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9章 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情(两更)
    法国梧桐真的很美很美。尤其,是在深秋时分,梧桐树的叶子,都变成了火烧霞红,染红这片天空。

    叶轩脱下紫色长袍,换上一身很合适的西装,算得上笔挺径直,让叶轩变的更英俊几分。

    他脸上挂着一抹淡淡地笑意。

    随即,他走出教廷,很多教廷成员在和他问好,他点头示意。

    传说之中的教宗陛下,真的很年轻,大概才二十六岁,但却已经成为法国境内,权力最大的几个人之一。

    这的确让人很崇拜、敬佩!

    当然,这位年轻的教宗陛下,曾经做过几件很疯狂地事情、

    譬如说,颠覆皇权。

    不过,让人印象最深的,还是这位教宗陛下,用刀削掉了埃菲尔铁塔的塔尖。

    从那以后,很多慕名而来的游客,再看到的埃菲尔铁塔,只能够是没有塔尖的铁塔,这很尴尬。

    财政大臣曾提议修补塔尖。

    但那位同样很年轻的皇帝陛下,却义正言辞的说道:“那可是教宗陛下的杰作,为什么要修补?”

    财政大臣只好作罢。

    是的,这位年轻的教宗陛下,在法国的权力真的很大。

    即便是皇帝陛下,在见到教宗陛下时,也会选择低头,以示敬意。

    毋庸置疑。

    如果有人问起,在法国境内,谁的权力最大。

    那么,十个人之中,会有九个人回答说“教宗陛下”。

    至于另外一个人,可能是傻子。

    否则,肯定也会回答“教宗陛下”。

    教宗陛下权力很大,却从不喜欢抛头露面。

    一直以来,出现在大众媒体面前的人,都是那位可怜的埃尔辉大主教。

    大概正因如此,很多人到现在都并不知道,那位权力极大地教宗陛下,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年轻人,长着什么样的模样。

    但不认识,并不代表不尊敬。

    毕竟,教宗陛下,在法国人民的心目中,地位还是很崇高的。

    ……

    叶轩离开教廷后,就有一辆红色汽车,接走了叶轩。

    晚秋的风,吹袭来时,有一阵阵凉意。

    叶轩将窗户打开,望着窗外那一片片时不时就会凋残、零落的叶子,脸上不禁露出了几抹轻笑。

    “你在笑什么?”

    正在开车的女人,穿着很典雅,气质也很出尘、高贵,她撇过头,注视着身旁的叶轩,疑惑道。

    “你居然会开车。”

    叶轩再次轻笑几声,诧异地说道。

    “呵呵。”

    正在开车的女人,脸上抹过几丝苦笑,解释道:“我才刚考的驾照。”

    “那还不错。”

    叶轩点了点头,很欣慰的看了旁边女人一眼,说道:“红菱,我想回国了。”

    “嗯。”

    似乎早就知道有那么一天,红菱轻轻地点了点头,依然是很优雅,轻声说道:“既然你要回国了,我也就不再待在这里了。”

    “你在这里陪了我一年,我很感谢你,也很感动。但……”

    叶轩犹豫片刻,将双手枕在脑袋后面,欲言又止。

    “你还是别说话了。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该怎么做事情,用不着你来教我。”

    红菱脸上的表情难看了很多,沉声说道:“她已经失忆了,而且还要订婚了,你就那么死心塌地吗?”

    “这不是死心塌地。”

    叶轩很认真的摇了摇头,说道:“人这一辈子,真的会喜欢好多好多人。可是,我的心很小很小,小的只能装下一个人。既然那个人是她了,那便不可能再是你。”

    听完这话,红菱顿时一愣,那一双美眸中,抹过了几丝泪花。

    “可你别忘了,你是修真者。而她,只是普通人。等到百年后,她会死,而你还会活着。你的路还有很长很长,她没办法陪你走到人生尽头的。”

    红菱声音有些颤抖,就像她的娇躯一样,也在情不自禁的颤抖着,辩解道。

    “那就等百年之后再说。”

    叶轩呵呵一笑,缓缓地闭上了眼,不再多说半句话。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纠葛,有时候,就像藤蔓一样,树枝与树枝之间,总是或多或少会有一些纠缠,然后变的剪不断理还乱。

    可感情上的事情,从来没有谁对谁错。

    在过去,叶轩喜欢唐小柔,同样的,唐小柔也喜欢叶轩。

    这大概就叫两情相悦。

    而现在,红菱喜欢叶轩,可叶轩,却不喜欢红菱。

    这大概就叫单相思劫。

    可在这之间,并无对错。

    无论是两情相悦,抑或是单相思劫,都是值得尊重的。

    毕竟,谁和谁的感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

    相处的日子久了,磨合出来的爱情,才是真的爱情!小打小闹的爱情,那叫过家家,又叫游戏。

    对于叶轩所说的话,红菱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

    她抹掉眼睛里晶莹剔透、伤心的泪花,很勉强的说道:“如果百年之后,你未娶我未嫁,那我们便在一起?”

    “也好。”

    叶轩点头。

    百年的时间,足够让一个人,忘记另一个人。

    可叶轩却从没想过,他今日说出的这句“也好”,却让红菱苦苦等了千百载。

    修真者的寿命,很长很长。

    而红菱等叶轩的时间,却是更长更长。

    ……

    晚秋凉风,阵阵袭来。

    红菱将车停在一家饭馆门前。

    叶轩下车。

    “这家饭馆,是法国最有名的饭馆,平常吃饭需要提前一年时间预定。”

    叶轩站在车的旁边,听着旁边一些穿着华贵的公子哥们议论。

    “提前一年时间预定?”

    叶轩脸上抹过几丝苦笑。

    为了一顿饭,却需要等上一年,这未免太胡扯了一些。

    “他们说的没错。这家饭馆的生意的确很好。但偏偏,他们每天只做十份,也就是说每天只有十个人能吃到这里的饭菜。”

    红菱将车停好之后,走到叶轩身前,介绍道。

    “这么神乎?”

    叶轩皱了皱眉头,面露不解之色,诧异道。

    “这家饭馆,在国际上都很有名。你觉得呢?”

    红菱把车钥匙扔给叶轩,说道:“走吧!我已经预订好了。”

    “提前一年?”

    叶轩诧异地问道。

    “当然不!”

    红菱苦笑了几声,解释道:“别忘了你的身份,你可是教宗。如果你想吃这里的饭,那你完全可以把这里的厨师请到教廷之中,专门为你做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