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7章 一杯毒酒(三更)
    路易杰斯愣住了神,不知该说些什么。天 .书中 文 网

    教宗陛下,再三强调,叶轩是路易尔斯的朋友。

    这句话,透露出的信息,是很明显的。

    叶轩支持路易尔斯。

    如果叶轩只是个普通人,那么,在接下来的皇权争夺中,路易杰斯根本就不会在乎叶轩支持谁。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叶轩是教廷的紫红袍大主教,还是下一任教宗。

    法国,改革三百多年。

    “路易皇室”,抑或是教廷,都在法国存在三百多年。

    皇室,有皇帝陛下统治。而教廷,则是有教宗陛下领导。

    一直以来,皇室和教廷之间,是互不干涉的。

    皇室掌权,教廷掌势。

    而皇室继承者的选定,教廷也是无权干涉的。

    同样,皇室也没资格,干涉教宗指定下一任教宗。

    两大势力,一直以来,都是和谐相处,互不干扰。

    但似乎,这种和谐,即将被打破!

    因为,教宗陛下,已经指定叶轩为下一任教宗。

    而叶轩,又恰巧是路易尔斯的朋友。

    在接下来的皇权争夺中,叶轩一定会不遗余力的支持路易尔斯。

    叶轩代表教廷,如果他公开支持路易尔斯这样一位皇室的王子,那么就表示,教廷已经开始插手皇室继承者的选拔。

    这真的很恐怖!

    毕竟,皇室和教廷,一直都是互不干涉,说难听点就是敌对的关系。

    倘若教廷能够干涉皇室继承者选拔,那对皇室一定是致命的。

    想到这里,路易杰斯心神巨颤,已经被吓出一身的冷汗。

    他眼睛很冷,面无表情,注视着面带微笑的教宗陛下,质问道:“尊敬的教宗陛下,您真的已经想好要这么做了吗?”

    “不是我要这么做,而是下一任的教宗要这么做。”

    教宗陛下无奈的苦笑了几声,将目光看向脸色惨白的叶轩,淡淡的说道。

    “你!”

    路易杰斯愤怒的攥紧了拳头。

    他很清楚,如果叶轩真的站在教廷那边,并代表教廷公开支持路易尔斯,那么他路易杰斯即将到手的皇位,将会因此而失去。

    这太恐怖了!

    但路易杰斯,却根本没能力,改变些什么。

    “叶轩大主教,我们走吧!”

    教宗陛下笑了笑,看了叶轩一眼,提醒道。

    “好的,尊敬的教宗陛下。”

    叶轩呵呵一笑,跟在教宗陛下身后,朝着远处走去。

    等到教宗陛下和叶轩,两人一起消失在视野中。

    尽量保持淡定的路易杰斯,脸色变的铁青极了。

    他很愤怒,愤怒的咬牙切齿,那一双眼睛里全都是血丝。

    如果不出意外,原本应该属于他的皇位,将因为叶轩这个卑微的蝼蚁而失去。

    他痛恨叶轩,痛恨该死的教宗陛下。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一定不会!”

    路易杰斯眼眸暴睁,面目狰狞,愤怒的咬着牙,恶狠狠地盯着前方的黑夜,狠声说道。

    旋即,他冷冷地看向阿尔法将军,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和废物,和垃圾,已经没了什么区别。”

    “……路易杰斯王子!”

    阿尔法将军很憋屈,脸色难看无比。

    他早就劝说过路易杰斯,他根本就不是教宗陛下的对手。

    毕竟,那可是传说之中的教宗陛下,最接近神灵的人。

    就凭他,弱小的阿尔法将军,如何能是教宗陛下的对手呢?

    “够了!阿尔法,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我父亲派来保护我的,你现在就已经躺在了棺材里。你真是废物一个。”

    路易杰斯冷笑了几声,恶毒的眼神盯着阿尔法将军,呵斥道。

    对于路易杰斯的斥骂,阿尔法将军根本不敢解释。

    “好了,废物一样的阿尔法,立刻去给我准备一杯毒酒。”

    路易杰斯冷哼了一声,根本不将阿尔法将军看在眼里。

    像阿尔法这种人,在路易杰斯的眼中,和一条狗,根本就没什么区别。

    “路易杰斯王子……您要毒酒干什么?”

    阿尔法将军猛地一愣,诧异地询问道。

    “阿尔法,我没告诉你答案的问题,你最好不要再问。别忘了,你只是一条狗。我现在,对你已经越来越不满意了。”

    路易杰斯眼神冷到了极点,怒瞠着阿尔法将军,厉喝道。

    “……是,我知道了。”

    阿尔法将军心中骤痛,点头应道。

    “把毒酒送到地牢,我在那边等你。我的好哥哥,还在等着这杯毒酒解脱呢!”

    路易杰斯眼睛里抹过几丝奸诈狡黠,神情像魔鬼一样狰狞,淡漠的说道。

    “您……”

    阿尔法将军欲言又止。

    路易杰斯根本不理睬阿尔法将军,就直接离开宫门处,朝着地牢之中走去。

    而阿尔法将军,呆呆的站在宫门前。

    一位身穿金色战甲的士兵,气愤无比,走到阿尔法将军身旁,安慰道:“将军,路易杰斯王子实在是太混账了,居然对您这样说话。您为皇室,奉献了一生,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那个混蛋!他算个什么东西。”

    “就是!如果不是因为他父亲是皇帝,就凭他,连给将军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其他的士兵,也是愤愤不平,对阿尔法将军受到耻辱感到很气愤。

    对于周围士兵的劝说,阿尔法将军感到很欣慰。

    他无奈的笑了笑,说道:“一朝为臣,一生为臣。”

    “阿尔法将军,要不……您支持路易尔斯王子吧!”

    一名士兵,压低了声音,淡漠的说道。

    “胡言乱语!这种话,不许再说。”

    阿尔法将军眼神一冷,厉喝道,但在阿尔法将军的心中,却又多了一个想法。

    路易尔斯王子,善良仁厚,待人有礼。

    如果不是因为路易尔斯王子是婢女所生下的孩子,就凭路易杰斯那个混蛋,也能被选定为皇室的继承者?

    “哼,我们只衷心于皇帝陛下,谁能够成为皇帝陛下,我们就忠诚于谁。”

    阿尔法将军冷笑了几声,淡漠说道:“立刻去准备毒酒,送到地牢之中。”

    “将军,您真的助纣为虐?”

    一名士兵内心里很气愤,沉声说道。

    “呵呵,如果路易尔斯王子,真的有当皇帝的天命。那么,一杯毒酒又怎么可能毒死他呢?更何况,路易尔斯王子,还有一位即将成为教宗陛下的好朋友!”

    阿尔法将军笑了笑,冷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