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1章 怕过吗?
    叶轩很固执,特别固执。

    如果他想要去做的事情,即使是死,他都一定会想方设法做成。如果他不愿意去做的事情,哪怕别人将刀刃架在他脖子上,他都绝不会去做。这就是叶轩的性格。

    叶轩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将胡媚儿和胡山,交给华山派这群卑鄙之人。

    因此,当令狐云提及,可以放叶轩走,但绝不可能放走胡媚儿和胡山时,叶轩不加思索就拒绝了。

    “从你的尸体上走过去?”

    令狐云眼神冰冷极了,他注视着叶轩,漠然道:“今日,若非是西门前辈在这里,你真以为你能活着离开吗?”

    “啪!”

    突地,一道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西门飘雪扬起手,一记耳光,落在令狐云脸庞上。

    令狐云顿时一怒,眼睛里满是狠厉之色,脸庞涨红。

    当着众多华山派弟子面前,令狐云被西门飘雪抽了一记耳光,令狐云内心之中的愤怒自然可想而知。

    但他不敢发作!

    是的。

    令狐云深知,他根本不是西门飘雪的对手,如若他真敢对西门飘雪出手,恐怕西门飘雪真会将他废掉。

    毕竟,西门飘雪的暴脾气,在修真界是出了名的。

    “西门前辈,您究竟是要干什么?”

    令狐云虽不敢发怒,但他眼神却很冷,死死地盯着西门飘雪,质问道。

    “你该打!我的徒弟,几时轮到由你来教训?”

    西门飘雪冷冷地和令狐云对视着,漠然的说道。

    “小轩,你确定你一定要将那两个人带走吗?”

    西门飘雪转过头来,神情严肃无比,看向叶轩,沉声说道。

    “确定!”

    叶轩眼神坚定无比。

    “哪怕是死?”

    西门飘雪诧异地说道。

    “哪怕是死!”

    叶轩神情很认真,回应道:“若不能带走他们二人,我叶轩,宁愿将命放在这里。”

    “好!好!好!”

    西门飘雪大喜,不禁笑了几声,赞叹道:“不愧是我西门飘雪的徒弟。我西门飘雪一生不及我哥哥,但我却收了一个潜力无限的徒弟。我相信,将来你在剑道之上的成就,肯定会超越我,甚至超越我哥哥。”

    “徒儿自当竭尽全力,争取超越师傅。”

    叶轩笑了笑,脸色惨白一片,神情难看无比,说道。

    “令狐云,你听到了,我徒儿一定要带他们二人走。你说,我该怎么办?”

    西门飘雪眼神陡然一冷,盯着令狐云,质问道。

    “西门前辈,叶轩已经是修真界公敌,华山派放走他,已经是看在您的面子上了。若是再放走胡媚儿和胡山,那您未免太不把华山派放在眼中了。”

    令狐云冷笑了几声,厉喝道。

    “哈哈……我西门飘雪,何时将华山派放在眼里过?如果不是剑魔独孤求败和令狐冲坐镇在华山派,我早就将你们华山派,狠狠地踩在脚下了。就凭你们,也配自称剑道正宗?”

    西门飘雪那一双深邃的眸子中,抹过几丝冷光,厉喝道。

    “西门飘雪!”

    令狐云脸色铁青,愤怒到了极点。

    “拔剑吧!既然是剑客,那一切,就用你的剑说话。”

    西门飘雪大手一挥,只听“锵”的一声,一道很璀璨的剑光,从西门飘雪身后迸射而出,很是凌厉。

    “我虽不敌你,但这里,有我华山派几十位强者,难道你还敢屠戮华山派不成?”

    令狐云冷冷地盯着西门飘雪,直接拔出了手中那一把青蓝色的剑刃,锋利的剑尖直指西门飘雪,厉喝道:“你今日之举,我一定会告知整个修真界。叶轩,乃修真界公敌,更是修真界魔头。而那胡媚儿和胡山,是几大远古门派必杀之人。你这样做,就是站在修真界的对立面!”

    “我怕过吗?”

    西门飘雪脸上抹过几丝玩味之色,轻蔑地说道。

    “锵!”

    西门飘雪出剑了。

    在那一刻,周遭空气,更冷几分。

    这片黑夜之中,一股肃杀之气,顿时弥散开。

    一股很恐怖地剑势,以西门飘雪为中心,朝四周波散!

    “小轩,带他们走。”

    西门飘雪轻笑几声,看向叶轩,说道:“记住你刚才说的话,既然选择了用生命却守护,那即便是死,都绝不会后悔。”

    “多谢师傅。”

    叶轩不再犹豫,直接回过身来,拉起胡媚儿的小手,朝着远处跑去。

    而胡山,也不敢再大意,紧紧地跟在叶轩身后。

    “还不拦住他们吗?”

    令狐云神色凝重无比,看向那些华山派的小弟子们,厉喝道。

    “是!”

    那些华山派的小弟子们,神色一凛,快步上前,挡住叶轩的去路。

    “呵呵,一些虾米,也敢拿出来丢人现世?”

    西门飘雪眼睛里勾勒起几抹不屑之色,他挥动右手之中的剑刃,朝着那些华山派的小弟子们一斩!

    “嘣!”

    那一剑,不偏不倚,正巧斩在那些华山派小弟子身前半米处。

    剑光划过之处,竟留下一道很深很深的沟壑。

    那沟壑,将叶轩和那些华山派小弟子们隔开。

    “胆敢逾越这一道沟壑者,杀无赦。”

    西门飘雪面无表情,冷声说道。

    那些华山派的小弟子们都愣住了神,不敢忤逆西门飘雪所说的话。

    其中一位小弟子,冷笑几声,很质疑西门飘雪所言,直接朝前一步,走出了半米,右脚踩在那一道沟壑之上。

    “嘣!”

    几乎就在那位小弟子右脚踩在沟壑上的同一刻,一道冷厉的剑光斩过,直接从那位小弟子的脑袋上斩下。

    那位小弟子,直接被劈成两半,身体炸裂碎开,鲜血淋漓。

    那些华山派的小弟子们,在这一刻,全都愣住,面露惊慌、恐惧之色,不敢在质疑西门飘雪所说的话。

    一剑,斩一人!

    “还有谁要试一试吗?”

    西门飘雪冷盯着那些华山派的小弟子们,厉声呵斥道。

    “西门飘雪,你,你未免太狂妄了。”

    令狐云愤怒极了,他手中那一把青蓝色的剑刃,“锵”的一声,发出璀璨剑芒,一股很恐怖地剑势,从令狐云体内爆发出来。

    “呵呵。”

    见令狐云释放剑势、剑气、剑意,西门飘雪不禁玩味的冷笑了几声,漠然道:“令狐云,就你那点本事,也敢拿出人丢人现眼?你的剑气,和我的剑气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