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021
    :[]

    http://www.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翁如曼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睡得有点昏昏沉沉,睁眼看到身边睡了周森的时候有一瞬间恍惚,随后回想起之前两个人做的事情。

    周森可以说是天赋异禀了,跟他做的那种舒服感非常奇妙却又很真实。

    她才醒过来,周森也跟着醒了,就好像是在她大脑里装了一个跟踪仪,随时关注到她。

    “如曼姐,还想睡吗?”他揉揉眼睛,声音有些哑意,比平时低沉一些,听起来更成熟。

    “几点了?”翁如曼坐起来,发现自己没有穿衣服,用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体。

    周森翻了个身,伸手在床边柜子上把时钟转过来看了一眼。

    “六点三十二。”

    “嗯,起来吧。”

    周森仰躺在床上,深吸一口气之后坐起来,他穿了内裤,下床的时候从背后看他的屁股看很翘。

    他很快把她的内衣裤拿过来,手里还端了一杯水。

    先把水递过来。

    “喝点水,之前烧的。”

    水还温温的,翁如曼拿起来喝了一口,感觉喉咙很舒服。

    然后他接过杯子把衣服递过来,翁如曼转衣服的时候他就将杯中剩下的水一饮而尽。

    然后坐在床边发呆。

    一切都好像是在做梦。

    如果这只时候翁如曼从背后抱住他,就像他梦里见过的一样的话,那他就能肯定这又是一场臆想。

    但是她没有,她????地在他背后穿衣服。

    “吃完饭去逛逛街怎么样?”

    很日常的一句话,却胜过许多甜言蜜语。

    “好。”周森答了一句,然后去外面把自己的衣服裤子都穿好。

    翁如曼看脸上的妆花了,索性就卸掉了。

    素颜的她更让周森喜欢,大概这是男人们的通病,喜欢自己的女人素颜,因为觉得这样就已经很美了。

    她也没有顾忌自己在周森心里的形象,把头发松松扎了个低丸子,脸颊两侧留了些许修饰脸型,看起来居家很多。

    翁如曼的皮肤天生就很白,后来学会护理之后每天都严格防晒,所以一点也看不出来老态,也没有斑点皱纹。

    她其实挺会享受生活的,钱怎么都赚不完,她喜欢消费,买自己喜欢的东西,适合自己的东西。

    她的钱没有白花,素颜的她看起来温婉且可爱。

    周森喜欢这样的她,很喜欢,喜欢到不想让除他之外的任何人看到翁如曼现在的样子。

    出门的时候简直想把她揣在自己的胸口。

    他眼里的痴迷并未掩饰,看着她的时候总是那么专注认真。

    翁如曼在玄关换鞋的时候他都想蹲下来帮她换,被翁如曼拦住了。

    她觉得周森的行为好像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可是他表现得那么自然。

    两个人都很饿了,午饭没吃,还搞了一下午,体力严重透支,尤其是一直辛勤劳作的周森。

    翁如曼带他去熟识的店里吃饭,点了很多印象中他喜欢吃的菜。

    其实周森过去三年都是在学校吃的,盐水菜,不管炒什么都能做出同一个味道的食堂。好像味觉已经失灵了,吃什么对于他来说都差不多,除非是翁如曼自己做的。

    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情侣一样的相处。

    又好像有些差别,翁如曼对他并没有那种女人恋爱之后的热切和亲密。

    她好像邻家的姐姐,偶尔和他说几句话而已,其他时候都在吃饭。

    周森的心慢慢降温。

    也低头认真吃饭。

    翁如曼先吃好,坐在对面看手机。

    周森正吃着,忽然听见有人从自己背后叫了一声“曼曼。”

    他首先抬眼去看翁如曼,她的身体忽然就僵了。

    周森转头去看声音的来源。

    是一个中年女人,穿着修身的旗袍,头发低低挽着,手里拎着复古的小包,看上去很热切地过来。

    “曼曼,怎么在这里吃饭?”她走过来,随后看到座椅上不是翁如望而是另一个陌生的男孩有点奇异。

    “这个小伙是谁啊?”

    翁如曼站起来跟她问好“阿姨,这是我一个弟弟。”

    那个女人点点头,笑意并没有减少。

    “你和阿朗这段时间怎么都不回家来吃饭了?阿姨一个人在家好寂寞的,你们都不来陪陪老人家。”

    她看起来也才四十来岁,很年轻,而且温和让人没办法对她产生不好的印象。

    “对不起阿姨。”翁如曼在向她道歉。

    “哎呀,瞧你说的什么话,阿朗这段时间是不是忙了,没时间陪你,阿姨打电话骂他,坏小子,放着自己老婆不管,一天天都在干什么。”

    周森知道这是谁了,一口饭都吃不下去了。

    “阿姨,别……”

    翁如曼拦住应娟,但是她已经从包里拿了手机。

    “阿姨……荣朗没有跟你说说吗?”

    “我们分手了。”

    翁如曼垂头,手拉着应娟。

    她十分不敢相信的样子“阿朗没说,他是不是惹你生气了,混小子,回家让他爸收拾他。你怎么不早跟阿姨说他欺负你了。”

    “没,他没欺负我,是我的问题。”

    应娟握住她的手“你的为人怎么样阿姨不知道吗?一定是荣朗个小混蛋犯了错,你等着阿姨给你出气。”

    应娟的手保养得很好,柔软却有力。

    “小情侣之间总是会有问题的,阿姨一定站在你这边。”应娟好像是她的母亲,生气得不行,觉得是荣朗犯了错。

    “娟子……怎么了你们这边?”另外几个中年贵妇一样的人走过来。

    女人之间就算是好朋友也会有明争暗斗,应娟很在面子,这时候肯定不愿意让别人看笑话,她对翁如曼很好,所以翁如曼也没有办法让她被别人在背后说闲话。

    跟几个女人礼貌地打了招呼。

    应娟勾了一下耳边的头发,大方地笑着“曼曼带着她弟来吃饭呢。”

    那些人有的知道翁如曼有弟弟,但是从没见过,所以也没有什么其他想法。

    “过来跟阿姨们打招呼。”

    她招呼周森过来。

    她脸上挂着和缓的笑意,周森没有拒绝。

    他低着头,跟着她一个一个叫过来。

    “这就是曼曼的弟弟啊,长得真俊。”

    翁如曼没有否认。

    周森的手指蜷起,内心一股抑郁的黑潮将他淹没。

    “阿姨你们来这边逛街的吗?”

    翁如曼笑着跟她们说话。

    “对啦,你未来婆婆说你们这段时间都不来看她,她在家很无聊啦,就约着我们几个出来逛逛。”一个阿姨笑道。

    “嗯,我们这段时间都比较忙,明天就去看阿姨。”

    几个阿姨吃吃笑,“还叫阿姨呢,怎么不叫妈妈?”

    周森的拳头捏得很紧,不敢抬头,他眼中的恨意遮掩不住。

    “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啦,我们可都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你婆婆也很期待你进门呢。”她们一起打趣翁如曼。

    “听说这个月底有个好日子,不如凑近就办了呗。”

    “瞧你们,把我们家曼曼燥得,太坏了,走啦走啦,小年轻的事你们就别插嘴了。”应娟招呼那群女人走。

    “叫上你家曼曼啦,正好你不是要给她买包吗?让人跟着来呀,万一你欣赏的人家不喜欢就不好了。”

    应娟也看向翁如曼。

    翁如曼笑了下“好啊,我陪阿姨你们去。我先让我弟弟回去了。”

    她转头看向周森“你先回去吧,我晚点回来。”

    周森抬眼看她。

    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嗯。”

    很镇定地离开那里,但是背影看起来伶仃又可怜。

    “曼曼,走啦。”应娟拉了一下她的手,翁如曼这才把视线从他离开的方向收回来。

    她深呼吸,调整自己的情绪,然后跟着应娟走了。

    她没有办法看着应娟难过,她会告诉她一切,但是至少不是现在。

    她的身材不符合当下人的审美,但是这群阿姨倒是都很喜欢她,圆润,丰满,一看就是旺夫相。

    应娟非要给她买衣服,那群阿姨在一边调笑“哟哟哟,看看曼曼的腰和胸,是女人都会嫉妒的了。”

    她的腰不细,但是由于胸和屁股都很饱满,所以显得纤细,比例算是比较好的。

    应娟给她挑了两条裙子,又买了一个包,如果不是翁如曼拦着,她估计还能给她买几双鞋。还给翁如望和周森一人挑了一件年轻人穿的潮牌t恤。

    东西有点多了,翁如曼死活不让应娟拎,她一手拎几个跟在她身边。

    买完了东西大家刚下电梯,迎面跟荣朗的视线对上。

    他的气色很差,没有精神,有点落魄的感觉。

    看到翁如曼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随后黯淡,转开视线。

    应娟打了他一下“没看见曼曼拎着这么多东西吗?还不帮她拎着,不然我要你来干什么的呀?”

    荣朗走上来接过她手里的购物袋。

    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们之间的不对劲。

    最富态的黄阿姨笑着说:“哟,小夫妻俩还闹矛盾呢,难怪不在一起吃饭,夫妻俩,床头打床尾和的,有什么好计较的。”

    翁如曼没有接口,她的笑容消失了。

    应娟上来挽住她的手,然后打了一下荣朗“肯定是这个坏小子搞的鬼,回家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几个阿姨都在笑。

    荣朗拎着东西走在前面,一行人到了停车场,各自坐车回家,只剩下荣朗母子和翁如曼。

    应娟的脸也冷下来了,坚硬的小手袋往他身上砸“你说话啊,混蛋,你怎么惹曼曼生气了。”

    “阿姨……别,是我们性格合不来。”翁如曼拉住她的手。

    “合不来?你们都在一起几年了,现在才说合不来?”应娟绕过她去打荣朗“你还有脸作出这种鬼样子,你不会去哄哄曼曼的吗?荣朗你可是个男人!”

    荣朗垂头,一言不发地让她打。

    “阿姨,对不起,是我不好,真的,荣朗很好。跟他在一起有过快乐,但是我们不适合结婚。”翁如曼抱住她的手。

    应娟忽然就流泪了。

    她抱住翁如曼“好好好,你做的决定阿姨都很支持,但是你能不能再想一想。他有什么不好你们毕竟在一起这么久了,我会让他改的,真的曼曼,请你看在我的面上再想一想好不好?”

    翁如曼不知道为什么也想流泪。

    她轻轻拍应娟的背“阿姨,对不起。”

    荣朗始终站在她对面,没有勇气往前走一步。

    他人生的前二十八年都太过顺畅,可以说是一帆风顺,直到翁如曼跟他分手。

    这个打击对于他来说太大。

    越是去深思越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全是自己的错,是他自己不坚定,是他虚荣,是他从来不表达自己的爱意,是他仗着翁如曼爱他所以肆无忌惮。

    一切都是他的不好。

    这几天过得很恍惚,整日整日地坐在家里的落地窗前面。

    他们过去时常在坐在那里,他打游戏,翁如曼就靠着他看书。

    这一切都被他弄砸了。

    他不敢看翁如曼,过去的她还在他回忆中,他可以麻痹自己,但是见到真实的她,一切都会破灭,所以他不敢抬头,不敢跟她对视。

    他是个懦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