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8章 中毒(四更)
    “多谢。”

    叶轩笑了笑,将手中赤红血剑收起。

    但!

    就在这时。

    一道漆黑色剑刃,锋利无比,“噗”的一声,刺进叶轩的腹部。

    叶轩万万没想到,他竟会在这种情况下,被人偷袭一剑!

    而且,那一剑直接刺穿他的腹部,险些伤到他的五脏六腑。

    他神色一冷,脸上抹过几丝狠厉之色,厉喝道:“死。”

    叶轩猛地挥落手中藏锋剑,“兹啦”一声,锋利的剑刃,直接削掉那个偷袭者的脑袋。

    “咕噜噜”冒着鲜血的脑袋,“嘭”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叶轩的手段,的确很是狠辣,出手一击,便是必杀!

    突如其来发生的事情,让眼下局势,变的更为复杂。

    叶轩腹部被刺中一剑,而且,那剑刃竟是漆黑色,无疑,在那剑刃之上,肯定是被涂抹了剧毒。

    “噗嗤!”

    叶轩口喷鲜血,嘴唇变的漆黑,甚至泛起紫红色,脸色惨白一片。

    “锵!”

    叶轩将手中藏锋剑,刺进大地之中,他用手搀扶着藏锋剑,冷冷地站在远处,眼神冷漠极了,盯着愣住神的令狐剑,厉喝道:“好!好!好!令狐剑,枉我还以为你是一位堂堂正正的剑客,没想到,你居然也是这等卑劣之人。”

    令狐剑待在原地,叶轩突然被刺伤,而且伤的很重,这的确出乎他的意料。

    他一脸呆滞地表情,神情很急切,辩解道:“这,这不是我做的。”

    “呵呵,那人,难道不是你华山派之人吗?”

    叶轩冷笑了几声,指着掉落在地上,还在不断地“咕噜噜”冒出鲜血的脑袋,质问道。

    “不错!他的确是华山派之人。”

    令狐剑说很认真地说道:“但是,他绝对不是我安排的。我令狐剑,乃是一位剑客,绝不会使用下三滥的手段做卑鄙之事。即使是灭掉林家,我也是凭着光明正大的手段,没搞任何偷袭!”

    “胡媚儿,胡山,你们两人,先走。”

    叶轩不再搭理令狐剑,而是神色凝重无比,看向胡媚儿和胡山二人,沉声说道。

    “啊?”

    胡媚儿这才反应过来,一脸担忧之色,她那一双美眸还在不断地颤动,盯着叶轩,很严肃地说道:“我不走,我绝对不会走。”

    “我也不走。”

    胡山这一次,和胡媚儿站在一起,很坚定地说道:“叶轩,你中毒了。而且,你中的毒是仙人散,是一种摧毁根基的毒药。我们这个时候离开,那就是置你于死地而不顾。”

    “我不会死。”

    叶轩苦笑了几声,即使他意识到,他现在中毒很深。

    按理说,叶轩早就是百毒不侵,但是,叶轩却察觉到,刚才刺进他体内的长剑沾染的那一种毒素是很厉害的,甚至足以摧毁掉他的力量防护。

    “仙人散……这毒药,我还真是没听说过。”

    叶轩嘴唇由紫红色,再次变成黑色,是那一种漆黑如墨的颜色,让人看到后感觉很恐怖。

    “仙人散,乃是药王谷炼制的一种毒药,专门用来对付修真者。药王谷,一直不参与俗世之争。你没见过仙人散,也是很正常。”

    胡山赶紧解释道:“如果中了仙人散,不及时解毒,修真者的根基,将会在三天之内被毁掉。”

    “那和蚀骨丹,岂不是差不多嘛?”

    叶轩看向胡山,轻笑了几声,还是不将仙人散这种毒药看在眼中,疑惑道。

    “不一样!蚀骨丹,不过是药王谷使用三十多种毒药炼制的,在摧毁修真者根基的同时还能短时间内提升修真者的力量。但是,仙人散,却是药王谷使用一百多种毒药炼制而成,不仅剧毒无比,而且能将修真者根基彻底地毁掉。”

    胡山神情严肃无比,他注视着叶轩,又说道:“即使你是叶轩,可行逆天之事,也绝对没办法破除掉这种毒药。”

    “哈哈。”

    叶轩大笑了几声,他眼神陡然一冷,看向令狐剑,斥责道:“令狐剑,你还敢说你不卑鄙无耻?”

    “我说了,这件事,绝对不是我做的。我令狐剑,是一位堂堂正正的剑客。”

    令狐剑同样很担心叶轩的安危,他令狐剑,乃是令狐冲嫡系后人,从不做卑鄙之事。

    在佩剑之上涂抹毒药,然后去刺杀别人,这是对剑客的一种侮辱。

    尤其,是对令狐剑这种至强剑客而言,在佩剑上涂抹毒药,更是不可饶恕的。

    “即使不是你做的,也一定是你们华山派所为。”

    叶轩那一双眸子已经冷到了极点,他注视着令狐剑,冷声说道:“我想,你们华山派,今夜应该不会让我活着离开。”

    “哈哈……”

    在这时,一道清亮、阴森的大笑声,却是传了出来。

    “叶魔头,看来你的确很聪明。不错,今晚,你必死无疑。”

    突地,一位中年男子,两鬓泛白,脸庞棱角分明,从远处走来,站在叶轩的身前,轻蔑地耻笑道。

    “三叔!”

    这时,站在叶轩不远处的令狐剑,却是顿时愣住了,死死地盯着那中年男子,叫喊道。

    “剑儿,今晚你的表现很不错。这叶轩,乃当世第一大魔头,已经成为修真界公敌。你居然能将他擒住,的确很不凡。”

    那中年男子很欣慰的笑了笑,看向令狐剑的眼神中,不禁多了几分欣赏之色,又说道:“剑儿,接下来的事,交给我来处理就可以了。你先带着你的师兄弟们,离开这里。”

    “三叔!”

    令狐剑冷着脸,脸色黯然,他下意识攥紧了拳头,死死地盯着那中年男子,神情很严肃地说道:“您知不知道,我刚才已经答应,放走他了?”

    “呵呵。”

    那中年男子轻笑了几声,他半眯着眼睛,注视着令狐剑,说道:“剑儿,放走当世第一大魔头,这个罪名,你可承担不起,我也承担不起,整个华山派,都承担不起。”

    “我不管他是不是魔头。我只知道,我刚才已经放他走了,但您却派人刺杀他,还在剑上涂毒。这等卑劣手段。您……”

    令狐剑欲言又止,一脸憎恶的表情,呵斥道。

    “剑儿,你现在还小,很多事情你不懂。我可以告诉你,今晚,只要我们取下叶轩首级,再抓走胡媚儿和胡山。我们华山派,将在几大远古门派之中扬眉吐气,甚至声震整个修真界。”

    那中年男子眼神一冷,沉声说道:“相反,如果你放走叶轩,那你就是协助魔头逃脱,这个罪名,你承担得起吗?”

    令狐剑沉默。

    在这一刻,叶轩同样沉默。

    而胡媚儿和胡山,也都选择了沉默。

    是呀!

    令狐剑可是名门正派之后,还是华山派弟子。

    叶轩,只不过是当世第一大魔头。

    自古以来,正邪不两立。

    如果令狐剑放走叶轩,那对令狐剑而言,无疑是百害而无一利。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令狐剑,在等令狐剑的抉择。

    但令狐剑,在片刻沉默之后,却表现的很淡定。

    他拔出了岩石巨剑,冷冷地指向叶轩,厉喝道:“我令狐剑,说放你走,那就一定放你走。”

    “你疯了吗?”

    那中年男子顿时一愣。

    可令狐剑,却根本不搭理那中年男子。

    “现在,你立刻走。”

    “下一次再见面,你我还是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令狐剑冲着叶轩大吼道,随后,他手中的岩石巨剑,绽放出很璀璨的剑芒,劈向那中年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