽然她和顾迟的关系是最干净简单的婚姻,但她还是有些不知该怎么面对顾以寒。

    毕竟顾迟是他的叔,而自己是他的初恋情人??

    “你想问我怎么知道你和我叔的关系的?”顾以寒突然冷笑起来,逼近苏可歆,“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苏可歆,你有没有弄清楚,你自己是有夫之妇,而且我叔,也是已经结了婚的人!”

    原本慌乱的苏可歆,听见顾以寒这句话,不由一愣,瞪着他。

    顾以寒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苏可歆你话啊!”苏可歆的沉默,似乎彻底激怒了顾以寒,他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剧烈的摇晃,声音也高了起来,“苏可歆!为什么你会变成这个样子!婚内出轨也就算了,还破坏别人的家庭做三!我曾经认识过的那个苏可歆到底去哪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