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1
    :[]

    http://www.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男友

    文/繁于

    2017.6.30

    荣朗到ktv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包房里的气氛正热,大家都知道他是翁如曼的男朋友,过来接她,他跟里面的人打了招呼之后就走到翁如曼在的角落里。

    翁如曼垂头靠着沙发似乎已经睡着了,荣朗过去撩开她的头发,轻轻拍她的脸。

    “如曼,醒一醒,我来接你回家。”

    翁如曼明显是喝多了,睁开的眼睛雾蒙蒙的十分茫然,似乎分不清这是哪里,荣朗又为什么会来。

    缓了几秒才意识到现在的状况,用手扶着额头慢慢坐直。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才窜进耳朵里,让她的心霎时间烦乱起来。

    “几点了?”声音微微沙哑。

    荣朗从茶几上拿了一瓶水拧开递给她喝了几口才看了手表“十一点二十。”

    “嗯。”

    她抬眼看,工作室小年轻们都还十分兴奋,估计还能玩很久。

    荣朗伸手要牵她起来,她垂眸看着递过来的那只手,久久都没有动作。

    旁边刚毕业的郑惠然看到这边,忙用手肘捅了捅正在看手机的徐芊芊。郑惠然眨了下眼对方就了然地和她一起看向荣朗和翁如曼这边。

    女人的八卦直觉告诉她这两人这段时间肯定不对劲,之前荣朗常来接翁如曼下班,但是这段时间都没有看到他的踪影,今天这次聚会翁如曼肯定也没有跟他说过,要不是自己打电话给他,荣朗估计根本不会过来接她。

    翁如曼还是把手放上去了,荣朗把她拉起来,有力的手掌握紧她的手。

    “那你们慢慢玩,我们先回去了。”荣朗跟大家打招呼,大家跟他也熟了,调笑让他晚上好好“照顾”翁如曼。

    他搀扶着翁如曼就往外走,她踉踉跄跄,路都走不稳,但也不倚靠他,而是自己努力走成直线。

    她在生气,荣朗意识到之后也失去了耐心。

    将她带到车上系好安全带,一语不发地驱车送她回家。

    翁如曼一直靠在座椅靠背,头朝着窗户那边,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想事情。

    她喝醉了就是这样的,和平时温柔形象很不一样,十分冷漠,像是披着同一具皮囊的另一个人。

    手机响了,荣朗看清屏幕上的显示,往旁边看了一眼之后挂断了。

    翁如曼身侧的手攥紧又松开,面上却没有什么表情。

    二十多分钟的车程两人之间一句话都没有。

    翁如曼的酒意慢慢发散出来,意识更是不清醒。

    但是她心里存着唯独的一丝理智。

    荣朗半搂着她进电梯,在电梯里他的手机又响了。

    翁如曼这时候醉得浑身软,他一手揽着她,一手把手机接通。

    “什么?严重吗?”

    “在哪?好,我马上就到。”

    随即挂断了电话,电梯门打开,他疾步把翁如曼送到了家门口,正在她的包里找钥匙,翁如曼绵软的手轻轻握住了他。

    荣朗一滞。

    “荣朗。”

    “嗯?”

    “来接我之前你在哪?”

    他的手在包里寻到钥匙,拿出来却没有立刻开门。

    翁如曼原本轻柔的嗓音被酒液压沉,让他竟然觉得有些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气去回答这个问题。

    “上个星期你出差回来以后又去了哪里?”

    她知道了。

    荣朗心中悬石压下,让他想要暂时逃离,有心虚,也有不被信任的沉重感。

    “你醉了,明天你清醒了我们再谈。”

    她低低笑了一声,垂着头,发丝间露出了雪白颈脖。

    他们一个多月没有做了,荣朗看到她的肌肤有些意动,但是现在并不是个好时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把钥匙拿过来开门。

    拧开门锁那一刹那,翁如曼从背后抱住他。

    “别走。”她的头抵在他的脊背上。

    “如曼,乖一点,我现在有事情必须离开。”

    他将她抱到前面,低头想要亲吻她。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有一种极度的不安感,必须要通过这样的方式确认一下。

    翁如曼侧开头避过了他的亲吻,双手抵在他的胸口阻止他的动作。

    “分手吧。”

    荣朗愣住,似乎一时间没有听清她说了什么。

    “你说什么?”

    “分手。”热气一阵阵侵袭着她的大脑,她很努力地将这两个字明晰地说出来。

    “你喝醉了。”荣朗只当她是喝醉之后的撒娇,之前的女朋友都有过这样的行为,用分手来让他心急,让他意识到对方的重要性,以换他的温柔。

    她们都没有做到,但是翁如曼做到了。

    他明知道那是醉话,心脏还是为之一颤。

    “乖,明天下午一起出去吃东西,你现在回房间去睡觉。”

    他强硬地将她抱起来,用手肘开了灯,低头把鞋子蹭掉,结果发现玄关处还有一双男款运动鞋,款式普通,但是很干净。

    他没有多想,把她抱回房间去,把她的鞋子拿到外面,又拎了一双她的拖鞋进来放在床前。

    “我走了。”

    回应他的是翁如曼冷漠地翻身,背对他。

    “如曼……”他低低喊了一声她的名字,想就这么留下来,但是又来了一个电话。

    他愣了一下,接通。

    对方只是很客气地跟他说自己没事,让他不用过去。

    “我很快就来。”他挂断电话,也不知道要跟翁如曼说什么,只好转身离开。

    在外面敲了另外一间客房的门。

    “如望,你姐姐喝醉了,晚上你看着她点。”

    里面没有回应,估计是睡着了。

    荣朗想着医院里的人,还是选择很快离去。

    他走后没有多久,翁如曼就从床上起来了,赤脚踩在地板上,出去给自己喝了一大杯水之后就趴在饭厅的桌子上动不了了。

    一双修长有力的手从她腋下穿过,将她整个人提起来,半拖半抱地将她弄到洗漱间帮她卸妆洗漱。

    动作十分轻柔,让她坐在马桶盖上,接了一盆水过来,用卸妆巾给她把脸上的妆容都卸下去,又在掌心挤了洗面奶揉开了给她清洁。

    最后手指在她唇上无意间揉了一下,顿了片刻之后把牙刷挤上牙膏捏开她的嘴给她刷牙。

    给她弄干净之后就将她抱到房间去了。

    第二天早上,翁如曼的手机一直在响,她浑身没力,撑起身体去拿包里的手机。

    结果身体探得太出去,刚刚勾到包人却差点掉下床,幸好一条有力的胳膊迅速将她捞起。

    白皙的手臂横在她腰腹间,陷入她的软肉中。

    翁如曼几乎是当场僵硬。

    低头看了腰上的手,脖子喀拉喀拉地响,脑袋里更是一片乱码,这是谁的手?

    她一时间都不敢转头去看。

    铃声还在孜孜不倦地响,她从包里把手机拿出来按了接听。

    “姐!快给我开开门,叫了你老半天你都没听见,我嗓子都要冒烟了。”

    “来了。”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嗓音沙哑得可怕,喉间也很疼痛。

    她挂断电话,知道自己现在必须要回头把后面这个不知道是谁,不知道怎么来的男人解决了。

    转头,一张艳若桃花的脸映入眼帘,眼睛微闭,双眼皮宽且明显,睫毛浓密且纤长,鼻梁高挺,嘴唇丰润,靠在枕头上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五官却有些熟悉的样子。她眯眯眼,好像知道这是谁了。

    完了。

    昨晚才跟男朋友分手,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睡了弟弟的好朋友。

    他刚成年,比她小十岁。

    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