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9章 教宗的象征(一更)
    “路易皇室”、教廷、法兰西黑手党,这三大势力,在法国分别代表着权力、金钱和地位。天 书   中 文 网

    “路易皇室”在法国根深蒂固数百年,一直坐拥生杀予夺的权力。而教廷,因为教宗陛下力量无穷,更被称为‘神灵信使’,最接近于神的人,教廷在法国人心目中的地位,绝对凌驾于“路易皇室”之上。至于法兰西黑手党,拥有着堪比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金钱。举一个小例子,埃菲尔铁塔是法兰西黑手党出钱建造的。

    埃尔辉大主教,在教廷中,工作三十多年,从一位小小的黑袍法师,成为现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红袍大主教。哦!不对,现在的埃尔辉大主教,已经是两人之下万人之上。毕竟,叶轩已经穿上那一身紫红长袍,成为紫红袍大主教,也就是下一任教宗陛下。

    埃尔辉有独特的优势,他对政治很敏感,这是他能从数百万教众之中脱颖而出的原因。

    正如之前,埃尔辉痛恨叶轩,但这并不妨碍他对叶轩的尊重。谁让叶轩是紫红袍大主教,教宗陛下指定的继承人,而他埃尔辉,只不过是一位红袍大主教呢?

    埃尔辉懂得隐忍,懂得分析局势,擅长揣测教宗陛下的心思。

    “看来,教宗陛下真要通过叶轩达成与“路易皇室”的合作。但这……真的可能吗?”

    埃尔辉苦笑了几声,他很清楚,教廷和“路易皇室”之间的关系,一直是水火不容。

    毕竟,教廷之中的教众实在太多,而教宗陛下的力量太强,强大到足以威胁“路易皇室”。

    俗话说,一山难容二虎,教廷和“路易皇室”之间,很明显是敌对关系。

    “真不知道那叶轩,究竟和教宗陛下说了些什么,居然会让教宗陛下,选择和“路易皇室”谈合作。”

    埃尔辉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虽然很疑惑,但他不会傻到去问这些问题,毕竟,教宗陛下才是教廷的领导者。

    对埃尔辉心中所想,叶轩并不知道。而法国三大势力,在莫名其妙之中,便是和叶轩牵扯上关系,这的确出乎叶轩意料。当然,除三大势力之外,和叶轩扯上关系的势力,还有就是华夏的组织。

    越来越多的势力,已经开始浮出水面,而他们之间,唯一的交集,便是叶轩。

    叶轩走在黑夜之中,夜色下的巴黎,一如既往的很美丽,薄薄地雾色,缠绕在一江清水波面上。

    他不敢逗留,更不敢浪费时间欣赏月色的美丽,他能预料到,今晚一定有大事发生。

    这件大事,关系到杰尔克的生死,关系到法兰西黑手党究竟落入谁手。如果从更深的层面上来讲,那就是今晚将要发生的大事,会关系到法国三大势力之间的平衡关系。

    稍有不慎,就会触发“路易皇室”、教廷、法兰西黑手党之间的矛盾。真到了那个时候,法国将乱。这真的很恐怖。三大势力和谐相处,法国相安无事。一旦出现矛盾,势必会出现内乱。

    叶轩点了一根烟,清风拂面,烟雾缥缈,叶轩深邃的眼神,显的有些迷茫。

    他沿着江边一路向前,从他离开别墅后,他就没见到杰尔兰,这让他很奇怪。他在进入别墅时,分明让杰尔兰在别墅外等他。可现在,杰尔兰人却不见了。

    难道,杰尔兰怕他有事,去请救兵了?这不可能!那么,唯一的解释,便是杰尔兰被人抓走了。

    如果是年轻时的叶轩,一定料想不到,杰尔兰是被抓走了。但经历过数次生死之战,叶轩心性如铁,他隐隐约约察觉到,将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比如,杰尔兰被敌人抓走,而敌人将用杰尔兰来威胁他!

    想清楚这些事情后,叶轩突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他取下那一枚紫红色勋章,脱掉身上的紫红长袍,便是潜入了黑夜中。

    ……

    埃尔辉大主教,返回教廷,将叶轩所说的话,原模原样转述给教宗陛下,那位和蔼的老者。

    而关于的事情,埃尔辉大主教,却是提都未提。至于教宗陛下,当然也不会愚蠢到去询问的去处。毕竟,教宗陛下活了数百年,对于这之间的猫腻早就看得透彻。

    “埃尔辉大主教,你现在觉得,叶轩大主教,怎么样?”

    教宗陛下坐在书房中,双手并插在一起,平放在桌子上,他盯着埃尔辉大主教,询问道。

    “很厉害!”

    埃尔辉沉声说道,虽说他很不喜欢叶轩,但这并不妨碍,他对叶轩的欣赏。

    “从哪里看出来的?”

    教宗陛下轻笑了几声,翻开身前那本《圣经》,仔细地看了起来,疑惑道。

    “他吩咐我,将法兰西黑手党,藏在别墅地下室之中的珍贵宝物,全部毁坏掉。”

    埃尔辉神色一凛,他还是没办法理解,教宗陛下这么强大的人,为何总是会对叶轩这样一个卑微的小人物感兴趣。

    “嗯。他做的对。”

    教宗陛下点头,又说道:“埃尔辉大主教,你去我的书架上,拿出那枚圣戒,赐予叶轩大主教。”

    “什么?!”

    埃尔辉闻言猛地一愣,面露疑惑、惊讶、震惊之色,他愣住神,很严肃地盯着教宗陛下,诧异地说道:“教宗陛下,那圣戒,可是您的神器。而且,那圣戒还是教宗的象征。”

    “我知道。”

    教宗陛下将手中《圣经》合上,缓缓地站起身来,他很认真的看着埃尔辉,又说道:“埃尔辉大主教,你跟随我,已经有三十年了吧?”

    “是的,尊敬地教宗陛下,我跟随您已经三十年了。”

    埃尔辉神色一凛,神情凝重几分,赶紧说道。

    “嗯。”

    教宗陛下点头,很严肃地说道:“也许,我做出的决定未必正确。但是,为了阻止教廷被毁灭掉,我只能让叶轩大主教,坐在教宗的位置上。”

    “教廷被毁灭掉……”

    埃尔辉顿时愣住了神,惶恐的说道:“教宗陛下,教廷有您在,谁有足够的实力,灭掉整个教廷呢?”

    “风雨来袭,即便是我,也不见得能挡住!”

    教宗陛下呵呵一笑,说话颇有禅机,他盯着埃尔辉,说道:“好了,埃尔辉大主教,如果你还忠诚于我,就按着我说的去做。”

    “是!”

    埃尔辉心中困惑无比,但他对于教宗陛下的决定,还是很遵从的。

    随即,他转过身,便是取走那枚晶莹剔透的水晶圣戒,离开了书房。

    “对了,埃尔辉,你做的对。”

    当埃尔辉刚走到门口时,教宗陛下很慈祥的看了埃尔辉一眼,说道。

    “……谢谢您,教宗陛下,您没拆穿我。”

    埃尔辉很无奈地苦笑着,他自知隐瞒一事,已经被教宗陛下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