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1章 一剑惜败(一更)
    银河星域,剑宗之中,剑银河行色匆匆,快步返回剑宗中,沿途中很多剑宗弟子注意到剑银河慌张的模样。

    但剑银河走路速度太快,显的很着急,没多加解释,就朝剑宗深处走去。

    风无痕从密室中走出,风晴蕊处在一种半死人的状态,为了能够挽留住风晴蕊最后一点生命气息,风无痕必须每天前往密室中,为风晴蕊输送半神之境的力量。这样做会对风无痕造成不小的影响。但为了保证风晴蕊还能有一线生机,风无痕根本没有选择。

    作为一位父亲,风无痕无法接受,白发人送黑发人。

    风无痕刚回到剑宗内部,就看到剑银河急匆匆的赶来,他快步上前,拦住了剑银河,道:“银河,什么事?这么慌张?”

    剑银河顿时一愣,他整理了一下语言,解释道:“师尊,徒儿这一次前往冥王星域,打探到很多重要的消息。”

    “嗯?”

    风无痕紧蹙着眉头,神情严肃了几分,疑惑道:“说。”此刻,风无痕脸色有些泛白,像刚经历过一番苦战一样,这就是为风晴蕊输送半神之境的力量后的结果,严重的削弱风无痕的力量。

    剑银河当然注意到风无痕脸色难看,但他眼下明显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说,便是没有多加询问。

    “师尊,冥王府的陆离,被人杀死了。”

    剑银河平复内心中的慌张,他再次整理语言,很严肃地说道。

    “什么?!”

    闻言,风无痕神色大变。

    一直以来,冥王府和剑宗的关系都很好。而陆离,他作为冥王府的府主,更是对剑宗鼎力支持。

    现在倒好,陆离竟被人杀死了。

    对方,究竟是冲着冥王府,还是冲着剑宗而来?这是值得深究的问题。

    风无痕压低了声音,漠然道:“银河,仔细地讲一下,冥王星域那边,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师尊,徒儿按您所说,前往冥王星域‘请’叶轩来剑宗。但!徒儿却在冥王森林遇到了一个传说中的大人物。”

    说着这话,剑银河神色一凛,沉声说道:“那人,乃是剑魔。”

    “什么?!”

    风无痕再次神色大变。

    无疑,自打剑银河从冥王星域回来后,所说的事情,已经引起风无痕几次震惊。

    或者说,风无痕根本就不敢相信,剑银河此刻所说的话。

    如果不是因为剑银河是他嫡传弟子,而他对于剑银河颇为了解,恐怕他现在真的要质疑剑银河所说的话的真实性。

    毕竟,剑银河现在说话,连剑魔这种传说之中的人物,都搬了出来。

    风无痕作为剑宗宗主,他的确和剑魔交过手。

    但是,剑魔早在数年之前,就在各大星域中,消失了踪迹。

    久而久之,关于剑魔之名,便是再也没有人提及过。

    如果不是再次从剑银河口中听到‘剑魔’二字,风无痕甚至都要一度怀疑,剑魔是不是早就死了。

    因为像剑魔那种嗜剑如命的狂徒,眼睛里除了‘剑’之外,便是再无他物。

    而且!剑魔为修剑,这一生,无爱、绝情,身边更是没有什么关系特别亲近的好友。

    剑魔一生行事,从来不向其他人解释,而且剑魔性格偏执,很少会和其他人说话。

    就仿佛,在剑魔的眼中,只有剑,再无他物。

    这种人数百年,甚至上千年都没有露过面,风无痕怀疑剑魔早就死了,也是理所应当。

    此刻,风无痕脸上的神情,较之前而言,更严肃几分,他冷冷地盯着剑银河,道:“银河,你确定那人是剑魔?”

    “徒儿……一剑惜败!”

    剑银河苦笑了几声,他一直在修剑,对于剑境这种东西,格外的敏感。

    尤其是,现在的剑银河,已经踏进了人剑合一的剑境,其实力得到很大程度的提升。

    可即使是这样,当剑银河在面对剑魔的时候,还是毫无招架之力。

    剑魔给剑银河的压力,让剑银河几乎无法正视剑魔。因为,剑魔体内的剑势,实在是太过强大了,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剑银河,甚至一度要怀疑,剑魔的实力,完全不输给风无痕。

    “一剑惜败!”

    风无痕那张泛白的脸庞,抹过了几丝阴翳之色,道:“看来,那人的确就是剑魔无疑。凭你的剑境,现在可以一剑击败你的人,已经屈指可数,几乎都是能数得上名号的人。唯独那剑魔,消失太久了,恐怕很多人都不认识他。但他,太强了。”

    听到风无痕的介绍后,剑银河心中一惊,他跟随风无痕修剑数十年,但却从未曾听过风无痕夸奖过谁。

    纵使是和剑宗平起平坐的神阁始祖,风无痕也不曾施加赞美之词。

    这就足以说明,那位剑魔,究竟有多强大。

    “师尊,难道那剑魔,比您还要强吗?”

    剑银河眉宇紧锁,因为如果剑魔比风无痕还要强大,那么剑银河接下来要说的消息对于整个剑宗而言,都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是之前,我或许比他略强几分。但现在,呵呵,他完全可以碾压我吧!”

    风无痕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为了救治风晴蕊,每天都要拿出一部分的力量,注入风晴蕊的体内,让风晴蕊能够继续保持活死人的状态。

    否则,风晴蕊,就是真的死人了。

    “师尊……您究竟是怎么了?”

    剑银河顿时一愣,听到风无痕亲口承认他的力量,的确有所衰退,剑银河的心中还是很难受的。

    这些年来,风无痕在剑银河心目中,都是至强者的存在。而剑银河,也是一直将风无痕当作努力的榜样,试图有一天,可以超越风无痕。但现在,风无痕的力量,却是一日比一日弱,这让剑银河心中很难受。

    “你师妹心脏被刺穿了。为了保留她最后一线生机,我便将体内的力量输送到她的体内为她续命。”

    风无痕苦笑了几声,又说道:“只恨我没用,没办法治好晴蕊,我愧对她死去的母亲。”

    “什么?师尊,您是说,您是用您的力量,强行为师妹续命?”

    剑银河心中大惊,有一种至若惘然的感觉,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话,风晴蕊根本不会被刺穿心脏变成半死人,如果不是因为他,风无痕也不会强行损失自身的力量为风晴蕊续命。

    如今,这一切困境,在剑银河看来,都是因他而起。

    “噗通……”

    剑银河和风晴蕊关系形同亲兄妹,此刻看到风无痕力量一日比一日弱,他深知他愧对风无痕和风晴蕊。

    他跪在地上,冲着风无痕,狠狠地磕了几个响头,说道:“师尊,徒儿对不起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