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两年前的噩梦
    漆黑的房间,伸手不见五指。

    热……

    好热……

    热的好像要爆炸一样……

    挣扎呻吟之间,苏可歆突然觉得身子一沉,皮肤贴上什么凉凉的东西。

    苏可歆贪婪地想要去抱住那股清凉,可不想,突然,她听见男人沉重的呼吸。

    不对!

    苏可歆朦胧的意识这才清醒了一些,挣扎地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可却已经来不及了。

    身下传来撕裂般的疼痛,让她尖叫出声。

    紧接着,是愈发激烈的攻势,层层叠叠,一波接着一波。

    疼痛、恨和羞耻,几乎要将苏可歆完全的淹没,她想挣扎,可却无力,只能承受……

    无边无尽的黑暗和疼痛之后,四周的景象突然变化。

    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苏可歆拖着满是淤青的身子,裹紧身上破碎的衣衫,踉跄地走在暴雨里,手里拿着手机,一次又一次,近乎疯狂地拨打一个号码。

    阿寒……

    阿寒你在哪里……

    我好害怕,你快来救救我……

    可无论她怎么拨打那个号码,听到的只有一个冰冷的女声——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最后,苏可歆终于支撑不住,整个人跌倒在在雨里……

    ……

    看着床上不断冒着冷汗的苏可歆,顾迟不由剑眉微蹙,看向旁边在打点滴的医生,“她真的没事么?”

    “顾少放心,少夫人只是受寒发烧了。现在估计只是做噩梦吧。”

    顾迟眉宇这才松开些许。

    医生离开房间后,顾迟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苏可歆,刚想伸手去探一探她的额头,可不想这时,苏可歆整个人突然微微战栗起来。

    “苏可歆?”顾迟不由再次蹙眉,“你没事吧?”

    苏可歆显然人还没有醒来,惨白干裂的嘴唇微微开阖,似乎在喃喃些什么。

    顾迟的眉宇更加紧锁,微微俯下身子,这才听见苏可歆在呢喃什么——

    “阿寒……救救我……你在哪……阿寒……你不要不相信我……”

    阿寒?

    顾迟直起身子,眼底微沉。

    这一听,就是个男人的名字。

    看着床上的苏可歆,脸色虽然苍白虚弱,但依旧遮掩不住眉眼里的柔美,特别是微颤的睫毛,是顾迟从未见她流露过的软弱和以来。

    顾迟沉吟。

    仔细想来,似乎从遇见这个女人开始,她一直都是心翼翼却又疏离的,不要依赖了,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依靠自己。

    可她在睡梦中,对那个叫做“阿寒”的男人,却是满满的眷恋和依赖。

    关于苏可歆的过去,他是让杨佐调查过的。但他做事讲究效率,因此所有的故事,不过都是简单地总结概括罢了。

    比如他知道,她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可在两年前,发生那件事之后,她就和初恋分开了。但他并没有过问她初恋的姓名和背景,但如今看来,这个阿寒,应该就是她的初恋了吧。

    想到这,顾迟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烦闷。

    这时,苏可歆突然缓缓睁开了眼。

    顾迟收起心里的思绪,低头看她,“你没事吧?”

    苏可歆眨了眨眼,才反应过来自己竟是躺在别墅的房间里,手上是还打着点滴。

    “是你送我回来的么?”苏可歆开口,感觉嗓子几乎要冒烟。

    “嗯。”顾迟淡淡应了一声,从床头柜拿起一杯热水递给她。

    “谢谢。”苏可歆接过,口口的啜饮。

    看着苏可歆的神色又恢复了熟悉的疏离和礼貌,不知为何,顾迟心里的烦闷更甚。

    “苏可歆。”顾迟蓦地开口,“阿寒是谁?”

    “咳咳咳!”

    苏可歆完全没有想到顾迟会突然问出那么一茬,一下子就被水给呛到了,剧烈的咳嗽起来。

    “心点。”比起苏可歆的失措,顾迟只是平静地帮她抚背。

    苏可歆慌张地抬眼,就看见顾迟也在看自己,只见他目光微垂,落在她红肿的下巴上。

    好刺眼。

    顾迟立刻从床头柜上的医药箱里拿出膏药,挤在手上,涂上苏可歆红肿的下巴。

    下巴上传来丝凉的触感,苏可歆依旧有些警惕地看着顾迟,犹豫着开口:“你怎么知道阿寒?”

    “你自己在做梦的时候喊的。”

    苏可歆一愣,这才想起方才在昏睡中,她梦见了两年前的事。

    眼神不由自主地暗了暗,苏可歆还没想好如何作答,顾迟就不疾不徐地再次开口。

    ‘苏可歆,我不在意你过去发生了什么。但我希望你明白,你现在是我的妻子,而我,不喜欢我的女人,嘴里喊别人的名字。”

    顾迟哪怕这番话时,语气依旧是清冷淡漠的,可偏偏苏可歆听在耳里,感到一股不出的压迫感。

    特别是眼前的一双黑眸,看似平静,但深邃幽黑,苏可歆完全读不透底下的情绪。

    顾迟这时帮苏可歆涂完了药,苏可歆垂眸,“谢谢。”

    “不用。”顾迟神色淡淡地收好药膏,“我不喜欢你身上有别人的痕迹。”

    苏可歆身子又是一僵。

    虽然她什么都没有,但似乎顾迟都已经知道了。

    感受到下巴上药膏的凉意,苏可歆突然意识到,顾迟这个男人远比她想象的要霸道和难以捉摸。

    “我知道了。”不知不觉手心已经渗出了汗,苏可歆只能低头应了一声。

    “早点休息吧。”顾迟转动轮椅,“今晚我睡客房。”

    话落,他没有等待苏可歆的回答,直接就离开了房间。

    房内,苏可歆一个人倒在柔软的被褥之中,毫无睡意。

    翌日。

    苏可歆打了点滴后人已经精神了很多,她决定还是去上班,但起来收拾东西时,她发现自己的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名牌包包。

    “王妈。”这时她刚好看见王妈上来收东西,便问,“我的包呢?”

    “少夫人,你的包昨天都给雨淋坏了,这是少爷让人给你新买的。”

    苏可歆一下子为难起来。

    顾迟给她买的包她认得,是香奈儿,动辄几万的牌子,哪里是她这个工资买得起的。但偏偏她的包已经被扔了,她也没别的包,只能硬着头皮拿起这只。

    下楼吃了早餐,苏可歆刚准备用手机叫车,不想顾迟开口:“你病还没好全,今天我送你去公司。”

    “不用了。”苏可歆有些慌了,“我一个人……”

    可顾迟已经转动轮椅,走向门外,丝毫不给她商量的余地。

    苏可歆挫败,只能歪着脑袋跟他上车。

    所幸顾迟上班的时间比她早一些,宾利到达公司时,楼下还没有什么人,苏可歆了一句“再见”之后,就飞速地下车。

    顾迟看着她的背影,眼神微沉。

    这是什么反应?她就那么怕别人知道他们俩的关系?

    苏可歆下车下的太急,完全没注意到身后两道火热的视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