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你以为我对你余情未了?
    苏可歆瞪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顾以寒。

    看着苏可歆一脸这样,顾以寒没来由的,只觉得心里一阵烦躁。

    这个女人,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跟他装傻么?

    他直起身子,再次走到苏可歆面前,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眼神里的厌恶和不屑愈发浓郁,“苏可歆,你以为,我顾以寒,会对一个为了钱就出卖自己身体的女人,还存有什么留恋么?”

    苏可歆如遭雷劈,脸色惨白。

    “你……你知道两年前的事?”苏可歆哆嗦着嘴唇,勉强出一句话。

    “呵。”看见苏可歆的第一反应不是否认,顾以寒没来由的,就感到心里一阵钝痛。

    该死的,顾以寒,难道你原本还在期待什么么?两年前的事早就是证据确凿,你还心怀什么侥幸!

    想到这里,他捏着苏可歆下巴的手更加用力,声音更冷,“对,我知道,而且我两年前就知道了。苏可歆,我可真该谢谢你啊。就是因为知道了我爱了三年,宠了三年的女人,是这样肮脏的货色,我才终于下定决心,去美国留学。”

    苏可歆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整整两年了……她不止一次的想过,两年前在她最脆弱最需要顾以寒的时候,他为什么会突然出国留学。

    而现在,她终于知道了。

    竟然也是因为那件事。

    可她也觉得奇怪,两年前,顾以寒明明是在那件事闹大之前就离开出国了的,难道,他在事情闹大之前,就已经知道了?

    可是怎么可能……

    但现在显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苏可歆被捏的脸色苍白,但还是挣扎道:“顾以寒,两年前的事就是一个误会,其实我——”

    “误会?”苏可歆的话彻底惹怒了顾以寒,他的音调骤然拔高,捏着苏可歆的手愈发用力,苏可歆疼得整张脸都皱做一团,“哪来的什么误会。要我看,是你看见两年前一贫如洗的穷子,如今突然发达了,成了总编了,你就后悔了,所以来跟我是误会?”

    道这,顾以寒的眼底闪过猩红,一把将苏可歆的脸抓向自己,“苏可歆,我告诉你,如今的顾以寒,可没有那么好糊弄!”

    苏可歆看着眼前这张曾经最熟悉的脸上,满是怨恨和戾气的神色,只觉得震惊和心痛。

    她想解释,可张嘴话到了嘴边,却一句都不出来了。

    又有什么好解释的呢?

    如果顾以寒真的信她,当年又怎么会问都不问她一句都离开?

    打底,打心眼里,他早就相信她是一个为金钱出卖自己的拜金女。

    更何况,就算他相信了她的解释,又如何?

    如今的她,嫁做人妇,早就不是曾经的苏可歆了,一切,都早就回不去了……

    想到这里,苏可歆努力压下眼眶的算账,深呼吸一口,蓦地抬头。

    “顾以寒。”她低声开口,语气平稳的不带一丝波澜,“你的没错,当年的事,就如同你知道的一样。不过有一点你弄错了,那就是如今的我,没有想和你发生什么,你是总编也好,总裁也罢,和我苏可歆,都没有一点关系。”

    话落的刹那,苏可歆就突然感觉到自己下巴上顾以寒的手更加用力。

    但下一秒,他又突然将她甩开。

    苏可歆踉跄地扶住墙才勉强站稳,抬头就看见顾以寒冷冷的看着自己,那眼底的不屑和厌恶深深地刺痛了她。

    可痛就痛吧,总比纠缠不清好。

    想到这,她生生咽下喉咙口那热乎乎的哽咽感,飞快地道:“总编如果没事了,我就先走了。”

    话落,她根本不敢多看顾以寒一眼,飞快地离开了办公室。

    苏可歆一路跑出杂志社,来到楼下的时候,才发现外面大雨倾盆,而她好巧不巧的,把伞忘在了办公室里。

    可她根本没有勇气回去拿伞,哪怕知道顾以寒会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她都没有勇气上去。

    真是懦弱啊她。

    看着哗啦啦的雨水,苏可歆原本想打车,可偏偏下班高峰,加上暴雨,哪里打的上车,打车软件也不顶用,最后她只能咬了咬牙,将包顶在脑袋上,迅速地朝着地铁站飞奔而去。

    拖着湿漉漉的身子挤了一路的地铁,出地铁站时,她侥幸地期待着雨已经停了,可偏偏老天都想折磨她,外头依旧是暴雨不止。

    苏可歆依旧打不到车,只能站在地铁站旁边傻傻的等。

    她记得,两年前,也是这样一个暴雨的夜晚,她失去了她最珍贵的东西……

    紧接着,她又失去了顾以寒,这个她原本以为会陪她执手到老的男人。

    两年前的那种绝望感,好像某种粘腻的爬行生物一样,一点点爬上她原本已经麻木的心。

    苏可歆忍不住抱住自己的肩膀,人也蹲了下来,蜷缩作一团。

    冷……

    真的好冷……

    浑身冷的都在发抖,就好像两年前的那一夜一样……

    就在回忆和情绪要将苏可歆彻底淹没之际,她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架轮椅,还有轮椅上笔直修长的一双腿。

    苏可歆一愣,吃力地抬起头,就看见顾迟在自己面前,身侧站着杨佐撑着伞。

    磅礴的雨帘模糊了他英俊的面容,周身依旧是清冷的气息,虽是坐在轮椅上,可此时的出现,却宛若天神一般,碾压苏可歆心底原本所有的悲凉。

    苏可歆睫毛微颤。

    顾迟?

    “你在这里干什么?”顾迟低头看着蹲在地上的苏可歆,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语气带着隐隐的怒意,“你淋雨了?”

    苏可歆这才反应过来。

    她慌张地想要站起来,可不想刚起来,就突然眼前一黑,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顾迟也是怔了一下,但反应很快,就稳稳地接住了苏可歆。

    感觉到怀内女人身上烫的不正常的温度,顾迟眼神一沉,垂眸,目光落在苏可歆下巴上方才被顾以寒给捏红了的印记上,他的黑眸不易察觉的缩紧。

    “回去吧。”神色的变化稍纵即逝,顾迟很快恢复了淡漠,低声一句,就抱着苏可歆,滑动轮椅朝着旁边的黑色宾利滑去。

    顾迟的车停在地铁站旁一个隐蔽的角落,因为轮椅上有苏可歆和顾迟两个人的重量,轮椅无法像以前一样滑上去。

    “顾少。”一旁的杨佐忍不住开口,“我来吧。”

    “不用。“不想,顾迟淡淡道,只是将怀里的苏可歆调整了个位置,直接横抱着她,从轮椅上给站了起来,走进车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