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4章 厚颜无耻(三更、四更)
    “证据……呵呵,强大无比的剑法,便是最为有力的证据。”

    叶轩眼神陡然一冷,在他脸上遮掩着黑纱,根本看不出神色喜怒,他轻笑了几声,冷冷地盯着上清真人,又说道:“你,可敢接我一剑?”

    “无名先生说笑了。我蓬莱仙山,素来不修炼剑法。而我上清,更是对剑法一无所知。还是让令狐掌门,来评价一下剑法,更好一些。”

    这时,上清真人不禁轻笑了几声,将目光投向一脸茫然之色的令狐峰,说道。

    “无名先生,的确应该是西门吹雪前辈的嫡传弟子。他的剑法,实在太过精湛,堪称精妙绝伦。”

    令狐峰内心里震惊无比,很严肃地盯着叶轩,说道:“不过,无名先生,为何不敢以真面容示人呢?”

    “何来不敢一说呢?我不愿以真面容示人,那便是不以真面容示人。”

    叶轩冷哼了一声,淡漠地说道:“只凭在座诸位,恐怕还没资格看到我的真面容。”

    “这……”

    众人皆是一惊。

    来自几大远古门派的强者,都不约而同,将目光看向上清真人。

    在这里,上清真人辈分最高,而且,上清真人来自蓬莱仙山,无论身份还是地位,都受人敬仰。

    如果叶轩口出狂言说,在座诸位,都没资格看到他的真面容,那无疑,即使是上清真人这等人物,都没资格看到他真面容。

    “哼,这家伙,未免太狂妄了一些,依仗是西门吹雪的嫡传弟子,居然连上清真人这等绝世强者,都不放在眼中,实在是太过目中无人了。”

    “不错!这无名,太自大了。上清真人,来自于蓬莱仙山,如果连他都没资格看到无名的真实面容,恐怕当世没有几个人,有资格看到无名的真正面容了。”

    周遭那一些来自其他几大远古门派的来使,都不禁冷哼了一声,厉声呵斥道。

    “呵呵,依我来看,这无名其实就是一个虚张声势的脑残罢了。”

    一位尖嘴猴腮的青年,乃是一位大乘境初期的强者,狡黠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叶轩,轻蔑地说道。

    “锵!”

    那青年话语刚落,一道冷厉的剑芒,破空而至,径直斩落!

    那剑光,不偏不倚,斩落在那青年的颈部。

    “兹啦!”

    剑光切入那青年颈部,瞬间斩断一切,鲜血不断地流淌。

    一颗“咕噜噜”冒着鲜血的脑袋,“嘭”的一声,掉落在地。

    众人皆惊。

    一些强者,甚至都没看清,刚才那一道剑光,究竟是何人斩出,竟有这等威力,杀伐凶残。

    “胆敢辱说于我,杀无赦。”

    叶轩眼神一冷,看向那一些强者,漠然道:“刚才,那厮胆敢对我出言不逊,我便随手杀了他。”

    “随手……”

    那一些来自其他门派的来使,在这一刻,都不禁神色大变,眼睛里满是恐惧之色。

    这时,他们看向的叶轩的眼神之中,都多了几分凝重之色。

    即使是修炼剑法的令狐峰,在这时,也是不禁一怔,在心中漠然道:“好快的剑。好狠的剑。”

    一剑毙命,甚至,根本不给那人机会。

    剑光切过人头落,何人胆敢说不服?

    “上清真人,我刚才那一剑,可还不错?”

    叶轩冷冷地注视着上清真人,疑惑道。

    “你的真实境界,应该是大乘境中期,能一剑击杀一位大乘境初期的强者。刚才,还一剑击败渡劫境的逍遥圣女。无名先生,你的实力,真是让人感到意外。”

    上清真人呵呵一笑,神情严肃无比,和叶轩很认真的对视着,回应道。

    这时,原先狂傲无比的逍遥圣女,却是一脸羞愧之色,赶紧低下了头。

    “嗯。”

    叶轩漠然点头,看向令狐剑,说道:“为师已经替你报仇了。日后,若有人敢欺辱你,尽管提为师之名。”

    “多谢师尊。”

    令狐剑赶紧称谢。

    对令狐剑而言,叶轩出手教训逍遥圣女,无疑是极大地好事。

    “嗯,平日里,多多修炼剑法,假以时日,定能成就无上。”

    叶轩很欣慰的点了点头,内心里,却是在窃喜,说道。

    “……多谢师尊。”

    令狐剑很无奈地苦笑了几声,他由心的很感激叶轩,回应道。

    “给你剑。”

    叶轩右手猛地一震,那一把岩石巨剑,当即落入令狐剑手中。

    “我还有事,就先行离去了。”

    叶轩看向其他人,笑了笑,表现的很淡然,说道。

    “且慢。”

    这时,令狐峰却是突然走上前,叫喊道。

    “嗯?”

    叶轩顿时回过身来,半眯着眼睛,眸光冷了几分,注视着令狐峰,说道:“令狐掌门,有何事?”

    “无名前辈,您剑法无双,多谢您收剑儿为徒。这是一点小小心意。”

    令狐峰脸上抹过几丝苦笑,赶紧从怀中取出一个锦绣盒子,交到叶轩的掌心中,说道:“此乃无上宝丹,名为血炼神丹,对剑客大有裨益。”

    “多谢令狐掌门。”

    叶轩接过那一个锦绣盒子,打开一看,的确有一枚猩红色的宝丹,明显是不凡之物,他很感激令狐峰这么贵重的礼物,旋即,他看向令狐剑,说道:“徒儿,你且先过来,为师再传授你一门剑诀。”

    “……”

    令狐剑内心里在滴血。

    血炼神丹,那可是无上宝药,对于剑客大有裨益,可他父亲居然送给了叶轩。

    尴尬!

    但令狐剑,只好忍着内心割肉之痛,走到叶轩身前,他压低了声音,漠然道:“好你个叶轩,居然连我父亲都敢骗。”

    “行了,乖徒儿,别说我不仗义。我说一门剑诀,你在心中默默记着。”

    叶轩轻笑了几声,到手的血炼神丹,他可是不会轻易地交出去。

    随即,他在口中默念一门剑诀,让令狐剑牢牢地记在心中。

    “这一门剑诀,名为血梅,就是我刚才所用的那一剑。记住,这剑法不可外传,哪怕是你的父亲。”

    叶轩眼神坚定无比,沉声说道。

    “……你这家伙,还真舍得。那血炼神丹,送给你,倒还真是送值了。”

    令狐剑笑了笑,将剑诀记在心中,回应道。

    来自其他几大远古门派的来使,在看到叶轩传授令狐剑玄妙剑诀之后,眼里都露出激动之色。

    无疑,在那一些来使眼中,叶轩修炼的玄妙剑诀,肯定是西门吹雪遗传下来的,拥有无穷的力量,肯定强大无比。

    只拿一样无上宝药,便换得一门至高剑诀,令狐峰这一算盘打的还真是“啪啪”作响。

    “咳咳。”

    这时,崆峒派来使,不禁轻咳了几声,赶紧从怀中取出一件宝衣,脸上挂着一抹谄媚的笑容,走到叶轩身前,说道:“无名先生,此乃天蚕宝衣,能够抵御水火侵蚀,虽不如那血炼神丹贵重,却也是一样宝衣,还请无名先生笑纳。”

    “呵呵。”

    叶轩冷冷一笑,却是看都不看那天蚕宝衣,淡漠地说道:“我无名,可不是什么破烂玩意都收的。那血炼神丹,乃是当世宝药,更是华山派的一份心意,如若不然,我无名绝不会收下。”

    “……”

    那崆峒派来使,顿时脸面无光,只好灰溜溜的离开。

    “诸位,千万别痴心妄想,随便拿出一些破烂玩意,就想换取至高无上的剑诀,这简直是白日做梦。”

    叶轩冷哼了一声,看向其他几大远古门派来使的眼神中,更是多了几分轻蔑之色,嘲讽道。

    “呵呵,真不是我说你们崆峒派,实在是太吝啬,太没有诚意,还是我们嵩山派更有诚意一些。”

    在这时,一位两鬓泛白的中年男子,却是冷笑了几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只见这中年男子,身负长剑,生的一双剑眉星目,神情严肃无比。

    在众人注视下,这中年男子,赶紧从怀中取出一门残谱,脸上露出谄媚的笑意,说道:“无名先生,此乃辟邪剑法,虽然只是残谱,但其价值可想而知。”

    “……滚!”

    叶轩看都不看那辟邪剑法,厉喝道:“若是完整的辟邪剑法,或许还能入我法眼。但这不过是残谱,根本是一文不值。”

    “这?”

    那中年男子无奈地一笑,说道:“另外一半残卷,据说是在罗布泊的奇门遁甲之中,现在也拿不出来。”

    “哦,是吗?”

    叶轩笑了笑,从那中年男子手中接过辟邪剑法,随手翻了一页。

    当叶轩看到辟邪剑法上面的字之后,脸上的笑容顿时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怒意。

    “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叶轩脸色铁青,将手中那一半残谱,瞬间捏成了齑粉,他冷冷地看向那男子,漠然道:“你是在找死。”

    “无名前辈,我是无心之失。这辟邪剑法,的确是强大无比。”

    那中年男子心神剧颤,根本不敢正视叶轩,身体不断地颤抖着,说道。

    “嗯,那你可以去练了。”

    叶轩右手猛地一震,一道冷厉的剑光,顿时从那中年男子下半身切过。

    “兹啦!”

    清脆的声音响起。

    一抹猩红色的鲜血,顿时从那中年男子下半身流淌出来。

    “啊!”

    那中年男子面目狰狞无比,眼睛里满是血丝,明显是十分地痛苦,当即便是晕厥了过去。

    “我无名,虽不是什么名门正派之人,但也绝不会修炼那一些邪门歪道的法诀。”

    叶轩半眯着眼睛,眼神冰冷至极,漠然道:“再敢拿那种邪门歪道的法诀给我,我便是杀无赦。”

    这一刻,气氛顿时冷到了极点,周遭之人,根本不敢随意妄动。

    但那一位狂傲无比的逍遥圣女,却是轻笑了几声,柔美的脸庞之上,遮掩着一层雾白色的面纱。

    只见她从怀中取出一块锦绣手帕,缓步走到叶轩身前,脸上始终挂着一抹自信的笑意,说道:“无名前辈,这手帕,乃是家师赠予的宝物。小女天资不够,无法参悟其中的玄妙之处。还请无名前辈收下。”

    “无崖子赠予你的宝物?”

    叶轩似信非信,仔细地盯着那一块手帕,俗话说,漂亮的女人多是蛇蝎,口中所说的话可信度不高,叶轩保持几分警惕性,但还是从逍遥圣女手中接过那一块手帕。

    “这手帕,平淡无奇,根本没有什么玄妙之处。”

    叶轩再三考究,并没从那一块手帕之上,看出任何奇怪之处。

    “无名前辈,还请多看两眼,小女绝不会骗您。”

    逍遥圣女妩媚的笑了笑,那柔美似水一般的眸光,让人不禁看得心动。

    “想勾引我?”

    叶轩冷笑了几声,在心中漠然道,他按着逍遥圣女所言,再次仔细地看起了那一块手帕。

    当叶轩,将那一块手帕,放在月光之下时,却是看到了几个字。

    “今晚子时见。”

    叶轩眯着眼睛,盯着那几个字,脸上顿时露出了几抹冷笑。

    “美人计!我喜欢。”

    叶轩在心中说道,随即,他故意用贪婪地目光,看向逍遥圣女,说道:“这手帕,的确是有玄妙之处。”

    说完话,叶轩呵呵一笑,掌心猛地一震,那一块手帕,顿时变作齑粉。

    周围还有人,想上前看一下手帕,却也是没了机会。

    “无名前辈,可否将那手帕的玄妙之处,告知小女?”

    逍遥圣女笑了笑,走上前去,很认真的盯着叶轩,询问道。

    “当然!”

    叶轩眯着眼睛,显的很狡黠,趴到逍遥圣女的耳朵旁,低声说道:“今晚在哪里见面?”

    “随便您。”

    逍遥圣女妩媚一笑,在这世间,恐怕还没几个男人,能够抵挡住美人计。

    尤其,是她这种国色天香的美人,所使用的的美人计。

    “昆仑城的城墙夜色还不错。”

    叶轩笑了笑,伸手在逍遥圣女的腰部捏了一下,又说道:“我先离去了。”

    “恭送无名师尊!”

    令狐剑很感激叶轩,既然要做戏,那便是做的很真实。

    “呵呵。”

    叶轩神色淡然无比,身形一纵,便是消失在空气中。

    “逍遥圣女,敢问无名前辈,刚才对您说了什么?”

    其他几大远古门派,赶紧上前,询问道。

    “没什么。”

    逍遥圣女眼神一冷,漠然道。

    ……

    深夜子时。

    凉凉月色,从星空之上泼洒而落下,照耀在冰雪的城墙上。

    逍遥圣女穿着白色的长衫,如同真正的仙子一样美丽,只不过,在她脸上,还是遮掩着一层白纱。

    她缓步走到城墙上,低声喊道:“无名前辈。”

    “嘭!”

    逍遥圣女刚喊出声,就被一道鬼魅身影,打中了后颈,当即晕厥了过去。

    “拿你去换玉莲冰藕,这笔买卖,无崖子不可能不愿意。”

    那一道鬼魅的身影,脸上抹过了几丝冷笑,漠然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