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7章 渡劫境之上(两更、三更)
    “生死一战,了却过往。”

    “藏锋剑,来!”

    西门飘雪右手掌心猛地一震,一股很恐怖地气势,顿时从他身上爆发出来。

    这时,还在远处疾驰逃亡的叶轩,神色剧变,只觉一股恐怖、巨大的吸力,传至他的身体上。

    “锵!”

    被叶轩收起的藏锋剑,发出一道冷厉的剑鸣声。

    赤红色的藏锋剑,“咻”的一声,从叶轩身上爆射而出,冲向数里之外。

    叶轩大惊,脸上抹过几丝惊讶之色,普天之下,能以这种手段御剑之人,恐怕极为少见。

    “难道是……”

    在这时,叶轩紧蹙着眉头,死死地盯着藏锋剑飞往之地,正是西门飘雪所在处。而在那里,已经聚集越来越强大的能量。

    一道道很恐怖地剑气、剑势,竟是凝聚成一股股剑流,浮动在天地间,实在是让人感到震惊。

    叶轩神情凝重,盯着那一股股剑流,漠然道:“师尊,果然早就成就了无上,他的剑,超越我千百倍。”

    “剑来!”

    西门飘雪站在令狐冲身前百米处,声音低沉,厉喝道。

    “轰!”

    一道沉闷的剑鸣声响起。

    赤红血剑,如同一矢流星,落入西门飘雪手中。

    当藏锋剑落入西门飘雪手中之后,发出清亮、刺耳的剑鸣声,一道璀璨无极剑芒顿时爆射而出。

    藏锋剑,本来就是西门一族祖传宝剑,被称为当世神兵利器,拥有的力量,自然是不可小觑的。

    而西门飘雪,正是西门一族顶尖强者。因此,当藏锋剑被西门飘雪握在手中时,如同回到旧主人手中一样,焕发出了新的力量。

    “兹啦!”

    藏锋剑散发出血色光华,笼罩住西门飘雪的身体,让西门飘雪看起来更为强横霸道。

    在这一刻,西门飘雪那一双冷眸之中的光芒,顿时更冷几分,他注视着令狐冲,漠然道:“这一场宿世之战,终究还是要来了。”

    “不错!昔年,你横渡九天雷劫失败,成就无上,而我,和你一样,横渡九天雷劫失败成就无上。你我两人,都可以看到渡劫境强者看不到的风景,也明白,在渡劫境之上,还有其他更为高深强大的境界存在。”

    令狐冲轻笑了几声,盯着西门飘雪,说道。

    在他手中的三尺寒剑,名为,本就是当世罕见的神兵利器,比起藏锋剑也不逊色几分。

    “渡劫境之上的境界!只有横渡九天雷劫之后,才能够真正的明白。究竟何为无上,谁又能说得清道得明?”

    西门飘雪呵呵一笑,漠然道:“拔剑吧!”

    “好。今日之内,我连续拔剑两次,的确不多见。但你,值得我拔剑,更值得我使出全部力量。”

    令狐冲笑了一笑,只听“锵”的一声,他将手中藏锋剑拔出。

    剑,被拔出的那一瞬间,一道千丈光华,从之上爆涌而出,冲入云霄中。

    在这一座孤独冷傲的昆仑城中,几乎所有强者,都察觉到令狐冲的存在了。

    毕竟,这等浩瀚无极的剑意,一定是剑道大能强者,才可以发挥出来的。

    毋庸置疑,当世几大剑客之一,肯定出现在昆仑城之中。

    距离昆仑城最近的嬴家,诸位列祖列宗,都睁开了沉睡数年的冷眸,将目光投向远处的昆仑城。

    “当世剑枭,令狐冲,拔剑了。”

    一位枯朽如柴、日暮西山的佝偻老者,不知沉睡多久,竟在这时,睁开了眼眸,漠然的望向天空那一道剑光,沉声说道。

    华夏境内,三山五岳,沉睡着的诸多强者,几乎都在同一刻,感觉到恐怖地剑势在昆仑城之中肆虐而起。

    无数强者,都心生感慨,天下虽大,能逼得令狐冲这等绝世强者,使出全力拔剑之人,恐怕屈指可数。

    在这时,无论是青城山,还是蜀山,抑或是昆仑山,再或者是华山、泰山,遥远的长白山上,都有强者睁开双眸,看向常年霜雪冰封的昆仑城。

    长白山之上,逍遥子无奈地苦笑了几声,他深知俗世界一定发生大事,否则,谁能逼得令狐冲拔剑!

    旋即。

    逍遥子面色一沉,深邃的眼睛之中,抹过了几丝冷色。

    “该不会是……”

    逍遥子欲言又止,心中却明白,或许惹怒令狐冲之人,正是他那一位好徒儿。

    是的,在俗世界之中,唯独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叶轩,胆敢无故触怒令狐冲那一种绝世强者。

    换作其他修真者,若是知道令狐冲之名,是否敢对令狐冲出手?

    答案,显而易见。

    天下虽大,但敢对令狐冲出手之人,屈指可数。

    除却那几位力量比令狐冲还强的无上尊者之外,恐怕就只有叶轩了。

    毕竟,叶轩的性格,逍遥子还是很清楚的。叶轩,从不会因为对手强大而心生畏惧,或者说退缩。

    能劝退叶轩的人,就只有叶轩自己。

    “令狐冲呀……修真界的秘密,渐渐地被揭开了。修真者,横渡九天雷劫,即使失败,却也可以提升境界,这个秘密或许将被世人所知。”

    逍遥子心生感慨,那一张苍老的脸庞之上,在这时,却是抹过了几丝轻笑,说道。

    世人皆以为修真者最高境界,不过是渡劫境罢了。但是,谁能知道,在渡劫境之上,还有更为高深莫测的境界呢?

    那一些横渡九天雷劫失败的强者,都心知肚明,自身的境界不再是渡劫境,而是渡劫境之上的境界,被称为,而在之上更有。

    古往今来,华夏悠悠万载岁月,境界能够突破到的修真者,可以说是屈指可数。

    上古神话之中,人皇伏羲,便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强者。

    而汉朝司马迁编撰的《史记》之中,记载的三皇五帝,几乎都是级别的强者!

    修真者,横渡九天雷劫失败,便只能跨入,多年苦修,方可突破至。

    而横渡九天雷劫成功,究竟会跨入怎样的境界,却是无人可知的。

    毕竟,华夏已经有数万载历史,在时间长河之中,更有无数强者昙花一现,却都未能成功横渡九天雷劫。

    因此,没有任何一位修真者知道,在修真者成功横渡九天雷劫之后,修真者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

    或许会飞升吧!

    具体答案,无人知晓。

    关于渡劫境之上,还有境界这个秘密,一直以来,都被那一些横渡九天雷劫失败的强者隐藏着。

    这也让很多修真者,直接错误的认为,渡劫境便是修真者至强境界!

    殊不知,还有比渡劫境更为强大的,以及。

    “算了!瞒不住的秘密,终究是瞒不住的。的存在,已经被隐瞒很多年,是时候昭告天下了。”

    逍遥子无奈地摇了摇头,作为一位无上尊者,他很清楚历史的变迁,是由于修真者不断地改变突破。

    如果说,没有人能成功横渡九天雷劫,那么,修真者,就还只是修真者,无法出现质的变化。

    正如令狐冲一样,虽说剑术无上,但他却也没能跳出修真者的范畴。

    说到底,即使令狐冲境界修为,达到,却仍旧是修真者,无法突破修真者的极限。

    这便是区别!

    或许,只有横渡九天雷劫成功,才能突破修真者极限。

    否则,就算突破渡劫境巅峰,跨入,又能怎样呢?

    依旧没有质的改变!

    “呵呵,是时候告知世人,这个世界,还有、的存在了。”

    逍遥子缓缓地站起身来,那一双深邃的眸子,在这一刻,变的阴冷无比,他注视着遥远的昆仑城,漠然道:“虽然,这会导致很多渡劫境强者去横渡九天雷劫,但眼前这局势,已经无法改变了。”

    逍遥子很清楚,横渡九天雷劫,只有两个结果。

    第一、失败!第二、惨死!

    是的,横渡九天雷劫,是非常危险的一个过程。即使是一代剑道大能强者,西门吹雪,在当年横渡雷劫的过程中,不还是惨死在雷劫之下吗?

    一旦陨落,势必魂飞湮灭!

    终于第三种结果、成功,显然是不存在的。华夏历史万载,修真者无数,大能强者,更是数不胜数,从不曾有过一人成功。

    因此,逍遥子是不鼓励那一些渡劫境巅峰的强者,强横九天雷劫,毕竟,有很大几率死在雷劫之下。

    当年,西门吹雪,被九道天雷砸中,瞬间湮灭,化作齑粉,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性。

    而那一些横渡雷劫失败的强者,几乎无一例外,都跨入了。毕竟,九道天雷对修真者的肉身的淬炼,还是不可小觑的,甚至能让修真者的肉身强度,发生质的改变。

    ……

    昆仑城,小无崖山,早就被夷为平地。

    那一座座棱角分明的山峰,在这一刻,都被磨去了棱角,斩断了山脉,如同黑铁兽脊背一样的山岩,几乎都被割断裂开。

    通体泛起白色光华的西门飘雪,身体周遭,都是一朵朵雪花在飞舞,猩红色的梅花点染在他身上,这让他看起来更为强大无比。

    而站在西门飘雪对面的令狐冲,身体四周剑气肆虐,恐怖无极的剑气浩荡无比,形同海浪一般翻滚。

    二人,浮身在天地之间,脚踏被削平山峰的小无崖山,

    数里之外的冰山,也因两人的战斗崩塌开来,雪山滚滚颤动,十分地震撼人心。

    昆仑城中,很多人都是修真者,却也不敢插手这一战。

    毕竟,众人皆知,如今正在昆仑城外打架厮杀的强者,正是当世至强剑客令狐冲和西门飘雪。

    这两位至强剑客,无论是谁,都决然不是普通修真者可以招惹的。

    “哗哗哗!”

    一道道凝白色的光华,如同雾气一样飘散在西门飘雪四周。

    作为西门一族的剑道大能强者,西门飘雪有着几乎不输给西门吹雪的剑术。而且,西门飘雪更是横渡九天雷劫,虽说失败了,但却没死,这让他拥有着超越渡劫境巅峰的力量。

    如若不然,只凭西门飘雪,如何能与令狐冲一战呢?

    “令狐冲,华山派剑法,真的被你演绎到了极致。或许,我的确不是独孤求败的敌手。难怪,我大哥会输给独孤求败。”

    西门飘雪无奈地苦笑了几声,他施展至强剑法,却无法破开,这让他深刻地感觉到,究竟有多精湛绝妙。

    “呵呵,西门一族剑法虽说精妙绝伦,但却无法斩断情丝。相反,我令狐冲一生未娶,方才修炼,将这一门剑法演绎到了极致。”

    令狐冲呵呵一笑,他一生不追求爱情,更不怜惜女人,他一心追求无上,追求无与伦比的力量。

    因此他效仿自家祖师、独孤求败,学习,并将这一门剑法,完美地演绎到极致。

    ,这一门剑法的精妙之处,正如剑法之名提及的一样,如若不能“独孤”又如何修炼剑法至大成境界呢?

    令狐冲对的领悟,早就达到极致!

    他演化剑招,领悟剑法,可以说,以他目前的剑法,足以击败西门一族的剑法。

    西门飘雪对于西门一族剑法的领悟同样达到极致,但却无法匹敌令狐冲。

    眼前这一战的结局,或许,早就被注定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

    昆仑城四周的冰雪,因为两人战斗而崩塌,西门飘雪四周有雪花飞舞,他如同一位孤独剑客一样,悬浮在天地之间。

    “该来的,终究要来。我西门飘雪这一生,早就无畏生死。叶轩,早就学会了我西门一族剑法的精髓!终有一日,叶轩会成就无上,成为真正的无上剑客。我,心无遗憾。”

    西门飘雪眼眸微闭,却猛地一睁开,一道冷厉的眸光闪烁而出。

    被他紧握在手中的藏锋剑,“兹啦”一声,从空气中划过!

    “以雪、梅入剑,便是西门一族的剑,这一剑,名为雪梅。”

    西门飘雪周身雪花飞舞、梅花飘散,天地无极,阴寒发冷,环绕在西门飘雪身体四周的剑势在这一刻,被拔升到了极致,简直恐怖如斯。

    ps:四千字大张,两张合成一张。算是第二更,和第三更。今天应该还有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