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0章 从我的尸体上走(两更)
    之破剑式,令狐云施展这一剑法,当真是极尽璀璨芳华,冷厉到了极点。

    但!

    那一道凌空飞落的剑光,却同样含蕴无穷尽剑势,的确不可小觑。

    “轰!”

    就在众人注视之下。

    那一道飞落的剑光,和令狐云施展的破剑式,狠狠地碰撞在一起。

    “啵!”

    空气颤动。

    恐怖地余威,如同水中涟漪一样,朝向四周扩散开。

    周遭的其他人,在这一刻,都神色大变,赶紧向后退去,避免受到余威波及。

    “这就是华山派顶尖强者的力量吗?”

    即使是叶轩,在这时,脸上也是抹过几丝凝重之色,沉声说道。

    “三叔的实力,在整个华山派,绝对属于强者之列。”

    一直待在旁边的令狐剑,同样被惊吓了一跳,冷声说道。

    “华山派的底蕴,真的很恐怖。”

    叶轩神情严肃无比,很认真的说道:“真不敢相信,若是令狐冲前辈,或是剑魔独孤求败前辈出剑,究竟能发挥出怎样惊骇的力量。”

    “呵呵,当世能让华山派始祖、独孤求败出剑的人,已经没有几个了。”

    令狐剑轻笑了几声,又说道:“昔年,始祖独孤求败,曾与当世第一强者、逍遥道君一战,单纯比较剑术的情况下,始祖不输分毫。”

    “剑术,能与我师傅相提并论?”

    闻言,叶轩猛地一惊,内心里感到惊讶无比。

    叶轩在修真界,早就听说过,他师傅逍遥道君究竟是什么级别的强者。

    即使是蜀山剑门的太虚剑尊,拥有神兵太虚剑,和绝世无上剑法,也不见得能与他的师傅一战。

    但,华山派始祖、独孤求败,却能在剑术上,与逍遥道君相提并论,这足以说明,独孤求败的实力,究竟达到了怎样的一种境界。

    “令狐云,这几十年来,你的剑道修为,真的是一点进步都没有。”

    这时,一道呵斥声,如同洪雷一样落下。

    “西门前辈,你的剑法,的确更精湛了。”

    令狐云猛地一震,手中那一把青蓝色的剑刃,还在不断地颤抖,明显是在刚才的碰撞之中落了下风。

    “哈哈!”

    一道耻笑声响起。

    随着笑声落下,一道佝偻、瘦削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那身影,是一位苍颜白发的老者,身体瘦弱无力,但老者那一双眼睛,却是格外有神,像是镶嵌了一枚金色的玉珠一样,闪烁出冷厉的眸光。

    当那老者出现时,周围那些华山派的小弟子们,全都神色骇变。

    “他,他不是当年那个单枪匹马登上蜀山,挑战令狐冲太祖师爷的疯老头吗?”

    一位华山派的小弟子,早就愣住了神,疑惑的眼神,死死地盯着那老者,诧异地说道。

    “不错!正是那疯老头。但这疯老头,为什么要救叶轩呢?”

    其他的华山派小弟子,也都面露疑惑之色,感到诧异无比,询问道。

    “呵呵,华山派的小崽们,你们这些人,还真是不知道尊重老人。一句一个疯老头,难道真不把我西门飘雪放在眼中吗?”

    西门飘雪眼神一冷,他伸出右手的食指,在空气中轻轻地一划,只听“啵”的一声,一道冷厉的剑光,从他指尖冒出。

    “兹啦!”

    那剑光从西门飘雪指尖爆射出去,径直地切过空气,将空气割裂开来。

    华山派那些小弟子们,在看到西门飘雪施展的剑法之后,几乎全都愣住了神。

    随手一点,便可点“气”成“剑”,这等玄妙的手段,无疑是剑道大能强者才有的。

    “后生晚辈,不得无礼。”

    令狐云也是冷哼了一声,以他个人的剑道修为,尚且不敢轻视西门飘雪,那些后生晚辈竟出言辱说西门飘雪,简直辱没华山派的名声。

    “西门前辈,敢问一句,您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令狐云面露疑惑之色,不敢对西门飘雪有半点不敬,诧异地说道。

    “呵呵,还不是为了我这乖徒弟。前两天,听说他杀了几条老狗,竟成为修真界公敌。我怕他有事,就从京城一路追来。我这刚赶到江北市,就听说医学世家林家被你们华山派给灭掉了,所以我就来这里碰碰运气,看一看能不能找到我这乖徒弟。”

    西门飘雪轻笑了几声,神情表现的很是淡定,又说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刚一来到这里,就看见你要杀我那乖徒弟,我就索性出剑了。”

    “什么?”

    令狐云顿时一惊,一脸茫然,疑惑道:“这叶魔头,何时成了您的徒弟?”

    “大概两三年前吧!”

    西门飘雪笑了笑,看向叶轩,说道:“看见师傅了,难道还不过来吗?”

    叶轩赶紧上前,给西门飘雪行了一个磕头大礼,很尊敬地喊道:“师傅。”

    实际上,对叶轩而言,他的确应该称西门飘雪为师傅。毕竟,在之前,西门飘雪曾经传授给叶轩三招剑法,而且都是西门一族不外传的剑法。就凭这一点,叶轩就应该叫西门飘雪一声师傅。

    “这……”

    令狐云顿时哑然,心道:“这叶魔头,难道还真是西门飘雪的徒弟不成?”

    作为华山派一位顶尖强者,令狐云并不傻。

    他很清楚,在西门飘雪身后,站着一股很巨大的势力。

    组织!

    这一股势力,与其他组织,都有所不同。

    因为,组织,乃是华夏国掌控的组织,专门用来对付那些修真者。

    如果叶轩真就是西门飘雪的徒弟,那么,令狐云就必须考虑到组织的站位。

    贸然得罪组织,对华山派半点好处都没有。

    毕竟,组织的那一群人,几乎都是当世至强者,堪称无敌。

    “令狐云,我要带叶轩走,这应该没问题吧?”

    西门飘雪的眼神陡然一冷,漠然的看向令狐云,沉声说道。

    “呵呵。”

    令狐云苦笑了几声,他倒是想说一个“不”字,但西门飘雪的暴脾气和实力,都让令狐云得罪不起。

    若是惹怒西门飘雪,恐怕西门飘雪真敢孤身一人再次登上华山,挑战华山派几位至高强者。

    “西门前辈,若您要带走叶轩,晚辈自然没有异议。但是,那胡媚儿和那胡山,却必须要留下。”

    令狐云退让一步,说道。

    “不可能!”

    一直沉默的叶轩,却是冷冷地说道:“如果要想将胡媚儿和胡山,从我手中带走,那就从我的尸体上走过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