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3章 还有最后一剑(一更、两更)
    那一道裂缝,朴实无华,自上而下,在众人注视之下,落在叶轩身前仅半米的地方。

    “轰……轰隆……”

    一道很沉闷的爆炸声响起。

    一层气浪,以叶轩为中心,向四周蔓延。

    紧接着,那一层气浪,变作千层……

    重叠在一起的气浪,形同惊涛骇浪一般,席卷起无比恐怖地气势,朝着四周波散。

    越来越恐怖地能量聚在叶轩周遭。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

    叶轩手中的黑刀和藏锋剑,轰然斩落,不偏不倚,正巧斩落在那一道裂缝之上。

    然后……

    一股恐怖如斯,如同千丈海浪般的气流,朝向四周波散蔓延开来!

    火山喷薄似的爆炸声,让周遭之人,有一种震耳欲聋的感觉。

    那一些大乘境强者,在这时,都不禁愣住了神。

    何等强悍的剑法!

    这就是一代剑道大能强者、令狐冲的力量吗?

    只一剑,便是斩开空间,击碎叶轩一切防御。

    似乎,在这恐怖地力量面前,一切形式的抵御,都是不堪一击的。

    “轰轰轰!”

    接连响起的爆炸声,将叶轩彻底地吞噬掉了。

    恐怖地余威,朝着四周波及,让人惊叹。

    即使是崆峒派五长老,这样一位渡劫境中期的强者,经历过无数次战斗,在这时,却也是惊讶无比。

    原来,修真者的剑,可以修炼至这等境界!

    震撼、惊讶、恐惧的心理状态,在那几十位大乘境强者的心中,莫名其妙的产生。

    如果换作是他们,又是否能够抵御住这一剑之威?

    答案显而易见,根本不可能。

    哪怕是被称为修真界妖孽、魔头,甚至巨魔的叶轩,在这一剑之下,肯定也是必死无疑。

    “令狐冲前辈的剑法,当真是无上之剑!刚才那一剑,竟将叶轩挫骨扬灰,实在是恐怖至极了。”

    一位大乘境强者,脸上抹过几丝惊骇之色,沉声说道。

    “不错!那一剑,竟斩出滔天剑势,简直恐怖如斯。即使叶轩拥有很强大的肉身强度,在那样一种攻击下,恐怕也无法逃生。”

    另一位大乘境强者,眼神陡然一冷,注视着还在不断地爆炸的地方,冷声说道。

    而待在远处的崆峒派五长老,以及华山派掌门、令狐峰,都不禁冷笑了几声。

    “一切,都结束了。”

    令狐峰缓缓地闭上了眼。

    回首过往,叶轩曾不可一世,被称为妖孽、魔头,可到最后,终究不过一死,而且还死无葬身之地,被直接挫骨扬灰,倒也是让人感慨。

    令狐剑眼睛里,抹过几丝悲伤之色,更有泪水滑落。

    是的,叶轩死了。

    在之前,他看到了叶轩被斩碎的衣衫,随风飘摇。

    令狐冲的剑法,从来不是普通的剑法。这一点,早就被历史证明。

    作为一位无上剑客,令狐冲对他的剑很有自信。

    正如,他敢说三剑杀不死叶轩,便让叶轩活着离开。

    由始至终,令狐冲都没想过,叶轩能接得住他三剑!或者说,能接得住他一剑。

    一剑杀不死叶轩,他令狐冲当世至强剑客的名号,或许,真就可以换人了。

    在这一刻,令狐冲半眯着眼睛,脸上抹过几丝自信的笑意。

    叶轩,终究还是没能抵挡他一剑,已经被他恐怖地剑势挫骨扬灰,甚至连一点渣滓都不剩。

    “我还以为,你真能挡我一剑,如今看来,你和逍遥道君相比,真的是差远了。”

    令狐冲眼神冰冷,嘴角处勾勒起一抹狠色。

    随即,他看都不看叶轩那边,转过身去,便是打算离开。

    那一些大乘境强者,看向令狐冲的眼神之中,更是多了几分敬畏、钦佩之色。

    外界传闻,叶轩坐拥法则之力,乃是无上强者。诸多大乘境强者,甚至还不乏几位渡劫境强者死在他手中。这一切,都足以说明,叶轩力量之强。

    可如今,叶轩却死在令狐冲一剑之下,这之间的差距,太过明显了。

    甚至于说,叶轩与令狐冲,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强者。

    叶轩敢扬言挑战令狐冲,果真是自寻死路。

    “诸位,叶巨魔已死。”

    令狐冲淡淡一笑,他乃是华山派老祖,亲自出手,自然无人可挡,区区叶轩罢了,还不足为惧。

    “令狐冲前辈力量无穷,斩叶轩,如同杀狗。”

    “不错!令狐冲前辈,力量无双,叶轩惨死,实在是命途所归。”

    ……

    在这一刻,那一些大乘境强者,都在称赞令狐冲。

    而令狐冲本人,也很享受这一种赞誉。

    毕竟谁不喜欢别人夸自己呢?

    令狐冲活了千载岁月,也很喜欢别人称赞他。

    “是呀,令狐冲前辈,力量无穷,可他还是我师尊的手下败将。”

    突地,一道很是突兀、清亮,夹杂着几丝嘲讽之色的声音,从远处响起。

    令狐冲顿时一愣。

    当他听到那一道声音时,他脸上抹过几丝惊讶,或者说震惊之色。

    他赶紧转过身去,眼睛里满是震撼之色,眸光阴冷发寒,死死地盯着远处那一道看起来仅有豆粒大小的身影。

    居然……没死!

    令狐冲心神剧颤,内心之中,更是震惊无比。

    在场的那一些大乘境强者,同样是面露惶恐、惊奇之色。

    叶轩,怎么可能会没死?

    令狐冲那一剑之威,足以摧毁横断青山,斩开长河,只凭叶轩区区大乘境的力量,如何能够抵御?

    众人皆惊,看向叶轩的眼神之中,多了几分震撼之色。

    而作为华山派掌门的令狐峰,同样是震惊无比,令狐冲祖师爷,一剑居然没能斩杀掉叶巨魔。

    这怎么可能?

    无论是谁,肯定都无法相信,令狐冲这等绝世无上剑客,一剑之威,居然无法斩杀掉一位大乘境强者。

    这未免,太过让人惊讶!

    在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紧蹙着眉头,死死地盯着站在远处的叶轩。

    只见,叶轩身体衣衫尽碎,猩红色的体表滴出瘆人的鲜血,而在叶轩胸口处,更是裂开一道深可见骨的裂痕,鲜血不断地流淌出来,实在恐怖。

    他满发狼藉不堪,如同蓬草一样杂乱,但紧握住刀、剑的双手,却是很紧实,那一双深邃的眸子,更是坚定如山,他死死地盯着一脸震惊之色的令狐冲,漠然道:“还有两剑。”

    挑衅!

    叶轩所言,无疑,是对令狐冲极大地挑衅。

    令狐冲传承至无上,修炼剑法千载,极尽绝妙的剑术,让他一跃成为当世极为罕见的强者。

    可如今,以他之剑,以他之名,竟无法杀死一位只有大乘境中期修为之人。

    这的确匪夷所思。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没人会相信。

    令狐冲脸色铁青,眼神阴翳,目光更是冰冷到了极点,恨不得立刻将叶轩击杀掉。

    叶轩,区区蝼蚁之人,居然敢挑衅他,这未免太不将他放在眼中。

    若是叶轩不死,他令狐冲,将有何颜面见人?

    他无上强者之名,岂不是会被玷污?

    愤怒!

    令狐冲很愤怒,狠厉的眸光,死死地盯着叶轩,淡漠地说道:“是的,还有两剑。刚才那一剑,名为,我只用了三分力,我以为杀你足以。可谁能想得到,你的命居然会这么硬!竟是躲过了一劫。不过,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呵呵。你的剑,的确很强。我,甚至没有还手之力。不过,如果你只是想凭借剑击杀掉我,恐怕根本不可能。”

    叶轩不禁冷笑了几声,漠然道。

    “你是在说,我的剑,杀不死你?”

    令狐冲神色冰冷,较之前而言,更冷几分,他作为一位剑客,居然被人说“他的剑杀不死人”未免太过讽刺了一些。

    “嗯,的确如此,你的剑,杀不死我。”

    叶轩眼神坚定无比,脸上满是血渍,他染了血的肌肤,裸露在炸裂开的衣衫之外,他冷冷地注视着令狐冲,冷声说道:“不信的话,你可以再试一试。”

    “天地无极!”

    没等叶轩话音刚落,愤怒无比的令狐冲,右手之中,划出了一道很细长的气流。

    是的,那是一道气流,很简单地气流。

    可当叶轩,看到那一道气流时,淡定的眼神顿时闪过几丝惊慌。

    “终于,使出真正力量了吗?剑流!以剑势,聚集成河流,形成剑流,恐怖如斯。剑流所过之处,皆可斩断。”

    叶轩紧蹙着眉头,盯着身前那一道漫卷而立的气流,看似很普通,可当气流从空气中划过时,空气传出“兹啦”作响的声音,像是被斩裂开来一样。

    密密麻麻的空气裂纹,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这就是令狐冲前辈,全部的力量吗?竟然是……传说之中的剑流。非剑道大能强者不能使用的剑流!真不愧是令狐冲前辈,这一剑的威力,较之前相比,恐怕强大上百倍。”

    “强大上百倍的剑流,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那一些大乘境强者皆是心神剧颤,死死地盯着前方那一道剑流。

    剑流,形似水流,不过是剑势具现化之后的一种表现,可以在空气中流淌,甚至改变方向。

    剑流划过。

    周遭空气“兹啦”作响,四周的沙石被斩碎成粉末,而那一些草木,在这一刻,更是“嘣嘣”几声断裂开。

    越来越恐怖地力量,凝聚在那一道剑流周围!

    “以大乘境之修为,逼得我使出剑流之人,你是第一个。”

    令狐冲冷冷一笑,用很怜悯的眼神,注视着叶轩,又说道:“剑流之下,你会被直接撕裂开来。”

    “呵呵。”

    对于令狐冲狠厉的威胁,叶轩只不过淡淡一笑。

    作为一位剑客,同样是一位刀客,叶轩当然很清楚,剑流象征着什么。

    剑流,是剑道大能强者才能使用的。毕竟,剑势具现化,可不是每一位剑客都能够做得到的。

    如今,令狐冲为击杀叶轩,竟是不择手段,心狠手辣,使出剑流,可谓是一击必杀!

    “我叶轩,不过区区大乘境,竟能逼得令狐冲前辈使出剑流,却也是不容易。”

    叶轩脸上抹过几丝无奈之色,不禁苦笑了几声,又说道:“只不过,你的剑流,未必杀得了我。”

    语落。

    叶轩“轰隆”一声冲杀出去,速度快若闪电一样,和那一道剑流冲击在一起。

    “轰轰轰……”

    大地岩石崩裂开。

    恐怖地力量,肆虐在周遭,无形而起的剑势,将四周环境封锁住。

    那一些站在百米之外处的大乘境强者,全部都感觉到脸部刺痛,甚至有一种被刀剑割裂的感觉。

    “落雪!血梅!飘雪!”

    一道很沉闷的声音,从那恐怖地剑势中心响起。

    然后……

    只见一朵朵晶莹剔透的雪花,还有一朵朵猩红如妖一样的血色梅花,出现、漂浮在天地之间。

    这一幕景象,何其的诡异!

    众人皆是一惊,仰起头来,欣赏着飘散在天地之间的雪花和梅花。

    作为一位剑客,那一些大乘境强者,对于叶轩使出的剑法,感到很熟悉。

    传说之中,西门一族,以雪花和梅花入剑道!

    叶轩施展的剑法,毋庸置疑,传承至西门一族。

    那飘散凌乱的血色梅花瓣、以及雪花碎瓣,已经说明了一切。

    “轰!”

    晶莹剔透的雪花碎瓣,夹杂着血色梅花,和那一道很恐怖地气流,肆虐扭曲在了一起。

    叶轩整个人,置身其中,他坚不可摧的肉身强度,被他施展到了极致,抵御剧烈撞击之下产生的恐怖地撕裂力。

    待在远处的那一些大乘境强者,几乎都不知道,在那一瞬间发生的剧烈碰撞,究竟代表着什么。

    令狐冲眼神冰冷,这一次,他不会再大意。

    施展剑流,便是他斩杀叶轩的决心!

    这一剑之下,叶轩,必死无疑。

    他冷冷地笑着,冷厉的眸光,注视着那一个因为剑流撕扯爆炸而产生的恐怖地能量球。

    叶轩,被限制在能量球之中。

    “轰隆隆……”

    越来越沉闷的巨响,像是剧烈地雷鸣一样,在大地之上响起。

    在这一刻,所有的大乘境强者,全部都将目光聚集在那一个猩红色,甚至有一些发蓝的能量球上。

    何其恐怖、震撼的能量!

    如果,换成其他普通的大乘境强者,或许,早就被这一股恐怖地能量撕扯成碎片。

    但待在能量球之中的叶轩,却是连一声惨叫都没有,一切,静的出奇,鸦雀无声一样。

    “对一位剑客而言,施展剑流,须得剑道大能强者才可。只凭叶轩,根本抵御不住这种强大剑法!”

    作为华山派掌门,令狐峰也是一位剑修,对于剑法的精湛绝妙之处,他自然也很是清楚。

    因此他很明白,在刚才那一瞬间,令狐冲施展的那一剑,究竟达到了怎样的一种境界。

    叶轩,决然必死无疑。

    “……你还有最后一剑!”

    几乎就在令狐峰刚说完话之后,一道清亮、沉闷的爆喝声响起。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凝聚在一起,不约而同,看向了叶轩那边。

    ————

    ps:字数比较多,就不断章了,大家见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