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9章 陨落(三更)
    这时,只见一位身披黑袍,脸上带着森白鬼面具的男子,却是从虚空之中踏步而来。

    “超神进化组织首领、超神。”

    雷克萨斯目光死死地锁定在那位戴着鬼面具男子的身上,沉声说道:“一位进化者,也敢口出狂言?”

    “六次进化呢?”

    ‘超神’戴着鬼面具的脸庞上,仅仅露出了一双冰冷阴翳的眼睛,注视着雷克萨斯,说道。

    闻言,雷克萨斯神情,顿时一愣。

    “轰隆!”

    一瞬间,‘超神’身上黑袍随风而起,他杀至雷克萨斯的身前,说道:“你的确很强,但是比起六次进化的进化者,你的力量,应该也到极限了。可是,这里不仅有我,还有太虚剑尊、弥道真人、玉寒宫主,甚至还有邢云那个废物。”

    雷克萨斯近距离观察着‘超神’,但是‘超神’脸上的面具却将‘超神’的真实身份完全地遮掩。

    “还有……雷克萨斯,你这么强大,那你有没有顾虑到你的同伴呢?”

    ‘超神’半眯着眼睛,指了指远处的高耸的城墙,一位浑身是血、身披战甲的圣斗士,却是倒落下来。

    “嗯?”

    雷克萨斯看见那一道浑身是血的身影,顿时一愣,随后口中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怒吼声。

    “艾丽斯!”

    雷克萨斯神色大变。

    他几乎不顾一切,就朝着高耸的城墙那边袭去,在他身体四周的雷电,瞬间发出“噼里啪啦”的撕裂声。

    “轰隆……”

    雷克萨斯的速度快到了极限。

    没等艾丽斯掉落在地上,雷克萨斯就在半空中,将艾丽斯接住。此刻,艾丽斯浑身是血,在她的腹部出现一把长剑,刺穿腹部,鲜血染红身体。纵使有战甲庇护,但在蔡靖和何方这样两位人皇境强者的联手的攻击之下,艾丽斯仍旧无法抵挡。

    事实上,蔡靖和何方,起初的针对目标是狙击手、罗尔!

    毕竟,罗尔手持一杆金光色长枪,不断地压缩空气,打出空气波弹,对那些修真者造成严重的损失。

    蔡靖、何方二人联手,本打算击毙罗尔,但却没曾想,保护罗尔的艾丽斯突然惊觉,替罗尔挡住那一剑。

    锋利的剑尖刺穿腹部,艾丽斯生命力不断地流失,奄奄一息。

    雷克萨斯浑身雷电缠绕、躁动,发出了恐怖地爆鸣声,他紧紧地抱住艾丽斯,早在千年之前艾丽斯就跟随于他。

    但现在,艾丽斯将死,雷克萨斯心中悲痛无比!

    “是你们,是你们……我要你们死。”

    雷克萨斯抱紧艾丽斯,他冰冷地眸光瞬间锁定蔡靖和何方二人,口中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怒吼声。

    蔡靖和何方,在被雷克萨斯目光锁定的一瞬间,浑身剧颤,像被一个屠夫盯住。

    “逃!”

    蔡靖和何方心中念道。

    但是!

    雷克萨斯根本不给蔡靖和何方逃走的机会,瞬间出手,掌心之中雷电光芒爆射而出,太虚剑尊等人甚至没来得及庇护,蔡靖和何方就被雷克萨斯释放出的雷电撕裂成碎片,可谓是死无全尸。

    雷克萨斯一招击杀两位人皇境强者,这等手段让太虚剑尊等人心生忌惮。

    “真的好强。”

    纵使是实现六次进化的‘超神’,在这时也是不禁一惊,被雷克萨斯表现出的力量给惊讶到了。

    一招击杀两位人皇境强者,普天之下,能有这等狠厉手段的强者,恐怕真的是屈指可数。

    艾丽斯浑身是血,躺在雷克萨斯的怀中,艾丽斯气息孱弱不堪,体表战甲消失,她依偎着雷克萨斯怀中,那双满是血丝的眼睛望着远处渐渐落下的夕阳,低声说道:“要死了吗?真可惜,死之前,也没能再见叶轩。当初说的那句再见,竟成了再也不见。”

    雷克萨斯,堂堂八尺男儿,在这时,眼睛里不断地流出泪水。而在他旁边的胖子罗尔更是泣不成声。

    如果不是为了保护罗尔,艾丽斯根本不会死。

    “你真傻!你真傻!我宁愿现在死的人是我。”

    胖子罗尔紧紧地握住艾丽斯的右手,疯狂地摇晃着,哭泣道。

    柴尔德站在旁边,拼命的使用能量维持住艾丽斯的气息,但他只拥有治愈能力,却没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这一刻,柴尔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艾丽斯在他的面前死去,却无能为力。

    曾经那一位女战士,终究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雷克萨斯,哭的泣不成声,他眼睛有些红肿,紧紧地攥住艾丽斯的手,说道:“艾丽斯,你还有什么心愿吗?我一定帮你实现。”

    艾丽斯沉默。

    她的思绪有些乱。

    或者说,人即将死了,就容易多想。

    她笑了笑,那种笑容,很是淡然,无牵无挂,说道:“如果真有可能的话,我还想再见一眼他。”

    “他是谁?”

    雷克萨斯愣住了神。

    但这时,艾丽斯口吐鲜血,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一直到死,艾丽斯都没说出,“他”究竟是谁。

    唯有罗尔陷入久久地沉默之中。

    艾丽斯,曾在一千多年前,遇到的那个男人,恐怕早就死了吧!即使活到今日,恐怕也未必记得艾丽斯了。

    那一眼,便是误了终生。

    艾丽斯曾心有所属,只可惜,没有结果。从那以后,艾丽斯无牵无挂,一直跟在雷克萨斯的旁边。

    如今,艾丽斯死了,在死之前,她仍是没能忘记他。

    “艾丽斯……”

    雷克萨斯亲眼看着艾丽斯死在他的怀中,这让他痛苦无比。

    此刻,他的眼睛里,满是痛苦地恨意,和无尽怒火,他冷冷地盯着太虚剑尊等人,疯狂地大笑了几声。

    “即便是战死,我也要让你们陪葬。”

    雷克萨斯面目狰狞无比,怒吼道。

    ……

    华夏境内,山野之间。

    一位戴着蓑笠的老者,坐在小板凳上钓鱼,突然间,他如受重击,手中鱼竿“嘭”的一声掉落在地,小池塘之中的鱼儿都被惊走了。

    随后,这老者满目表情扭曲在一起,痛苦无比,大哭了起来。哭过之后,这老者,又疯狂地大笑了起来。

    待在老者旁边的童子,手中拿着一个鱼筐,对于老者突然的大喜大悲的情绪,感到十分不理解。

    “师尊,您为什么?”

    童子疑惑道。

    “命中有此劫,谁又能解?”

    那老者眼睛里有血泪流出,明显是痛苦到了极点。

    待在老者旁边的童子,无法理解,他师尊、庄子大贤一直被称为诸子百家道教正统向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为何在今日却是痛哭失声。

    是的,艾丽斯在死之前,还无法忘怀的他,成了诸子百家道教正统之中的三位大贤之一、庄子大贤。

    她明白他未死。

    所以,她想见他。

    他知晓她已死。

    所以,他无法见她。

    从此阴阳两相隔,若能转世重生,他年再见,只是路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