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莎士比亚曾经说过(两更,求推荐)
    ps:郑重说明,小说中的千度浏览器,与现实中的“百度”,不存在任何联系!(大家懂得)

    ————

    “呵!挂科?你凭什么给我挂科?”

    叶轩轻蔑地笑了几声,眼底抹过几丝冷意,冷冷地扫了冷若冰几眼,询问道。

    “就凭你玷污伟人。”

    冷若冰怒瞠着叶轩,训斥道。

    “玷污?”

    叶轩呵呵一笑,淡淡地说道:“你凭什么说我玷污痿人?我什么时候说他们‘痿’了?”

    “……”

    冷若冰脸上表情,彻底地僵住了。

    痿……伟……

    我你妈!

    这种神逻辑,究竟是怎样炼成的?

    僵硬。

    “莎士比亚曾经说过,一千个人看“猫和老鼠”,就有一千只猫和一千只老鼠。我读李白的诗词,读出来的就是那个含义。你,凭什么指责我说的是错的?”

    叶轩神情严肃着,凝视着冷若冰,很认真的说道:“无论是床前明月光,还是日照香炉生紫烟,这些诗句的字面意思,分明就是我理解的那个样子。我真不理解,你们究竟为什么要搞那些深层含义。李白生性风流,众人皆知。也许,他写床前明月光时,真的正在妓院睡觉。也许,他写日照香炉生紫烟,真是因为他老婆叫照香炉,女儿叫紫烟。”

    冷若冰仔细地听着叶轩所言。

    整个人,顿时呆滞了。

    好像,还挺对的。

    一时间,她竟无力反驳。

    人与人是不同的。

    无论理解力,还是思考方式,都有很大区别。

    别人品读“日照香炉生紫烟”,读出来的是美景。

    但叶轩,读“日照香炉生紫烟”,读出来的就是日……照香炉……生……紫烟。

    这无可厚非。

    没什么值得诟病的。

    可总觉得,这家伙,品读诗词的方式,有点不对。

    “呵呵。孔子曾说,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你是老师,我是学生。我大胆提出与你不同的看法,难道就叫错吗?而我敷衍于你,想法与你一模一样,难道就能叫做对了吗?”

    叶轩站在座位上,冷冷地扫视着班级里所有同学,冷着脸,继续说道:“人,之所以为人,正因为人是有思想的。对问题,能提出不同的见解,是人最大的特点。”

    “如果,所有人品读诗词,读出来的意思都是一模一样的,那华夏教育意义何在?那华夏之崛起何在?”

    “照你这么说,我还得鼓励你,那样理解李白的诗?”

    冷若冰一脸惶然,被叶轩训斥的抬不起头,低声说道。

    “废话。”

    叶轩厉声呵斥道:“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对诗词,是这样的。对问题,更应该是这样的。有想法,就一定要大胆的提出来。想法没有对错,只要是不同的见解,都应该被支持。”

    冷若冰彻底地懵了!

    “啪、啪、啪……”

    一阵阵鼓掌声,突地响起。

    全班同学,都为叶轩这一番,慷慨陈词,感到衷心佩服。

    实在是太厉害了!

    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把错的说成对的,把挂科说成加分。

    叶轩的表现,让人叹为观止。

    这家伙,肯定是辩论队出来的。

    那张嘴生的,实在是太伶牙俐齿了。

    像个机关枪似的,“突突突”一串话,便是将冷若冰说的哑口无言。

    讲台上,冷若冰一脸羞愧之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家伙的脑袋里,究竟装着些什么?

    怎么竟是这些瞎几把胡扯的看法?

    也许,这家伙,真该去马桶里,好好地抽一下,他脑袋里的东西了。

    “我不和你辩解。”

    冷若冰哑然很久,眼神锋冷无比,严肃道:“等下课,你去办公室来找我。”

    “呵!我不接受姐弟恋。”

    叶轩呵呵一笑,淡淡地说道。

    “……”

    冷如冰一脸无语的表情。

    这大概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轩哥太帅了,连咱们学校,冰山美人都敢当众调戏。”

    有一些同学,赞叹道,那眼睛里,满是对叶轩的钦佩之色。

    要知道,冷若冰不过才二十五岁,身材发育很好,留着细长的披肩长发,一双笔直的双腿,蹬着五公分高跟鞋,胸前高耸笔挺,那双眼睛如同镶嵌琉璃般,散发着轻灵的光芒。

    在江北大学,冷若冰一直都是那些老师yy的对象。

    可惜,像冷若冰这种美女,注定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因为,冷若冰的爷爷,是江北大学,前任校长。

    即便离任了,在江北大学里,依旧有一席之地。

    也正因如此,在江北大学内,没几个人,敢主动调戏冷若冰,除非,他不想在江北大学里面待下去了。

    “低调一些。像老师这样的,我不屑去撩。”

    说着话,叶轩轻蔑地扫了冷若冰一眼。

    没错,像冷若冰这种,连“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曹操写的,都不知道的女人,他才不会撩呢!

    没文化,真可怕。

    叶轩庆幸了笑了笑。

    幸好,他之前在“千度”浏览器上,看到曹操写的诗。

    如果不是“千度”浏览器,他才不知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曹操写的呢!

    感谢“千度”浏览器。

    坑爹卖娘,当真是一把好手。

    这倒也是。

    千度浏览器,专注做‘假广告,假医疗,假疗效’三十年。

    本着“坑死人不偿命,给钱就叫爸爸”的原则,力图打造全华夏最坑人的浏览器。

    这种浏览器,你,值得拥有。

    “哼!”

    冷若冰一听,叶轩根本不屑撩她,脸上表情,更为难看,冷哼了一声,暗道,待会让你好看。

    “下课。”

    冷若冰没好气的严肃道。

    等冷若冰离开后。

    唐小柔赶紧走到叶轩身前,询问道:“那些诗的理解,你都是从哪里找来的?”

    “呵呵。”叶轩淡淡一笑,很自信,轻声说道:“当然是千度浏览器了。一搜索,就出来了。只是不知道,我说的那些对不对。”

    “……”

    唐小柔一脸无奈。

    千度浏览器,一直专注做华夏最坑爹的浏览器。

    在上面搜索正确答案,那和在陆地上抓鱼,是一个概念。

    压根就没有。

    “轩,以后换个浏览器吧!”唐小柔劝说道。

    冷若冰神色很不好看,被叶轩气的脸色铁青。

    她坐在办公室,冷冷地盯着眼前的电话,打算先将这事报告给金主任。

    刚交完五万字检查的金恩义,仍是一脸困惑。

    他实在不理解,校长究竟为什么要偏袒唐轩那狗比。

    走在路上,他的手机,“嘟嘟”几声,响了起来。

    一看是冷若冰的手机号,他眼前突地一亮。

    美女教授的电话,不能不接呀!

    没准,就有占便宜的机会。

    金恩义接通电话,压低声音,显得一本正经,询问道:“冷老师,你是有什么事吗?”

    “金主任,这边有个学生,实在是太难管了。”

    冷若冰冷着脸,严肃道。

    “嗯?”

    金恩义一听,脸上抹过几丝冷笑。

    揩油的机会来了。

    一想到冷若冰那副模样,他下半身,就支起了帐篷,浑身血液澎湃。

    “冷老师,你别着急,这事交给我。居然有人敢得罪你,真是不知死活。”

    金恩义眼睛里的光芒,忽明忽暗,他用手托了托金丝框眼镜,俨然一副败类模样,沉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