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为什么偏偏是顾迟
    听见那个声音的刹那,顾以寒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几乎都一阵紧缩,几乎不假思索的,他立刻挂断了电话。

    瞪着手机良久,他突然疯了一样的大笑起来。

    虽只是一声“喂”,但他还是认出了那个声音。

    顾迟??

    真的是顾迟??

    苏可歆竟真的和顾迟在一起!

    顾以寒几乎都要笑出眼泪,看着手机通讯录上的“可歆”两个字,他突然只觉得刺眼的厉害。

    苏可歆啊苏可歆??我上辈子到底是欠你多少,这辈子你要来这样折磨我!

    你明明已经结婚,还要跟别的男人纠缠在一起,而且为什么偏偏,偏偏那个男人要是顾迟!

    ……

    电话的另一头,顾迟则是依旧深色淡淡,将苏可歆的手机给放下。

    “是谁啊?”苏可歆瘫软在车座上,酒劲儿已经让她神智不太清晰了,所以方才她手机响了,是顾迟替她接的。

    “垃圾电话。”顾迟神色不变。

    “哦。”苏可歆此时的头实在太疼了,根本没有去怀疑顾迟的话,只是捂着脑袋。

    “头疼么?”顾迟本来还是有几分火气的,可此时看苏可歆的脸皱作一团,语气也不由自主地软了几分。

    “嗯。”苏可歆应了一声,就突然感觉到一双大手覆上她的太阳穴。

    “这样有好点么?”

    顾迟略显粗粝的手指抚摸在苏可歆的太阳穴上,苏可歆现在脸颊发烫,衬的他的手指有几分冰冷。

    苏可歆身子微微一僵,心跳没来由的加快了几拍,挪了挪身子,“那个??好多了,谢谢你。”

    可她才稍微动了动身子,顾迟就突然加大了手里的力气,有力地将她禁锢在身边。

    “别动。”顾迟开口,声音似乎比平时还要冷几分。

    苏可歆微微一愣,侧过脑袋,借着车窗洒进来的路灯,她才突然意识到,顾迟的脸色透着几分寒意,和平日里的淡漠不同,似乎在恼火着什么。

    苏可歆的酒醒了一些,心翼翼地开口:“顾迟,你是在生气么?”

    现在想来也是,自己好歹是他的老婆,看见自己的老婆被人吃豆腐,是个男人都会生气吧?

    “你呢?”顾迟冷声问,车厢里的温度好像一下子低了好几度。

    “对不起??”苏可歆声。

    “只有一句对不起?”顾迟微微挑眉。

    苏可歆一愣,看着眼前的顾迟,突然想到什么。

    “那个??你不要多想啊。”苏可歆有些着急起来,“我以为这就是一个普通的饭局,我没想到那个黄总编会这样。”

    她突然有点担心,顾迟会不会误会自己,就像顾以寒一样,以为自己是那种女人。

    不知为何,她很怕顾迟误会自己。

    或许是因为,顾迟现在是她的丈夫,更是唯一给了她温暖的人,她不想练他都讨厌自己。

    顾迟看着苏可歆,眼神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我知道。”顿了片刻,他才开口,语气似乎已经舒缓了几分。

    苏可歆刚松了口气,顾迟就再次开口。

    “如果以后有这样的饭局,不要再去了。”

    苏可歆乖巧地点了点头。

    苏可歆此时还是有几分醉醺醺地,顾迟摁在她太阳穴上的手劲道刚好,很舒服,让她不由自主地就靠向顾迟的肩膀。

    感觉到肩膀上传来的柔软,顾迟身子微微一僵。

    低头,就看见苏可歆因酒精而微红的脸,长卷的睫毛微颤,粉嫩的嘴唇微张,好像水蜜桃一样。

    顾迟的黑眸一缩。

    有一些情愫,仿佛要在胸口溢出,他似乎自己都有些无法否认了。

    “苏可歆。”他突然开口,声音比平日还要低沉几分。

    “嗯?”苏可歆醉意朦胧的应了一声,抬起头,才发现顾迟的脸近在咫尺,俩人的距离甚至都不足五厘米。

    “啊。对不起。”苏可歆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失态的靠在了顾迟身上,赶紧想坐直身子。

    可不想,这时,顾迟的手,突然顺着她脸颊滑下,一把擒住她的下巴。

    下一秒,顾迟头一低,薄唇就覆盖上苏可歆的。

    唇上薄凉的触感传来,苏可歆只觉得脑袋跟火山爆发似的,所有的酒一下子都醒了。

    顾迟他??他这是在亲自己?

    ??

    车子到达酒店时,苏可歆已经睡着了。

    顾迟将她抱在自己腿上,一路来到房间。

    将苏可歆放到床上,顾迟才注意到苏可歆的手腕,在刚才的纠缠中,被黄总编给抓红了。

    顿时,他的眼神冷若冰霜,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顾迟,你会打电话给我,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电话一接通,里面马上传来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

    “我要你帮个忙。”顾迟语气依旧很平淡,但如果是熟悉他的人,就能听出其中一股危险的气息。

    “你找我帮忙?那就更稀罕了,你尽管,能做到的我肯定帮!”

    “我要你帮我解决一个人。”顾迟的嗓音低了几分,“他动了我的人,所以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

    苏可歆醒来时,因为宿醉,头疼欲裂。

    她挣扎地从床上坐起来,就听见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

    “你醒了?”

    苏可歆抬头,就看见顾迟正坐在酒店房间的餐桌旁边,桌上是丰盛的早餐。

    “顾迟?”苏可歆愣了一会儿,昨夜的记忆涌入脑海。

    她好像是在酒局上被那个黄总编给轻薄了,顾迟及时出现,救了自己,然后在车上的时候,好像还??

    突然响起昨晚在车上那个吻,苏可歆觉得自己的脸蛋儿跟烧起来一样。

    “怎么了?”见苏可歆坐在床上不动,顾迟再次开口,“身体不舒服么?”

    苏可歆被他唤回了神,这才抬头。

    顾迟的房间是豪华套房,巨大的落地窗外,阳光洒进来,落在穿着白衬衫的顾迟身上,宛若沐浴着一层金光,不出的优雅尊贵,只是那英俊非凡的面容上,依旧是淡然的神色,和往日无异。

    这让苏可歆都有种错觉,好像昨晚那个吻,只不过是她一个人的错觉罢了。

    “没有。”她尴尬的笑笑,赶紧从床上起来,可刚起身,突然愣住了。

    她身上穿着的,竟是一件白衬衫,显然是男士,一直长到大腿上。

    “这衣服??”

    “你不记得了么?”顾迟微微挑眉,“昨晚你喝醉了,吐了,我让女服务生给你换了我的衣服。”

    原来是服务生。

    苏可歆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殊不知自己脸上神色的全部变化,都被男人尽收眼底。

    顾迟唇角微微一勾,可在看着苏可歆从床上爬起来的刹那,他突然喉头一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