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5章 悲惨过往(五更)
    对于罗伯特卡因突如其来的质问,奥丁卡尔顿时愣住了。天 .书 中 文. 网

    往事随风,无法忘怀。

    在奥丁卡尔的眼睛上,有一道很深的疤痕。

    那是在两百五十三年前,奥丁卡尔险些被老虎吃掉的证明。

    好在,善良的斯图赛特及时出现,救下了他。

    否则,奥丁卡尔早就已经成为老虎的粪便。

    提及奥丁卡尔眼睛上那一条疤痕。

    就必须提起,奥丁卡尔为什么会遇到老虎?

    奥丁卡尔,是奥丁家族的弃子。

    当然,后来的奥丁家族,被奥丁卡尔给屠戮了。一个活口不留!那条经常待在奥丁家族门前的小狗,包括经常趴在奥丁家族门前行乞的老乞丐,全部被奥丁卡尔杀死了。

    奥丁卡尔的母亲是奥丁家族的一个婢女,早就奥丁卡尔一岁时,他母亲就被他亲生父亲给毒杀了。

    后来,奥丁卡尔被一个管家收留。

    那个管家对奥丁卡尔很好。

    但因为偷窃奶粉,那个管家被奥丁卡尔的亲生父亲,也就是奥丁家族的家主,连脑袋都给割掉了。

    那时,那个管家手里,正拿着一个奶瓶。

    只可惜,奶瓶里,灌满了鲜血,是那个管家的鲜血。

    然后,奥丁卡尔的亲生父亲,就拿起那个灌满管家鲜血的奶瓶,朝奥丁卡尔口中疯狂灌鲜血。

    奥丁卡尔清楚地记着,那个管家的鲜血,有些腥气,还有些……咸。

    “让你喝奶……哈哈,你个畜生,喝人血去吧!”

    奥丁卡尔的父亲怒吼道。

    那一年,奥丁卡尔两岁半。

    奥丁卡尔被他亲生父亲,喂了整整一瓶鲜血。

    而那鲜血,是照顾奥丁卡尔的那个友善、和蔼的管家。

    那个管家会去偷奶粉,则是因为奥丁卡尔营养不良。

    嗯,两岁半的奥丁卡尔,真的很惨,瘦的皮包骨头。

    奥丁卡尔喝下了一瓶鲜血后,眼神都麻木了。

    后来,奥丁卡尔,就被他那位凶残的父亲,扔到了山野林中,险些被老虎吃了。

    老虎的爪子,在奥丁卡尔的眼睛上,留下了一道很深的疤痕。

    幸好,奥丁卡尔被斯图赛特救了!

    那一年,奥丁卡尔,才两岁半。

    奥丁卡尔被斯图赛特捡到时,身上没有襁褓,没有衣服,他是光秃秃的被扔在山野中。

    嗯,就像一个初生的婴儿那样,浑身上下,没有一点遮掩。

    当斯图赛特捡到奥丁卡尔时,在奥丁卡尔的身体上满是伤痕。

    奥丁卡尔被斯图赛特救了之后,生了一场大病。

    这一病,大概就病了三年。

    斯图赛特一直照顾着奥丁卡尔。

    那一年,奥丁卡尔五岁半,终于学会了说话。

    在斯图赛特的教授之下,奥丁卡尔学会了强大的武学,并拥有了很强大的力量。

    奥丁卡尔厌恶善良,讨厌人性。

    因此,在他拥有力量后,就去灭了奥丁家族。

    那一年,奥丁卡尔二十一岁,灭掉奥丁家族三百多口人,一个不剩。

    也是在那一年,斯图赛特将奥丁卡尔驱逐出教廷。

    奥丁卡尔信奉力量,信奉金钱,却唯独不信奉善良。

    他走到法国,建立教会,故意个教廷抗争。

    其目的,正如叶轩所说,他、奥丁卡尔,就是要用实际行动证明,斯图赛特“善良”的理念是错误的。

    这些年来,奥丁卡尔杀死很多犯人,他从不给那些罪犯忏悔的机会。

    一切,正如奥丁卡尔经常说的一句话一样。

    “要忏悔吗?那就去见上帝吧!只有上帝,才会原谅你。”

    奥丁卡尔的凶残之名,在罪恶势力中很快就被传开。

    那些罪恶势力,曾雇佣一些强者,去诛杀奥丁卡尔。

    但无一例外,那些强者,都被奥丁卡尔割掉了脑袋,扔到了战神广场。

    奥丁卡尔的力量很强。

    这些年来,他的力量,越来越强。

    他每十年,就会挑战一次斯图赛特。

    虽说,这两百多年来,他一次都没赢。

    但是,很多人都看得出来,随着奥丁卡尔力量的不断增强,斯图赛特的力量已经达到瓶颈期。

    斯图赛特,很难以碾压的实力,击败奥丁卡尔。

    一些强者更是猜测,如果不出意外,奥丁卡尔将会在五十年后,超越斯图赛特。

    这就是奥丁卡尔和斯图赛特之间的故事!

    奥丁卡尔,从不相信善良,他只相信力量。

    在他看来,只有力量,才能让他得到他想要的。至于善良,那是愚蠢之人,才会有的。

    因此,奥丁卡尔,一直称呼斯图赛特为老混蛋、愚蠢货。

    当然,对于奥丁卡尔这个叫法,斯图赛特从不曾怪罪过奥丁卡尔。

    毕竟,斯图赛特是那么的善良。

    只可惜,善良的斯图赛特死了。

    而邪恶的奥丁卡尔还活着。

    奥丁卡尔待在教廷会议室中,他收敛了思绪,眼角处有几滴泪水一闪即逝。

    是呀!

    斯图赛特死了。

    奥丁卡尔,作为斯图赛特的弟子,却和斯图赛特斗了几百年。但斯图赛特,终归还是死了。

    不是吗?

    这场争斗,以斯图赛特死了,落下了帷幕。

    奥丁卡尔苦笑了几声,他冷盯着罗伯特卡因,质问道:“斯图赛特那个老混蛋,在死之前,究竟做了些什么?”

    “他没做什么。”

    罗伯特卡因轻声一笑。

    对于奥丁卡尔的威胁,罗伯特卡因,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毕竟,现在的罗伯特卡因,已经强大的无与伦比。

    即便是斯图赛特亲至,也未必是罗伯特卡因的对手。

    “难道……他就没对我说些什么吗?”

    奥丁卡尔愤怒的说道。

    “没有。”

    罗伯特卡因直接说道。

    “什么?!”

    闻言,奥丁卡尔脸上的愤怒之色,更多了几分。

    他冷冷地盯着罗伯特卡因,怒吼道:“我不相信。”

    “好吧,在斯图赛特临死之前,还说了一句对不起。只可惜,我一直以为那句对不起是他对他喜欢的女人说的。”

    罗伯特卡因无奈地笑了笑,说道。

    “对不起……一句对不起,难道就算了吗?”

    奥丁卡尔眼眸爆睁,他因为仇恨、愤怒,才走到了今天。

    可被他一直视为敌人的斯图赛特,却已经死了。

    奥丁卡尔,顿时不知道,他活着的意义,还有什么?

    是的,奥丁卡尔力量很强。

    他一直想要向斯图赛特证明他自己。

    但现在,斯图赛特已经死了。

    即便奥丁卡尔超越斯图赛特,也不会再有人知道。

    毕竟,没有人会拿一个活人的力量,和一个死人作对比。

    一时之间,奥丁卡尔竟丧失了活下去的目标!

    奥丁卡尔,变的很迷茫。

    “呵呵,奥丁卡尔,平心而论,你根本不是斯图赛特的对手。”

    罗伯特卡因对于奥丁卡尔的愤怒,根本就是置之不理,淡漠的说道。

    “是吗?”

    奥丁卡尔眼神陡然一冷。

    当即,奥丁卡尔一步向前,雷霆万钧一般的重拳,伴随着雷电神威,被他砸向了罗伯特卡因。

    “嘭!”

    罗伯特卡因伸出右手,淡淡然的抓住奥丁卡尔的拳头。

    “当然!”

    罗伯特卡因面露轻蔑之色,说道。

    “哈哈……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斯图赛特的影子。他的力量,是不是在你的身体上?”

    奥丁卡尔猛地一愣,旋即,他却是大笑了起来,死死地盯着罗伯特卡因,质问道。

    “是。”

    罗伯特卡因脸上抹过几丝诧异之色。

    但他可不会隐瞒这种事。

    “很好,你很好。看来,斯图赛特那个老混蛋,都已经死了,还不忘了给我留下一个让我超越的目标。”

    奥丁卡尔疯狂地大笑道。

    “……”

    对于奥丁卡尔的大笑,罗伯特卡因却是一脸茫然。

    “你,究竟想说什么?”

    罗伯特卡因,质问道。

    “从今天开始,每隔十年,我会挑战你一次。直到……我能击败你为止。”

    奥丁卡尔眼神坚定无比,冷声说道。

    说完话,奥丁卡尔的身影,就消失在会议室中。

    “……妈卖批,智障!”

    罗伯特卡因苦笑了几声,斥骂道。

    而这时,受重伤的叶轩,坐在轮椅上,被埃尔辉大主教推着进来。

    “奥丁卡尔……是个可怜人。你,现在就是奥丁卡尔,继续活下去的信念了。”

    叶轩苦笑道,他的胸口被纱布包扎着,鲜血染红了纱布,很恐怖瘆人。

    “这么说,我以后还要陪那个智障打架了?”

    罗伯特卡因猛地一愣,疑惑道。

    “当然!不仅要打架,你还必须要战胜他。”

    叶轩很严肃地盯着罗伯特卡因,认真的说道。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考虑那个大魔头?”

    罗伯特卡因苦笑几声,眯着眼睛,盯着叶轩,质问道。

    “因为从今以后,我就是教宗陛下了。而奥丁卡尔,是斯图赛特最想保护的人。只可惜……”

    叶轩无奈地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随即。

    他将一本书,扔到了罗伯特卡因怀中,道:“你翻开看看吧!这是斯图赛特的日记。”

    “其实,奥丁卡尔这一生,过的极其悲惨。他一直将斯图赛特,视为毕生超越的目标。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奥丁卡尔建立了教会,拼命修炼。但是……斯图赛特,从没怪罪过奥丁卡尔灭掉整个奥丁家族。”

    叶轩盯着正在翻开教宗日记的罗伯特卡因,笑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