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0章 无法踏进无上(两更)
    “呵呵,普天之下,能光明正大面对你的强者,不多了。”

    那一位白发老者,正是独孤求败无疑,他盯着逍遥道君,笑说道。

    作为无上剑客,独孤求败的剑,和其他剑客,几乎有本质的区别。

    因为,独孤求败,一旦出剑,普天之下,几乎没有能接得住。

    这便是差距!

    独孤求败的剑术,早就修炼到人剑合一,甚至天人合一的境界。

    可以说,作为一位剑客,独孤求败,能够看得到其他剑客无法看到的风景,这便是区别和差距。

    “祖师……”

    令狐冲顿时露出一脸羞愧之色。

    “这件事,不怪你。”

    独孤求败淡淡一笑,随意地招了招手,说道:“毕竟,你根本不是他的敌手。”

    “之前,击败西门飘雪的那一剑,可是你斩出的?”

    逍遥道君居高临下,冷冷地扫视着独孤求败,厉声质问道。

    “不错。”

    独孤求败作为一位剑道大能强者,敢作敢当,几乎没有丝毫地犹豫,他便是点了点头。

    “为什么?”

    逍遥道君眼神一冷,质问道。

    “西门一族,与我华山派,本就是宿敌。既然,西门飘雪要领教华山派至强剑法,那我只好出手,让他领教一下。”

    独孤求败呵呵一笑,神情表现的很平静,他那佝偻的身躯在这时变的笔直,又说道:“有何不可?”

    刚倒在地上,口喷鲜血的西门飘雪,在听到逍遥道君和独孤求败之间的谈话之后,不禁愣住了神。

    原来,他失败了独孤求败手中,并非是输给了令狐冲。

    “哈哈……我西门一族的剑法,还是没有输,没有输。”

    西门飘雪那一张沧桑褶皱的脸庞上,顿时抹过了几丝苦笑,大声怒吼道。

    “逍遥道君,你的徒儿,已经活着离开了。这一战,乃是西门一族,和华山派之间的私人恩怨,和你无关。”

    令狐冲冷哼了一声,冷冷地注视着逍遥道君,厉声说道,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逍遥道君几乎懒得搭理令狐冲,一道冰冷的眼神,瞬间锁定在令狐冲身上,冷声说道。

    “呵呵,有我家祖师在这里,你能杀我?你敢杀我?”

    令狐冲趾高气昂,如今这局势,逍遥道君自有独孤求败应对,因此,令狐冲根本无所忌惮。

    “杀你,如同屠狗,”

    逍遥道君右手掌心猛地一震,一道水性莲花浮现,无疑,这便是逍遥道君修炼的法诀,乃是当世至强的封印法诀。

    “轰!”

    一朵水莲浮起,十分地玄妙不凡,泛起一道道白光。

    “轰隆!”

    这一朵水莲,像有灵性一样,爆射向令狐冲。

    几乎没有丝毫地察觉,令狐冲神色大变,他虽然看不出逍遥道君究竟有多强,但他却能感觉到,那一朵水莲很不凡,足以击杀掉他。

    旋即。

    他将目光看向独孤求败。

    只见,独孤求败呵呵一笑,掌心一震,击退那一朵水莲,冷声说道:“逍遥道君,别再欺负后生晚辈了。这,毫无意义。你认为,这件事,该如何解决?”

    事态发展到这种境地,已经不受任何人控制。

    无疑,独孤求败,并不想在这种时刻,和逍遥道君拼死一战。虽然,他未必会输,但是赢得可能性,也几乎没有。

    “如果令狐冲,愿意和西门飘雪决战,我同意。但如果,你插手其中,我是绝不会同意的。”

    逍遥道君眼神冰冷,注视着独孤求败,厉声说道:“之前,西门飘雪惨败在令狐冲手中,那一剑分明是你出的,和令狐冲有何关系?否则,就凭令狐冲的修为,如何能斩出那等绝世芳华!”

    “呵呵,你说的不错,那一剑的确是我斩出的。”

    独孤求败笑了笑,说道:“我很不理解,你究竟为什么要帮西门一族?”

    “我和西门吹雪的关系,难道,你不知道吗?”

    逍遥道君呵呵一笑,往事如风,印在脑海之中。

    他修炼剑法,西门吹雪修炼剑法,他与西门吹雪之间的关系,无法用言语描述。

    反正,随着时间流逝,西门一族渐渐地衰落。

    逍遥道君能做的,就是护住西门一族最后一根血脉。

    西门飘雪,是西门吹雪的亲弟弟,试问,逍遥道君如何能亲眼看着西门飘雪被杀死?而且,还是死在阴谋诡计之下。

    若是令狐冲,光明正大挑战西门飘雪,并击败西门飘雪,那么,逍遥道君绝不会插手其中。

    可是,令狐冲和西门飘雪之间的生死决战,斩出那绝世芳华一剑之人,却是独孤求败。

    这未免,太让人痛恨、不耻了。

    这是一个简单地道理。

    两个人,光明正大打架,输了便是输了,死,又有何妨?

    但是,输在阴谋诡计之下,这未免太过让人不甘。

    西门飘雪,并不是输给了令狐冲,而是,输给了独孤求败。

    试问,只凭西门飘雪的修为,不过区区,如何能与独孤求败相提并论呢?

    独孤求败只一剑,便是击败西门飘雪,这足以说明一切。

    “是呀!你和西门吹雪,当世至强剑客,他陨落之时,你应该也看到了。”

    独孤求败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他,的确是天地之间,罕见的剑道天才。”

    “嗯。”

    逍遥道君点头,沉声说道:“叶轩虽是我徒儿,但他所做之事,我不管不问。他的生死,我亦是不管不问。但,我决不允许任何人对他使用阴谋诡计。令狐冲,你之前所作所为足够卑鄙!”

    语落,逍遥道君眼神一冷,漠然道:“你以为,你还有资格踏进无上吗?”

    “为什么没资格?”

    令狐冲冷笑了几声,反驳道:“我距离无上,也只差一步之遥。”

    “是吗?那从此以后,你再没机会,踏进无上了。”

    逍遥道君冷声说道,那一双冷眸闪烁出冷芒,瞬间刺进令狐冲体内。

    “刺!”

    令狐冲心神剧颤,口喷鲜血。

    “你,你做了什么?”

    令狐冲只觉腹部阵痛,锥心刺骨一样,他死死地盯着逍遥道君,质问道:“你究竟做了什么?”

    “没什么。无上强者之间的约定,你,再没资格,踏进无上。”

    逍遥道君看向独孤求败,说道:“我的做法,你,可还满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