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顾迟的女人
    他妈的当然不喜欢!

    苏可歆简直想要骂出来了,但想着自己的工作,还是忍住,“黄总编,你喝醉了。”

    “呵呵,就算醉了,收拾你个妖精,还是很轻松的。”黄总编现在似乎已经懒得遮掩自己的动机了,肥胖的身子直接朝着苏可歆压过来,“你要不要尝尝黄哥哥的厉害啊?”

    苏可歆现在真的是忍无可忍了,她剧烈的挣扎起来,“黄总编,请你自重!”

    苏可歆反抗的那么明显,黄总编这下子也有些不高兴了,肥脸一跨,“苏可歆,你别给我敬酒不吃吃罚酒,顾以寒这子都把你送给我了,你还这装个屁白莲花啊。”

    “什么?”苏可歆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难以置信地瞪着黄总编,“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还不明白?”黄总编肥脸贴近,“我现在对你做的一切,都是你那个顾总编同意的,你就是你们杂志社送给我的礼物,所以你少在那边当了婊子还立牌坊的,乖乖跟我走吧!”

    苏可歆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震惊、愤怒和悲伤,让她一时之间都忘记了去挣扎。

    她知道顾以寒误会了自己,也知道他因为两年前的事讨厌自己,可她真的没有想到,他竟真的会将自己送给黄总编这种老色魔?

    在他的心里,她真的就跟出来卖的,没什么区别么?

    只是这么一刹那的失神,苏可歆蓦地抬眼,就突然看见走廊的尽头,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顾以寒。

    顾以寒是因为担心苏可歆,所以才出来的。

    酒桌上黄总编对苏可歆那垂涎的样子太过明显,苏可歆出去上厕所没多久,黄总编也跟着出去了, 他实在有些放心不下,所以才出来看看。

    但没想到, 一出来,竟就看到这样的场景。

    苏可歆娇窈窕的身躯,被黄总编肥硕的身体给压在墙上,更重要的是,苏可歆丝毫没有在挣扎的意思,似乎就默许的让黄总编压在自己身上。

    这一刹那, 顾以寒只觉得自己的胸腔里有烈火在烧!

    他生气黄总编竟真的敢对苏可歆下手,但他更生气的是,苏可歆竟丝毫没有反抗!

    她真的就那么缺钱?黄总编这种恶心的老男人,她都可以忍受?

    眼前的一幕狠狠刺痛了顾以寒的眼,他想要去拉开黄总编,可苏可歆的反应更让他心寒。

    既然她自己都不自爱,他干嘛还要担心她?

    不定从头到尾,就是她想要勾引黄总编,他现在上去,岂不还事坏了她的好事?

    想到这里,顾以寒只觉得自己无法再在这里呆一秒,立刻转身离开。

    而另一边的苏可歆,在看见顾以寒的刹那,心里原本燃起最后一丝希望——

    她还是不愿意相信,就算顾以寒再厌恶自己,以他的人品,她都不相信他会做出将自己的女属下给当做礼物送出去的行为。

    所以她正准备跟他呼叫求救,可不想,顾以寒就已经转头走人。

    轰!

    苏可歆只觉得,自己心里最后的一丝侥幸和希望,全部倒塌。

    顾以寒??

    他刚才明明看见了不是么?明明看见自己被黄总编轻薄,可他竟就这样转头走人?

    所以黄总编的是真的?这一切,难道真的都是顾以寒默许甚至主动提出的?

    她浑身发抖。

    顾以寒??顾以寒你怎么可以可以??这样对我??

    崩溃之中,苏可歆突然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味,抬头就看见黄总编已经得寸进尺的将自己的嘴巴贴过来。

    “你要干什么!”苏可歆尖叫一声,直接一个巴掌呼过去,黄总编脸上立刻多了红掌印。

    这一巴掌,把黄总编给彻底惹怒了。

    “苏可歆!”他一把抓住苏可歆的头发,怒吼,“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他妈是不是不想再杂志圈混了!”

    苏可歆疼的整张脸扭曲在一起,黄总编一脸怒火直接扬手一巴掌也想呼下来,吓得她赶紧闭上眼睛。

    可想象之中的疼痛并没有落下来,相反的,她听见黄总编慌张失措的声音——

    “顾??顾总??您怎么在这?”

    顾总?

    苏可歆一愣,迅速地睁开眼,看见眼前的轮椅,和轮椅上面色冷峻的男人。

    刹那间,她的双眼瞪得滚圆。

    “顾迟?”她难以置信地开口,这一刹那,她简直都以为自己在做梦。

    顾迟看着苏可歆,只见她因为喝醉了酒,脸红扑扑的,媚眼如丝,身上修身的套装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格外的迷人。

    可就是这份迷人,让他更为恼火!

    她平时就是这个模样在工作的?就是这样让被的男人垂涎的?

    顾迟的俊脸紧绷着,没有理会苏可歆,只是看向一旁的黄总编。

    黄总编本是想扇苏可歆一巴掌的,但不想顾迟突然出现,直接捏住了他的腕子。

    顾迟虽是坐在轮椅上的,但他本来个子就高,还是轻而易举的就钳制住了黄总编。

    黄总编好歹是在圈子里混的,顾迟前阵子杂志卖那么好,他怎么会不认得,这一刹那,整张肥脸都颤抖不已,但还是勉强挤出一丝讨好的笑容,谄媚道:“顾总,您??您??怎么在这?”

    顾迟此时的目光宛若冰霜,带着一股不出的压迫感,饶是黄总编自认见过大风大浪,此时还是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顾迟一把甩开他的手,嫌恶地拿出纸巾擦手,低声吐出一个字。

    “滚。”

    黄总编此时酒早就吓醒了,一个屁都不敢多放一个,立刻就连滚带爬的走了。

    ……

    顾以寒一路走出了饭店,胸腔里的火好像还一直在烧,可不想他手机突然响了。

    “喂!顾以寒,你这子是不是想害死我!”电话已接通,黄总编愤怒的声音响起。

    顾以寒一愣,“什么?”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那个苏可歆,是迟耀集团总裁的女人!”

    “什么?”

    “什么什么!我刚才差点就要得手,顾迟突然来了!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这女人有背景,不然借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碰!”

    顾以寒呆住。

    顾迟来了?

    来q市?

    “喂!顾以寒你这子,你有没有在听我——”

    黄总编还在电话里咆哮,可顾以寒已经懒得例会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为了独立,他在杂志圈子里从未公布自己顾家人的身份,因此黄总编这种角色也敢对自己大呼叫。

    他呆了许久,最终还是忍不住,拿起手机,拨通了苏可歆的电话。

    几声绵长的“嘟嘟”,电话终于接通了,电话里响起一个低沉的男声——

    “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