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3章 战死(上)
    凝白色的月光,照耀在星空和大地上,当雷克萨斯身体上的战甲“嘣”的一声彻底地裂开的时候,一道极为恐怖、瘆人的血痕出现在雷克萨斯的胸口上,鲜血黏附着骨头清楚地浮现在他的胸骨上,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雷克萨斯口中的呼吸很重,他不断地调整呼吸,喘着粗气,豆粒大的汗水从他的眉宇之间缓缓滴落。

    战斗持续到现在,雷克萨斯成功地掩护罗尔等人逃走,而他却身陷囹圄之中,根本无法全身而退。

    迦叶禅师、超神、太虚剑尊、弥道真人、玉寒宫主、邢云长老,还有那位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释迦牟尼大佛,一共七位无上强者,拥有着足以问鼎这方世界顶尖的力量,而他们联起手来更是可以威慑世间。

    在这个时候,七位无上强者,除释迦牟尼大佛一直在冷眼旁观之外,其他六位强者皆是参与战斗。

    可即使是这样,雷克萨斯仍旧没有轻易地落败!

    这场战斗从傍晚日落时分持续到星月高悬的夜晚,雷克萨斯战甲被震的粉碎,浑身被鲜血和汗水包裹,可他像一匹不知疲惫的战狼,硬生生的坚持着战斗,清晰无比的血痕出现在雷克萨斯的筋骨上,隐约可以看到森白色的骨头,还有那猩红色的血肉。

    “噼里啪啦”窜动的雷电游走在雷克萨斯的身体四周,他强行站起身来,脚下高耸的城墙彻底地沦陷,变成废墟,坍塌粉碎。雷克萨斯神情严肃无比,口中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笑声,他笑的很狂妄,甚至有些无法无天。

    “不愧是修真界的顶尖强者!今日,我雷克萨斯以一敌六,足以震撼全世界。”

    雷克萨斯大笑着,他知道他今日无法全身而退,他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拖延时间,让罗尔等人逃走。

    听到雷克萨斯所说的话,迦叶禅师等人陷入久久地沉默之中,他们联起手来的力量足以摧毁星辰皋月,但在这时却无法杀死雷克萨斯,这足以说明雷克萨斯有多强。

    强者,无论何时何地,都是值得尊敬的!

    迦叶禅师沉默很久,苦笑了几声,说道:“雷龙,倘若你愿意交出叶轩那魔头,今日之事可以作罢。贫僧敬你是一位强者,在不久的未来,吾等可以一起保护这个世界,推进世界历史进程。”

    “你们眼中的魔头,是我的朋友。”

    雷克萨斯轻笑了几声,那双泛冒雷光的眼睛却是格外的坚定,他的语气不容置疑,死死地盯着迦叶禅师,又说道:“你们认为,我会背叛我的朋友吗?”

    “别再执迷不悟了。如果叶轩那魔头,真将你当作朋友,那么,他在这种时候,为什么还不现身?”

    这时,太虚剑尊眼神陡然一冷,注视着雷克萨斯,厉声斥责道。

    “呵呵。”

    雷克萨斯冷笑,他知道太虚剑尊在刻意挑拨离间。

    “哼!叶轩那魔头,在修真界作恶多端。像九毒魔君那种好人,都惨死在叶轩手中。而且叶轩先后屠戮很多门派,抢夺各大远古家族的生灵宝药,摧毁各大远古世家的天之骄子,这种做法,与魔头何异?今日,你包庇叶轩,又与魔头有何不同?”

    弥道真人眼神坚定无比,很严肃地盯着雷克萨斯,厉声呵斥道。

    听完弥道真人所言,雷克萨斯陷入沉默,那双泛冒雷光的眼睛却有些晃动,此时他看向玉寒宫主,只见后者漠然的点头。

    “雷龙,你是希腊第一强者,我也不忍心看你陨落于此。尤其,是看你为了叶轩那魔头,那种卑鄙小人而陨落。叶轩那种孽障,根本不值得你付出这么多。”

    玉寒宫主不禁叹了口气,随即拍了拍手,说道:“清寒,水寒,还不出来吗?”

    “师尊……”

    身材高挑的清寒,和脸上蒙着轻纱的水寒,一同走到玉寒宫主的身后。

    “雷龙,你应该知道,叶轩之前去曼和德拉城,就是为了寻找水寒。”

    玉寒宫主半眯着眼睛,冷盯着雷克萨斯,沉声说道。

    “嗯。”

    雷克萨斯点头,面无表情。

    “呵呵,不错!实不相瞒,叶轩那魔头,和水寒之间,的确是旧识。现在,就让水寒来告诉你叶轩那魔头之前,究竟做了多少伤天害理之事,又是多么血腥残酷之人。倘若叶轩那种魔头不死的话,绝对是天理不容。”

    玉寒宫主赶紧给水寒使了一个眼神,仿佛在说,你应该懂得如何编造谎话。

    水寒冷笑,走到雷克萨斯的身前,顿时大哭了起来,哭诉叶轩之前犯下的罪恶。

    无疑,水寒通过捏造,强行抹黑叶轩,说叶轩在华夏境内,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简直就是人类败类。而且,叶轩那魔头,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方幼儿园。尊老爱幼?那是根本不可能!

    听过水寒描述的叶轩之后,雷克萨斯眼神变的冰冷如霜,他不敢相信叶轩就是这种邪恶之人。

    “你们是在说谎,我和叶轩接触很久,我怎么不知道……”

    雷克萨斯神情严肃无比,厉声辩驳道。

    但!

    没等雷克萨斯说完话,水寒又哭了起来,说道:“叶轩那魔头,太善于伪装,我就是因为发现了他的诡计,他才一心找我,就是想要杀死我。”

    “雷龙,你好歹也是一世英雄,如今为了庇护叶轩那魔头,难道你真要牺牲十二位圣斗士和整座雅典城吗?”

    玉寒宫主冷笑几声,知道雷克萨斯上钩了,赶紧继续污蔑叶轩,说道。

    “这……”

    雷克萨斯愣住了神,他体表雷电光芒随着他的犹豫而逐渐的减弱,对于玉寒宫主等人所说的话他没考虑。

    就在这时,陡然之间,一道轻蔑地冷笑声响起。

    “去死!”

    太虚剑尊手中那一把锋利无比的阿瑞斯神剑,狠狠地刺进雷克萨斯的腹部。

    “哈哈……愚蠢!愚蠢之辈。纵使你是希腊第一强者又如何?蠢得就像一头猪一样,被我们骗的像个傻子一样。你去死吧!”

    太虚剑尊突然出手,阿瑞斯神剑泛冒金光,穿透雷克萨斯的腹部,倘若是之前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

    毕竟,雷克萨斯修炼天雷之法,对于雷电的掌控可谓是炉火纯青。如果不是因为雷克萨斯一时大意,只凭区区太虚剑尊根本不可能突破雷克萨斯体表的雷电防御。

    但现在……

    一切都晚了!

    玉寒宫主使用言语强行污蔑叶轩,刻意地泼叶轩脏水,还拉出水寒也就是唐小柔,一起污蔑叶轩,让雷克萨斯坚信不疑要去保护叶轩的信念出现动摇。毋庸置疑,这种信念的动摇对雷克萨斯而言,几乎就是致命一击。

    太虚剑尊趁着雷克萨斯体表雷电防御衰弱,更是直接出手,将雷克萨斯重伤,甚至要夺走雷克萨斯的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