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3章 传授剑法(三更)
    “我站在这里,是因为我拥有金乌之火、纯阳火精,可以避免受到寒冰气息的影响。但你们呢?空无一物,也敢挑战这种程度的寒冰气息,真是找死。”

    叶轩在心中漠然道,随即,他眼睛里迸射出几道恐怖地火焰,落在了那一些被冻结成寒冰的人身上。

    “轰……”

    火焰袭过,烧灼在寒冰之上,直接将那一些寒冰融化掉。

    没有寒冰冻住身体,那一些原先被冻结成冰块的强者,顿时间反应了过来,即使浑身寒冷的不断地颤抖,那一些强者还是紧咬牙关,赶紧的离开那一片沙滩区域。

    “呵呵,还不算太蠢。否则的话,我可就白救你们了。”

    叶轩冷笑了几声,将目光,再一次看向远处的海面之上。

    在这时,剑圣、普罗修斯,已经和玉寒宫宫主的关门弟子、清寒,陷入了白热化的战斗之中。

    不得不说,清寒以处子之身修炼出的冰属性的力量,的确很是精纯,信手拈花之间便可轻易地冻结一切。

    当清寒将嫩白如葱的手指,拂过空气之中时,原先弥漫着水蒸气的空气瞬间凝结出几朵晶莹剔透的冰花,这种反常的场景,的确让人感到稀奇。当然,这也客观地说明,清寒的力量究竟有多强。

    堂堂无上强者,人皇境中期的无敌强者,一念之间便可冻结方圆十里的海洋和路面,这足以说明一切。

    可即使如此,原先就受了重伤的普罗修斯,在这种级别的战斗之中,仍旧没有落于下风。

    普罗修斯出剑的方式很奇怪,只是简单的劈、砍、刺,或者说,斩击。没有丝毫地剑法韵味可言,如果换作一个刚入门的剑客去看普罗修斯的剑法,那一定会说普罗修斯的剑法不堪入目。

    但同样,如果让一位剑道大师去看普罗修斯的剑法,却会认为普罗修斯的剑法很强大。

    叶轩修炼剑法的时间不短了,虽说比不上修炼刀法的时间长,可是叶轩在修炼剑法上颇具天赋。

    因此,年纪轻轻的叶轩,早就是修真界之中,公认的刀剑双修的强者。

    叶轩紧蹙着眉头,神情严肃无比,轻易地不敢眨眼,生怕遗漏了普罗修斯施展剑法时的细节。

    “分明只是简单的劈砍、刺、斩击,为什么可以……”

    叶轩不禁摇了摇头,从普罗修斯简单的剑法之中,叶轩看到了很多从不曾自行领悟的东西。

    比如说,为什么剑圣普罗修斯出剑的方式,居然会这么简单?让人一眼便可以看出其中的玄机!

    这种简单的剑法,似乎没有丝毫地章法可循,只是很简单的劈砍、刺、斩击。

    “不对!这种剑法,一定有其玄妙之中。否则,普罗修斯,不可能成为雅典娜神庙十二位圣斗士之一。”

    叶轩使劲的摇了摇头,普罗修斯既然成为十二位圣斗士之一,就足以说明普罗修斯的实力。

    更何况,普罗修斯曾经和玉寒宫的宫主、玉寒战斗过,虽说负了伤,但是恐怕玉寒也是受了伤。

    而玉寒宫在希腊蛰伏五千年,内部强者无数,堂堂宫主居然会被剑圣普罗修斯击伤,这也说明了普罗修斯的确是一位很有实力的强者。

    可眼下,普罗修斯的施展出的剑法,没有玄妙之处,更没有玄机可言,只是很简单的、初学者使用的剑法,让叶轩有一些捉摸不透。

    “年轻人,水滴石穿的道理,你可曾听说过?”

    突然,还在和清寒战斗的普罗修斯却是轻笑了几声,他手中那一把锈蚀的长剑看似朴实无华,但却是散发出一股金光,让人不敢小觑。即使是人皇境中期强者的清寒,在面对那一把长剑的斩击时,也不敢空手去接。

    听到普罗修斯所说的话,叶轩顿时一愣,他心中明白,这句话,乃是普罗修斯刻意地说给他听的。

    “水滴石穿的道理,晚辈自然听说过。无非就是岩壁上的水,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滴在石头的同一个位置之上,时间久了,就将石头滴穿了。”

    叶轩神情严肃了几分,很像是虚心向学的学生一样,他目光坚定无比,又说道:“只是晚辈不明白,这个道理和前辈的剑法,究竟有什么联系?”

    “哈哈……”

    普罗修斯大笑了几声,那一张沧桑剑客的脸庞,在这时,竟是泛起几抹苍白色,而普罗修斯的手腕处,更是出现了冻结冰霜的迹象。那是清寒用玉手拂过普罗修斯手腕之后留下来的。

    “我普罗修斯,并非是天资纵横之辈!我这一生,只练习四招剑法,劈、砍、刺、斩击,仍旧被希腊称为剑圣。你可知这是为什么?”

    普罗修斯看了叶轩一眼之后,便是继续全神贯注的和清寒战斗,沉声询问道。

    “不知。”

    叶轩摇头。

    如果说,一位剑客,修炼了无上法诀,而且还是剑诀,那么击败只修炼了四招剑法的普罗修斯,难道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吗?毕竟,剑法的多样性和复杂性,的确可以影响到一位剑客实力的强弱。

    “我普罗修斯,从上一位圣斗士手中,接过圣斗士的称号,已经过去了四千年。在这四千年的岁月里,我花了一千年之间,只练习‘劈’这一招。又花了一千年,只练习‘砍’这一招。又花了一千年,只练习‘刺’这一招。最后一千年,被我用来练习‘斩击’这一招。”

    普罗修斯大笑了起来,似乎为他今日的成就感到很高兴,又说道:“我说过,我并非天资纵横之辈,不断地、往复的联系同一招,可以让我领悟到招式之中的精髓。依仗着这四招剑法我成为希腊剑圣,还成为守护雅典娜神庙的圣斗士之一。”

    “晚辈明白了。”

    叶轩沉默良久,这才明白过来,对于普罗修斯这种人而言,花费数千年的时间只练习四招剑法。

    而且,还是四招最简单的剑法。

    那就足以说明,普罗修斯的心境,还有对于这四招剑法的领悟,早就达到了一种登峰造极的境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