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1章 声震全世界(三更、四更)
    走进别墅庭院之后。

    叶轩,神色淡定,站在庭院中,轻蔑地眼神在别墅中一扫而过,漠然道:“泰勒夫斯基,我来了,难道,你不需要接见一下吗?”

    作为俄国第一阀门,泰勒夫斯基手中握有很多黄金,甚至,可以掌控俄国经济命脉。

    因此,即使是俄国一些国家高层,在面对泰勒夫斯基时,也会选择低头。

    坐在别墅大厅中,正在和其他阀门谈生意的泰勒夫斯基,在听到别墅庭院之中有人大吼大叫之时,顿时就愣住了神。

    随即。

    泰勒夫斯基招了招手,原先一直站在他右手旁的老者,直接上前,说道:“老爷。”

    “出去解决一下。”

    泰勒夫斯基淡漠地说道。

    以他今时今日的身份,无论是谁,但凡敢来这栋别墅里闹事,都是找死。

    很快。

    那名老者,走到别墅庭院之中,带着十几名雇佣兵。

    当看见叶轩,和叶轩身后,那一扇被踢开的铁门时,那名老者神色阴翳,眼神顿时冷到了极点。

    “你干的?”

    那名老者脸色铁青,问道。

    “嗯,泰勒夫斯基那个老鬼呢?让他出来!”

    叶轩点头,轻蔑地耻笑了几声,漠视道。

    “你是在找死。”

    那名老者眼神一冷。

    站在他身后,那十几名雇佣兵,直接上前,面目狰狞无比,手中拿出凶悍的猎枪,将漆黑色的枪口,对准叶轩。

    “嘭嘭嘭……”

    一连串子弹激射出去。

    “热武器,对我一点用处没有。”

    叶轩呵呵一笑,动都不动,任凭那一些子弹打在身体上,不痛不痒。

    相反,在叶轩脸上,却始终挂着一抹轻蔑地冷笑,漠然道:“既然泰勒夫斯基,不愿意亲自出来,那你们,就都去死吧!”

    说完话。

    叶轩那一双烈焰般的眼眸,顿时抹过几丝冷色。

    一团火焰,从叶轩眼睛里迸射出去,落在那十几名雇佣兵身体上。

    “呼啦!”

    火焰烧过。

    那十几名雇佣兵,顿时间,变成一摊灰烬。

    那名老者,看见这种场景,脸色黯然,刻意地压低了声音,沉声说道:“原来是修真者。呵呵,可惜,你来错了地方。这里,是泰勒夫斯基先生的别墅。无论你是谁,敢在这里放肆都是找死。”

    “废话真多。”

    叶轩无奈摇头。

    看都不看那名老者,右手一震,五指并在一起,像是一把利刃,切过空气之中。

    那名老者,被叶轩斩出的利刃,切成两半,场面很血腥。

    但整个过程中,叶轩脸上,几乎没有任何地动容。

    真神即将复苏,神话时代即将来临,到那时,弱者将无容身之地。

    叶轩,对待敌人,从来不知“仁慈”为何物!

    当杀便杀,铁血心性。

    “呵呵,蜉蝣撼树。”

    叶轩轻蔑地冷笑道。

    他从别墅庭院,走到别墅大厅。

    泰勒夫斯基甚至不知道发生什么。

    他脸庞沧桑,一双湛蓝色的眼眸,深深地凹陷进眼窝中,眼神冰冷,落在叶轩身上。

    “你是谁?”

    泰勒夫斯基死死地盯着叶轩。

    而其他那一些阀门的掌舵者,也都用很疑惑的眼神,注视着叶轩。

    “我叫叶轩。这个名字,你们或许很陌生。但用不了多久,这个名字,你们一定会觉得如雷贯耳。”

    叶轩同样盯着泰勒夫斯基,又说道:“今天我来这里,不是为了钱财,只是想要一些珍贵的宝物。”

    “比如?”

    泰勒夫斯基眼神一冷。

    “神星宝珠,天山碧莲,菱角晶玉。”

    叶轩神色不改,表现的很淡定,说道。

    “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

    泰勒夫斯基作为俄国第一阀门掌舵者,在面对叶轩的威慑时,仍旧神色不改,表现的异常的淡定,质问道。

    “当然。”

    叶轩点头。

    “狂妄!”

    这时,另外一位男子,是和泰勒夫斯基谈合作的人,冷冷地盯着叶轩,呵斥道。

    “嗯,其他人也都这么说。但很可惜,敢这么说的话,几乎都死了,无一例外。当然,你也不会例外。”

    叶轩点了点头,轻蔑地冷笑几声,随即,只见他右手一震,一道锋利的光芒,从他指尖划落出去。

    “兹啦!”

    锋利的光芒,瞬间将那男子切杀。

    血淋淋的场景,实在是恐怖!

    但是叶轩在面对这种场景时,却是面无表情,甚至连一丝一毫的动容都没有,足够强大的漠视。

    叶轩面无表情的状态,让泰勒夫斯基感到惊讶!

    一个年龄不过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在杀死其他人的时候,居然可以表现的这么淡定。

    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人,或许只有两种!

    一种,经常杀人,早就司空见惯。

    另一种,就是神经病。

    无疑,叶轩很明显是前者!

    在这时,泰勒夫斯基看向叶轩的眼神之中,多了几分凝重之色。

    “你说的宝物,几乎都是当世很罕见的宝药,我根本没有那么多。”

    泰勒夫斯基紧蹙着眉头,厉声说道。

    “是吗?”

    叶轩冷笑,右手一震,便又是一道锋利的冷芒划落。

    另一位和泰勒夫斯基谈生意的男子,直接惨死在叶轩手中。

    似乎,对叶轩而言,击杀掉普通人,根本没有任何地意义。

    叶轩足够的冷漠,让人感到震撼。

    “即使你杀再多人,我也没有那么多。”

    泰勒夫斯基很愤怒的盯着叶轩,厉声说道。

    “您儿子在楼上?”

    叶轩半眯着眼睛,像恶魔一样,冰冷地眼神落在楼上,质问道。

    “你!”

    泰勒夫斯基顿时露出一脸无奈地表情。

    “好吧,你等一下。”

    泰勒夫斯基最终妥协。

    很快,五个精瘦的老者,手中拿着三个箱子,走进大厅。

    “五位渡劫境强者,就没必要出手了。”

    叶轩无奈地摇了摇头,目光落在那五位精瘦的老者身上,漠视道:“当然,如果你们非要送死的话,我不介意送你们一程。”

    “呵呵,连境界都没有,也敢在这里虚张声势?”

    一位苍颜白发的老者向前走出一步,冷冷地注视着叶轩,质问道。

    “嗯。”

    叶轩眼神一冷,火精镶嵌的眼眸之中,迸溅出一道火光。

    “轰隆!”

    那老者瞬间被火光吞噬。

    一位渡劫境初期的强者,瞬间被烧成灰烬。

    “神通!居然是无上神通。这等惊天动地的神通手段,难道不是只有无上强者,才能够施展出来吗?”

    “不错。我刚才看得很清楚,那家伙施展的手段,的确是一种神通。”

    另外四位老者心神剧颤,根本不敢在动手,赶紧将手中箱子交给叶轩。

    “乖,我拿到我需要的东西,你们都不会死。”

    叶轩接过箱子,打开一看,的确是他之前所说的那三种宝药。

    神星宝珠,天山碧莲,菱角晶玉。

    “罗伯特,拿好。”

    叶轩检查过宝药之后,就将箱子合上,扔给罗伯特卡因。

    “早就将宝药拿出来,就不用死这么多人了。”

    叶轩无奈地摇了摇头,很严肃地盯着泰勒夫斯基,说道:“作为代价,我会保你一命。无论何种情况。”

    “呵呵。”

    泰勒夫斯基感到狠笑。

    他,堂堂俄国第一阀门掌舵者,难道还需要其他人保证他的命吗?

    即使叶轩拥有的力量很强,但泰勒夫斯基,还是不相信,叶轩敢击杀他。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力量不是唯一。权力,远高于力量!

    “嗯,我答应你的承诺,一定会做到。我说过救你一命,就一定会救你一命。”

    叶轩轻蔑地眼神,落在泰勒夫斯基身上,说道。

    “我不用你救我一命,只要你能够灭掉托尔泰勒斯阀门,那三样宝药,就算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了。”

    泰勒夫斯基冷声说道。

    “嗯。”

    叶轩苦笑几声,他许给泰勒夫斯基一个承诺,真没想到泰勒夫斯基居然只是让他灭掉一个阀门而已。

    这未免,太过简单了!

    至少,对叶轩而言,灭掉一个大阀门,的确不是难事。

    “罗伯特,我们走了。”

    叶轩招了招手,示意罗伯特卡因,直接离开泰勒夫斯基别墅之中。

    等到叶轩离开之后,泰勒夫斯基顿时松了一口气,冰冷地眼神落在那四位渡劫境强者的身体上。

    这四位强者,加上之前被叶轩瞬间秒杀的那一位强者,乃是泰勒夫斯基阀门供奉的强者,力量无上,堪称无敌!

    如果没有这五位强者庇护,泰勒夫斯基阀门,根本走不到今日。

    “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五个人联手,难道还杀不死一个人吗?”

    泰勒夫斯基紧蹙着眉头,眼神冰冷如霜,质问道。

    “太恐怖了!那家伙,实在是太强了,出手杀人,简直冷若冰霜,根本不将其他人的生命看在眼中。”

    “没错。那家伙简直是魔神附体,整个人和魔鬼根本没区别。刚才,在他杀人的时候,神情居然没有丝毫地动容,就仿佛是在捏死一只蚂蚁。”

    “你们有没有觉得,那家伙很像一个人?”

    在这时,还剩下的那四位渡劫境强者,全都愣住了神,互相看着彼此,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到震惊之色。

    无疑,在这一刻,四位渡劫境强者,不约而同想到了同一个人。

    华夏第一魔头、叶轩!

    “肯定没错。那家伙,力量强横霸道,而且杀人不眨眼,与恶魔无异。白发,俊美,那家伙肯定就是叶轩。”

    四位渡劫境强者,全部都惊讶无比。

    叶魔头,居然来了俄国!

    整个华夏修真界,视为公敌的叶魔头,居然就是一个年龄不过三十岁的青年,这未免太让人震惊了。

    “刚才那家伙,就是传说之中的叶魔头?”

    泰勒夫斯基并不是修真界之人,但是,对于叶魔头之名,却也是如雷贯耳。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叶轩在华夏那边“兴风作浪”,镇杀无数强者,早就被整个华夏视为公敌。

    泰勒夫斯基听说过叶轩的魔头之名,并不奇怪。

    “刚才他承诺,可以保我一命,我还以为他根本没实力庇护我,我居然就这么浪费了他的一个承诺。”

    泰勒夫斯基悔恨无比,内心里很自责。

    是的,泰勒夫斯基贵为俄国第一阀门掌舵者,出入时有很多人保护,他根本不将叶轩那个保他一命的承诺放在心上。因此,他才放弃叶轩保他一命的承诺,提出让叶轩灭掉托尔泰勒斯阀门的要求。

    就在刚才的时候,泰勒夫斯基甚至认为,叶轩恐怕连灭掉托尔泰勒斯阀门的力量都没有。

    但现在。

    泰勒夫斯基却是认为,别说让叶轩灭掉一个阀门了,恐怕让叶轩灭掉一位总统,都并非难事吧!

    叶轩,魔头之名,早就声震整个世界!

    ……

    在叶轩离开泰勒夫斯基别墅之后,只过了半天时间,一桩轰动整个俄国的灭门惨案就传了出来。

    托尔泰勒斯阀门,满门被灭!

    鲜血,染红了青石板,染红了路面。

    尸体铺盖在路上。

    场景,很是恐怖、瘆人。

    但在俄国官方调查过程中,这个案子却在中途被强行停止。

    是的,俄国官方不愚蠢,当他们在调查期间,发现是叶轩做的这个案子,顿时就做出最为正确的判断。

    放弃追查!

    因为,俄国官方还没愚蠢到,为了一个被灭掉的阀门,挑战一个连华夏都无法制裁镇压的魔头。

    俄国官方放弃追查,遭到俄国公民激烈地反抗,但是并没任何作用。

    很快,关于托尔泰勒斯阀门的历史,在俄国的历史上,彻底地被抹掉了。

    叶轩表现出的能量之大,让泰勒夫斯基震惊无比。

    泰勒夫斯基相信叶轩可以灭掉托尔泰勒斯阀门。

    但是,却不相信,叶轩居然可以将托尔泰勒斯阀门,从俄国的历史之上,彻底地抹掉。

    如果不是事实摆在眼前,泰勒夫斯基甚至误以为,他还处在梦境之中。

    “叶轩,咱们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

    罗伯特卡因疑惑道。

    走在返回华夏的冰川上,罗伯特卡因脸色不太好看,他感觉叶轩太残忍了,甚至有一些嗜血,视人命如草芥。

    “问心无愧。”

    对于罗伯特卡因的质问,叶轩淡淡地回应道。

    “嗯。”

    罗伯特卡因不再多加质问。

    他了解叶轩的性格,如果叶轩不想解释太多,那么,无论是谁来质问叶轩,叶轩都不会解释的。

    “未来,是强者的未来。世界,是强者的世界。即将到来的时代,弱者,根本没有资格去生存!”

    叶轩眼神坚定无比,漠然道:“而我,必须为弱者,赢得一线生机。”

    “好了,三样宝药已经拿到手。我们潜入北海之中,你去突破渡劫境后期,我在旁边帮你护法。”

    叶轩沉声说道,神情认真无比,又说道:“罗伯特,在未来的时代里,你一定要尽可能变的更强。”

    “好。”

    罗伯特卡因并不知道,叶轩究竟想表达什么,但是,他却明白,叶轩一定不会骗他。

    ————

    ps:两张合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