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顾以寒的身世
    是顾以寒。

    苏可歆如遭雷劈,脸色惨白。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林筱如的未婚夫,竟是顾以寒?

    等等。

    她父亲林海生不是,林筱如的未婚夫是顾家公子么,怎么会是顾以寒?

    难道……

    苏可歆的脸色更白。

    这时,挽着苏可歆胳膊的林筱如做出讶异的样子,然后突然笑了,“对呀,我差点都忘了,阿寒好像以前也在大上的大学呢,而且也是新闻系,是姐姐的学长呢。”

    苏可歆没有答话,只是死死地盯着顾以寒。

    很显然,顾以寒看见她,一点都不吃惊。

    也是,他们当初在一起的时候,她就跟顾以寒过,她是林家的私生女。

    所以,他是明明知道,林筱如是自己的妹妹,还是要娶她么?

    呵。

    昔日的初恋,变成了自己的妹夫,真是有够讽刺的。

    “是啊,的确认识。”苏可歆压下心里的苦涩,故作平静的开口,“只不过好久没见了。”

    对于苏可歆的淡漠,顾以寒眼神微缩。

    这时,房内走出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贵妇,看见苏可歆,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但还是开口道:“可歆来了啊。”

    看着眼前的女人,苏可歆脸色也冷了冷,但还是道:“姜阿姨。”

    眼前的女人,叫姜玲,是她父亲的妻子,也是林筱如的母亲,却不是她的母亲。

    她的母亲,现在还在医院里,只能靠药物勉强维持着生命。

    他们一行人走进餐厅,就看见苏可歆的父亲林海生已经坐在那儿了,看见好几个月未见的女儿,林海生神色没有一丝波澜,只是点了点头打招呼。

    姜玲在厨房里忙着准备晚饭,林筱如和顾以寒在客厅里卿卿我我地喂水果吃,林海生突然低声道:“可歆,你陪我到院子里走走吧。”

    苏可歆本来也不想看顾以寒和林筱如秀恩爱,便点了点头,起身。

    “你妈妈,最近怎么样了?”在院子里站定,林海生开口。

    “还是老样子。”苏可歆脸色淡淡。

    “她的医药费应该不是一笔费用,如果你有需要的话——”

    “不用了。”林海生的话还没完,苏可歆就直接打断,“我自己还支撑的住。”

    林海生蹙眉,“可歆,你又何必那么逞强,我们家也不缺这点钱。”

    林海生这话时一种骨子里的优越感和施舍感,让苏可歆心里非常不舒服。

    “真的不用了。”她压下心里的不悦,“如果你再给我们钱,恐怕姜阿姨会再闹起来吧?我可不想又有人,跑到医院里闹事。”

    林海生脸色闪过一丝尴尬,本来想什么,可抬头看见苏可歆身后,突然变了脸色,“顾公子?”

    苏可歆抬起头,就看见顾以寒手插口袋,正朝着他们走来。

    “伯父。”在人前,顾以寒一直都是温润如玉的模样,“我有些话想跟姐姐,方便么?”

    林海生愣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独自走进房间。

    林海生一走,苏可歆抬脚也想走,可不想立刻被顾以寒拉住。

    “怎么,苏可歆,看见我成了你的妹夫,你一点反应都没有么?”顾以寒低头看苏可歆,语气带着几分讥讽。

    “你希望我有什么反应?”苏可歆冷眼看着顾以寒,“又或者,你希望我叫你,顾家公子?”

    顾以寒捏着苏可歆的手,骤然用力,将苏可歆雪白的肌肤捏的发红。

    苏可歆却仿佛感觉不到痛一样,只是在嘴角扯起一抹嘲弄的弧度,“怎么?还不许我了?曾经连学费都交不起的穷子,眨眼就变成了顾家的公子,人生可真的是捉摸不透呢。”

    苏可歆这番话的时候,与其是咋嘲讽顾以寒,更不如是在自嘲。

    她当初怎么就会愚蠢的相信,顾以寒是一个贫苦人家的孩子?哪有贫苦人家的孩子,连最起码的淘米煮饭都不会,也从来都没有做过公车?

    苏可歆的语气刺痛了顾以寒,他怒道:“是!我以前的确骗了你!可那又如何!如果我不是假装成穷子的样子,怎么能够看清你这个女人的丑恶面目!”

    顾以寒讨厌别人总是叫他“顾家公子”,更讨厌身边的人,总是因为自己的家世接近自己。

    所以在念大学时,他拒绝了父亲送他去英国留学的机会,而是去了隔壁市的大念书,并且装作是一个穷子的模样。

    他也就是在那时候,遇见了苏可歆。

    刚遇见苏可歆时,他真的很珍惜,因为她爱他,只是因为他是“顾以寒”,而不是因为他是“顾家公子”。

    可后来,现实将他狠狠打脸,苏可歆抛弃了“一贫如洗”的他,甚至为了钱,竟然还……

    想到当年看见的那些照片,顾以寒只觉得心如刀绞,手下不由更用力,“苏可歆,怎么,现在知道我不止是你杂志社的主编,还是顾家人,你是不是更后悔了?呵,只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给你吃!”

    苏可歆缓缓抬眸,看着顾以寒愤怒的面容,喃喃自语般地开口,“是啊,这个世界上,如果有后悔药多好啊。”

    话落,不等顾以寒反应,她突然用力甩开了他,“这样一来,我希望我从来都没有遇见过你!”

    冰冷的话语吐出,苏可歆迅速地转头,走回房间。

    走进长廊里,苏可歆才终于忍无可忍,扶住墙,眼泪夺眶而出。

    曾经的她,不想跟顾以寒解释,是觉得解释了也是多余。可现在,她是真的不想解释,不想跟这个欺骗过自己、又从来不信任自己的男人解释。

    事到如今,她才知道,她曾经最为珍惜的初恋,从头到尾,都充满了谎言。

    “姐姐?”

    苏可歆正近乎崩溃之际,耳边突然想起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

    苏可歆抬起头,就看见林筱如站在她旁边,明艳动人的脸上神色莫测。

    苏可歆赶紧憋住眼泪,“怎么了?”

    “没怎么,妈妈需要取红酒,你陪我去吧?”

    苏可歆点点头,跟着林筱如朝着酒窖走去。

    “阿寒其实不喜欢喝红酒的。”选酒时,林筱如突然开口,“呵呵,他好多习惯,完全不像这样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呢。”

    苏可歆不知林筱如为什么要和自己这个,只能“嗯”了一声。

    “所以,当年姐姐没有认出阿寒是顾家公子,也是很正常的。”林筱如继续道,苏可歆的神色突然僵住,抬头看她,就看见她笑颜如花,“不过姐姐,现在就算你再后悔,阿寒都已经是我的了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