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0章 荆轲的剑(两更)
    “只是刺痛吗?”

    洛神身影飘忽不定,如同鬼魅一样,淡漠的说道:“我修炼的掌法,名为。天 书  中  文网这掌法,打在人的身体上,虽说不痛不痒,但却可以冻结你的经脉。”

    “好歹毒的掌法!”

    那老者胸口吃痛,眼睛里抹过几丝狠色,身体猛地一震,便将体内寒冰震碎,身体剧痛无比。

    “咳咳。”

    震碎体内寒冰后,那老者重重地咳嗽了几声,吐出几口鲜血,脸色有些泛白。

    “你没事吧?”

    另外三位老者,神色惊慌,万万没能想到,洛神这个柔弱女子,居然会这么强。

    “死不了!你们的对手,比这女人还要强,一定要小心。”

    那老者擦掉嘴角处的血丝,冷冷地盯着远处的吕布,狠声说道。

    “你还有心情分心吗?”

    这时,洛神轻柔的声音,再次响起。

    随着声音响起,一道柔软的手掌,“呼”的一声,便是朝着那老者打去!

    而这时,手持方天画戟,宛若战神一样的吕布,也是眼眸猛地一瞪,爆喝道:“杀!”

    吕布本就是人中英豪,战力无双,当他手里的方天画戟,从空气之中划过时,只听呼啸声起,十分地震撼人心。

    和吕布战斗的那三位老者,神色骇变,不敢正面接下吕布挥出的方天画戟,而是连连的后退。

    没有对手的叶天龙,待在旁边观战,见吕布苦战三位老者,便是疑惑道:“吕布大哥,需不需要我帮你?”

    “……天龙,你就待在那里等叶轩。这几位老者,根本不是你能应付的。”

    吕布神色凝重无比,赶紧回应道。

    叶天龙无奈,只好待在一旁,这种级别的战斗,只凭叶天龙合体境的实力,根本就参与不进去。

    进,则死,根本没机会动手!

    “战意无双!”

    吕布手中的方天画戟,挥落出一轮弯月,气势强横无比,朝着那三位老者打去。

    而那三位老者,当即神色大变,纷纷施展雷霆手段,一起出手,抵挡住吕布挥出的方天画戟。

    “轰!”

    吕布挥出的方天画戟,力达数十万斤,落在那三位老者身体上时,那三位老者不禁闷哼了一声,但靠着三人联手的力量,最终三位老者还是挡住了方天画戟凶猛的攻击。

    “好恐怖的力量。”

    三位老者脸色惨白,被吕布爆发出的力量吓了一跳,惊讶的说道。

    “呵呵,三位都是大乘境初期的强者,应该不止这点手段吧!?”

    吕布轻蔑地嗤笑了几声,质问道。

    在这时,几颗豆粒大的汗水,从吕布的额头滴落。

    毋庸置疑,吕布爆发出的强大力量,对吕布自身也是造成了极大地影响。

    “看来,你也不是战无不胜的。”

    其中一位老者,感觉到吕布呼吸加重,明显很累,不禁笑了起来,淡漠的说道。

    “是不是战无不胜,你上来试一试便知!”

    吕布冷笑了几声,他身披铁青色的战甲,手持高达两米的方天画戟,气势强横霸道,如同一位真正的战神临世一样,给人以一种恐怖的威慑感。

    那三位老者,即使手段不凡,实力强大,在这时,却也不敢轻易上前!毕竟,吕布刚才爆发出的力量的确太震撼人心了。凭着强大的力量,吕布以一敌三,还不落下风,堪比战神。

    这种恐怖的力量,放眼整个法国境内,恐怕只有教宗,能够与之一战。

    教宗,法国境内,无上强者,眼前这位手持方天画戟的强者,明显有着匹敌教宗的强大实力。

    这真的很震撼!

    三位老者,联起手来,决战吕布,一时间,却难分胜负。

    而正在和荆轲战斗的老者,在荆轲猛烈地攻势之下,明显落了下风。即使那位老者修炼了钢化,任凭荆轲手中的再锋利,都没办法破开那位老者的防守。

    可是,那位老者,却根本没办法伤到荆轲分毫!

    因为,荆轲移动速度极快,出剑的速度,甚至比移动速度还要快,如同鬼魅一样。

    那位老者根本没办法跟上荆轲的步伐,谈何与荆轲一战呢?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荆轲手中的随风而舞,十分地玄妙,剑尖起落间,竟是形成一道道幻影,重叠在一起。

    那位和荆轲对战的苍颜白发的老者,在这一刻,却是如临大敌一般,神色惊变,较之前相比,变的更加凝重。

    “好锋利的剑!”

    那位老者惊讶极了,他能够感觉到,隐匿在荆轲手中那把之上的锐气,仿佛无坚不摧一样。

    即使那位老者,修炼钢化,在面对荆轲即将刺出的一剑时,也是不禁心神剧颤,感到十分地恐惧。

    这一剑,太过锋利,甚至将空间割裂!

    普天之下,能够刺出这样一剑的人,恐怕寥寥无几。

    “我想……在这法国境内,能够与你匹敌之人,仅有教宗一人。”

    那位老者不禁苦笑了几声,当即爆喝一声,怒吼道:“可即使是这样,我也要接下你这一剑。守护皇室,是我们活着的责任!”

    对于那位老者的怒吼,荆轲充耳不闻,他只是在舞剑,手中的荡在空气中,发出破空声,很是清脆响亮。

    天地之间,像静止一般……在荆轲眼中,只有一把剑!

    但就在这时,还在舞剑的荆轲,却是停了下来,那一双冷眸散发出异样的精光,淡漠的说道:“!”

    一瞬间,荆轲舞剑凝聚成的剑影,“咻咻咻”数声,全部从上爆射出来,凌厉至极,无数道剑影像秋天时分落下的枫叶一样,随风而动,杀向一处。

    “咻咻咻!”

    剑影凌飞舞,可斩千万物……

    那位老者,体表金光大绽,那是修炼钢化所凝聚的光芒,十分地坚固,即使是子弹都未必能够穿透那一道金光。

    但在无数道纷飞而至的剑影面前,那些金光却显的柔弱不堪,只听“嘣嘣”数声,那一道屏障般的金光,当即爆碎开来,声音十分地清脆。

    剑影突破金光,悉数刺向那老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