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我们回家
    苏可歆什么都不想反驳,什么都不想解释,因为他知道,对于从来都不信任自己的人,解释的再多,也是错。

    “对不起。”她面无表情的道歉,语气里却毫无歉意。

    对于她这样不真诚的道歉,顾以寒脸色更差,刚开口想什么,可旁边的林筱如突然伸手拉住了他的袖子,楚楚可怜道:“阿寒,算了吧,姐姐都已经道歉了,你就不要和姐姐计较了。”

    不得不,林筱如真的太懂得男人了。

    虽然她很讨厌苏可歆,但她知道,无论如何苏可歆都是顾以寒的初恋,而且没有男人喜欢咄咄逼人的女人,都只会喜欢懂事大方的,因此她这番话,显得她更温柔体贴,反衬着苏可歆不知好歹。

    苏可歆又哪里会不明白,只觉得胸口闷闷的,实在忍不住,轻声咳嗽起来。

    “哎哟。”一听见这咳嗽,原本还一脸怒容的姜玲,赶紧将林筱如拉远了一点,“苏可歆,你还感冒了?你你感冒了,还来跟我们吃什么饭,是不是存心想传染给我们啊?”

    这样荒诞的话,苏可歆只觉得可笑,可抬头,就看见眼前的三个人,果然都是一脸防备的看着自己。

    她突然觉得,心更冷了。

    呵。

    这就是一家人啊,相亲相爱,同仇敌忾。

    而她,只不过是一个外人,一个彻头彻尾的外人。

    她又何必在这里自讨没趣呢?

    “姜阿姨你的没错。”她淡淡道,“我感冒了,不适合和你们一起吃饭,你们吃吧,我先回去了。”

    话落,她不再多看眼前这仨人一眼,只是走出酒窖。

    只是在与林筱如擦肩而过时,她脚步一顿,转过头,就刚好捕捉到林筱如脸上胜利者一般的姿态。

    她淡淡一笑。

    “妹妹。”她开口,罕见的叫林筱如妹妹,“祝你和顾学长,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完这句,她转头就走,不再回头。

    走出林家别墅时,她才发现天已经黑透了。

    林家的别墅和顾迟的别墅一样,方圆几里都根本没有出租车和公交站之类的,苏可歆只好打开手机,刚准备用叫车软件,手机就突然响了。

    看见来电显示顾迟,苏可歆愣了一下,赶紧接通。

    “喂。”

    “喂,是我。”顾迟低沉悦耳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你在你父亲家吃饭么?”

    不知为何,此时听见顾迟的声音,苏可歆竟有几分想哭。

    “好像吃不成了呢。”她开口道,努力想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随意一点,“因为我感冒了,不想传染给别人。”

    顾迟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下,然后问:“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悦海别墅。那个……你先吃饭吧,让张妈给我留一碗粥就好,我马上回去了。”

    苏可歆完之后,电话里却是一片死寂,她不由蹙眉,看了一眼手机,才发现手机竟没电自动关机了。

    该死。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没电。

    苏可歆有些懊恼地摁了好几下手机,可还是毫无反应,她一下子有些崩溃。

    手机没电,她要怎么回去啊?

    苏可歆勉强回忆起林家最近的公交车站,向前走过去。

    好巧不巧的,她今天穿的还是高跟鞋,还没走几步,她就已经磨得脚跟生疼。

    悦海别墅区很大,她感觉自己走了好久,都没有走出去。

    夜风有几分刺骨,苏可歆穿的本来就单薄,忍不住裹紧了外套,咬着牙继续往前走。

    又走几步,她突然看见前方有车灯闪起。

    苏可歆一下子有点激动,想着是不是出租车,但很快她就失望了,是一辆黑色的私家车。

    想想也是,这个区里怎么会有出租车?这里住的人,本来就和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

    只不过……

    这辆车,怎么好像有点眼熟?

    苏可歆还来不及细想,就突然看见那辆车缓缓的行驶到自己面前,停下。

    车门打开,铁板落下,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缓缓滑下。

    苏可歆身子一僵。

    车灯的光晕打在男人身后,脸虽背光看不清,但依稀的影子依旧勾勒出他脸部完美的线条。

    是顾迟。

    这一刹那,苏可歆真的是讶异的一句话都不出来。

    顾迟的轮椅停在苏可歆面前,看着她有些傻眼的模样,没有来的,竟觉得有几分可爱。

    他唇角微微一勾,开口:“怎么?看见我不开心?”

    苏可歆这才回过神,本能的摇了摇头,“怎么会不开心……”

    确切的,应该是很开心。

    在她无助彷徨,精疲力竭之际,是顾迟,再一次出现在她面前,好像能将她从着绝望的深渊里拉出来一般。

    “是么。”听见苏可歆的话,顾迟嘴角的弧度更深,“那我们走吧。”

    苏可歆点点头,可刚想上车时,高跟鞋磨到了脚后跟的水泡,她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怎么了?”顾迟敏锐的发现了苏可歆的异样,就看见她正皱着眉头看自己的脚。

    顾迟微微蹙眉,目光也落在苏可歆的脚踝上,马上就看见被磨出了血的后跟。

    “没事啦,就是鞋子磨脚,很多女生都这样的,明天贴个创口贴就好。啊……你在干什么?顾迟你……”

    苏可歆的脸突然涨得通红,因为顾迟竟俯下身子,伸手握住了她的脚踝。

    顾迟坐在轮椅上,本来就低苏可歆些许,因此弯下腰,就很自然的就苏可歆磨破的左脚给抬了起来。

    骨节分明的手指划过苏可歆的磨到的伤口,顾迟好看的眉头皱的更紧,“都流血了?”

    顾迟的手带着男人独有的粗粝,苏可歆磨破的地方本来就很敏感,此时被抚摸,一种异样的感觉就好像电流一样,一下子从脚踝蹿遍了苏可歆的全身。

    “真的只是伤。”不知为何苏可歆只觉得自己心跳加速,有些慌乱都开口,可顾迟却好像没听见她的话一样,直接褪去了她的鞋子。

    “诶?”苏可歆这下子更加傻眼了,她现在离车子还有一段距离,顾迟这是要让她跳着过去还是光脚过去?

    可很显然,两个答案都不是。

    褪去苏可歆的鞋子之后,顾迟牵住苏可歆的手一个用力,毫无防备的苏可歆“啊”了一声,就落入顾迟怀里。

    顾迟坐在轮椅上,苏可歆斜坐在他的腿上,两人的距离顿时密不透风。

    “顾迟,你这是……”

    这样亲密接触,让苏可歆更加慌乱,可顾迟并没有理会她,只是随意的将轮椅转向了车子,低声道:“走吧,我们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