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007
    :[]

    http://www.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荣朗到翁如曼家楼下已经快十二点了,门卫认识荣朗,也没多想就给放进来了。

    万非将他放在楼下的花坛边坐着,自己走到楼下去按铃,按了好一会儿才有人接通。

    “谁?”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带着一点困意和警惕。

    万非吓了一跳,不过想起翁如曼她弟和她住在一起,就以为那是翁如望。

    “额,我是你姐夫朋友,你姐在家吗?荣朗他喝醉了。”

    那边沉寂了几秒,利落挂断了视讯。

    万非以为对方是要下来了,结果几分钟没有见到人,又按了门铃。

    同一时间翁如曼穿着睡衣出来,看到站在玄关处的周森。

    “谁?”

    周森正准备挂断视讯的手顿住,“不知道。”

    翁如曼走过来看,是万非,对方已经有些不耐烦。

    “怎么了?”她接通之后问那边。

    万非还怕她不接,连忙说“荣朗喝醉了,一直朝着要来你这边,我把他送到你楼下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啊。”

    说完还不等翁如曼反应就跑了。

    以万非的性格,实在很可能是把荣朗放在下面了,翁如曼头大,把视讯切断,叹了一口气,去房间穿了件外套准备下去看看情况。

    “我和你去。”周森已经穿上了些站在玄关下面。

    翁如曼其实有些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周森,但是荣朗醉醺醺的的确也不知道要怎么解决好。

    “走吧。”她把外套拉链拉上。

    她睡衣领口露出来的地方诸多红痕,都是周森前一晚的杰作,他眸色暗沉地看了一眼。随即那些都隐藏在了另一件衣服下。

    两人下楼,果然在花坛边看到坐得歪歪斜斜的荣朗。

    翁如曼站在那里一时间没有言语,往前走了几步。

    “荣朗,醒醒。”她半弯腰拍拍他的脸。

    荣朗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随后额头轻轻抵在她的肩膀上。

    用很小的声音说着:“如曼,对不起,回家好不好?”

    他的手很热,握在她的肩膀上。

    翁如曼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怎么喝这么多,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荣朗稍微用了一些力“对不起,我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原谅我。”

    其实他自己都疑惑,那些算是什么错误呢?

    他跟梁凝甚至都没有接过吻。

    “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翁如曼心情已经平静下来了,她决定的事很少改变。

    “我跟她真的没什么!如曼,原谅我!”

    他那么急切地证明着自己。

    翁如曼轻轻笑了一声“嗯,原谅你。”

    还没等他放松身体,她继续说“但是我说分手不是开玩笑的。”

    荣朗身体僵硬了。

    “荣朗,不用挽回了,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改变主意。”

    荣朗在装醉,或者说他其实没有醉得那么厉害。

    他们都知道,他只是借着酒意把自己的自尊踩在脚底向她恳求一个言和的机会。

    “为什么?”

    他立刻反应过来“你喜欢上了别人?”

    翁如曼摇摇头,“跟别人没有什么关系,是我自己的问题。”

    “那你告诉我!”

    他的手抓得翁如曼疼痛,但是她没有什么反应。

    “因为我的独占欲太强了,荣朗,相信我,你不会想要了解真正的我,你不会想看到我那样的。”她抬眼看着他。

    “如果我说你要继续跟我在一起,以后不能再跟别的女人说话,不能想别的女人,不能跟别的女人接触,随时告诉我你在做什么,跟谁在一起,你能做到吗?”

    荣朗做不到。

    他厌恶被女人束缚,他在意私人空间。

    说出这些话的竟然是一直给他最大空间的女人,真是不可思议。

    “你从来没有说过这些。”他慢慢松开手。

    “嗯。”

    因为知道这些根本没有人可以做到,她以为自己可以克服。

    实际终于知道,自己做不到,她内心就是这样的。

    “我送你回家。”她伸手,荣朗握住。

    站起来,随意拍拍裤子上的灰,站直了身体。

    “你回去吧,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那我送你去坐车。”

    “嗯。”

    两个人并肩走在一起,周森站在他们身后看着这两人。

    荣朗一点都没有注意到这么个存在。

    路灯下,两个人的身影被拉得很长。

    周森正好在翁如曼影子的一侧。

    正好有出租车驶过,翁如曼招手,它在路边停下。

    “我们还会是朋友吗?”

    荣朗进出租之前问了她一句。

    翁如曼依旧是温柔神色“不是了,连陌生人都不是。”

    轻推了他一把,跟司机说了那个早已熟悉的地址之后关上了门。

    车子启动,荣朗像是一尊雕像一样没有再动。

    翁如曼站在小区门口,看着车子消失在路的尽头,这才转身。

    她差点都忘记周森,他个子那么高,刚才竟然一点声响都没发出,让人下意识就忽略了他。

    “走吧。”她往前走了两步。

    周森跟上,走在她身侧。

    “如曼姐,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

    “希望自己另一半不要跟女性接触。”

    翁如曼“嗤”笑出声,像是不怎么在意一般“假的啊。”

    周森却在她说出这话之后拉住她的手。

    她停下脚步,想要把手抽走。他的力气却有些大。

    眼睛坚定地看着她。

    “我可以做到,如曼姐说的这些,不跟除你之外的女人说话,不跟她们接触,心里只有你一个,我可以做到的。”

    翁如曼下意识摇头,却被他拉得更近。

    “不仅如此,我也只会有如曼姐一个女人,我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女人。”

    他们已经挨得很近了,他弯下腰在她耳边说。

    他应该是鼓足了勇气,声音里还带着一点点颤抖。

    他的喉结在动。

    恳求的眼神那么可怜,像是一只流浪街头没有人收养的小狗。

    翁如曼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明明和旺旺一样是她的弟弟,为什么会有这种心思,难道只是因为自己占有了他的初次吗?

    从没听过男人也会有初夜情结。

    她的眼神不加掩饰地透露出疑惑和不解。

    甚至没有注意到他的唇靠得越来越近。

    被吻住了。

    简单的唇肉接触,柔软的,带着男人气息的唇。

    他这样青涩,大概之前没有接过吻,显出一种不知所措和热血少年的莽直。

    他的舌头钻进去了,撬开了她的唇齿。

    翁如曼这时候才意识到两人在做什么,想要挣扎,却被他搂得很紧,双手推着他的肩膀,对方却已经是成年的身量,肌肉隐藏在衣服下面,她哪里推得动。

    更何况……

    大概还是有些意动。

    周森的舌头跟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伙子一样在里面乱窜,又咬又吸,毫无章法,但是翁如曼浑身发软,好像灵魂都被吸走。

    周森意犹未尽地停下,翁如曼已经完全软在他的怀里,靠着他的手臂才能勉强站立。

    她以为就到这里结束了,结果周森深吸一口气之后又开始了。

    原来停下来只是为了换气吗?

    这次他温柔许多,也带着些许抚慰的意思。

    一寸寸舔舐过她的口腔粘膜,她的齿粒,舌根,吻得她心痒痒。

    挠不到,蹭不着。

    许久才停下,两个人都在吸气。

    是翁如曼把他推开了,隔在两人之间的那东西反应太激烈了,隔着几层衣料都让人难以忽视。

    周森忽然笑了。

    “昨天如曼姐喝醉了,或许今天这个才算是我的初吻。”

    翁如曼的头又大了。

    她要说什么,嘴唇被他的手指轻轻按住。

    “刚才舒服吗?”

    翁如曼的脸更红了,眼睛里都漾起水光。

    一个吻而已,竟然勾起了她纯粹的生理欲.望。

    “我才是最适合如曼姐的人。”他那么笃定,眼睛里像是揉碎了的星河一样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