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8章 教宗的选择(四更)
    “查理斯,你居然敢背叛教廷,亵渎神灵,杀无赦!”

    埃尔辉神色一凛,心神剧颤,当即,催念神秘咒语,在埃尔辉手中的,释放出寒冰雾气,将周遭的空气,全部冻结。天书  中.文 网

    “噼里啪啦!”

    冰花凝结在空气中,像是一根根荆棘藤蔓般,十分地恐怖瘆人。

    而查理斯手中的,散发出惊骇冷厉的金光,只听“嘭嘭”几声,一道道锋利的金光,便是将那些晶莹剔透的冰花刺透开来。

    “埃尔辉,你虽然也是化神境初期的强者。但是,你手中的,主攻防守。而我手中的,却是真正的神兵利器,能够破军杀敌。只凭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还是乖乖地受死吧!”

    查理斯爆喝一声,脸上抹过几丝狠色,冷蔑地眼神在埃尔辉身体上肆无忌惮扫视着,厉声说道。

    “该死的!查理斯,你真敢背叛教廷。教宗陛下知道后,肯定会将你凌迟处死,将你的灵魂永远禁锢在地狱之中。”

    埃尔辉神色凝重无比,他似乎早就知道,他根本不是查理斯大主教的对手。

    毕竟,的威力,埃尔辉心中很清楚。

    只凭这样一件法器,根本不是的对手。

    很快,手持的埃尔辉,在查理斯猛烈地攻势之下,就出现节节败退,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但就在这时,查理斯身体猛地愣住,一把猩红色的红缨长枪,黏附着血肉,“噗”的一声从他的心脏处穿透。

    “亲爱的查理斯,你死了。”

    一直被查理斯忽视的叶轩,手中那杆红缨长枪,刺透了查理斯的心脏,那一颗红桃形状的心脏当即爆裂,鲜血四溅。

    查理斯瞪直了眼睛,眼神之中,满是惊骇、恐慌、畏惧,和不敢置信之色。查理斯一直到死都不敢相信,他居然会死在一位元婴境后期的强者手中。虽说后者是偷袭他,但是他还是不敢相信。

    他,查理斯,堂堂一位化神境初期的强者,手中还握有法器,综合实力达到化神境后期,却是死在了元婴境后期的家伙手中。

    他不甘心!

    他面目狰狞,空洞的眼睛里,满是悔恨之色,但还是“噗通”一声,径直地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生机。

    “噗嗤!”

    叶轩将红缨长枪,从查理斯胸口中拔出,鲜血染红了枪头,但叶轩却没丝毫地动容,只是冷笑了几声,看向那位手持,一脸呆滞的埃尔辉大主教,笑说道:“亲爱的埃尔辉大主教,刚才你看到了,我是为了帮教廷铲除叛徒,才动手杀死的查理斯。”

    “……你那,难道不是偷袭吗?”

    埃尔辉冷笑了几声,淡漠的说道。

    “呵呵,埃尔辉大主教,说话千万别那么难听。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动手杀死了查理斯那个叛徒,难道,我不是有功之人吗?”

    叶轩眯了眯眼睛,冷冷地盯着埃尔辉,反问道。

    “怎么?叶轩大主教,难道还想让我帮你向教宗陛下请功吗?”

    埃尔辉眼神一冷,冷声说道。

    “请功就不必了。我想知道,教宗陛下赐予我的法器是什么?”

    叶轩呵呵一笑,对什么狗屁功劳一点都不感兴趣,询问道。

    “教宗陛下没说。”

    埃尔辉摇了摇头,冷声说道,在此刻,埃尔辉的眼神已经冷到了极点,他心中对叶轩很是不满,这种卑劣之人,居然从背后偷袭别人,真的就是小人一个。

    埃尔辉根本就不屑于和叶轩这种卑劣之人待在一起。

    “是吗?既然教宗陛下没赐予我法器,那我就拿走这把了。真巧,刚巧我也是一名剑客。”

    叶轩笑了笑,将那把散发金色光芒的,从惨死在地的查理斯手中拿走。

    “你!”

    埃尔辉看见叶轩这般不要脸,内心里更加恼火,厉喝道:“叶轩大主教,还请你注意一下你的行为。可是教宗陛下赐予查理斯大主教的法器,如今,查理斯大主教背叛教廷被杀死。那么,,就应该还给教宗陛下。难道,你还想背叛教宗陛下不成?”

    “呵呵,我怎么会背叛教宗陛下呢?如果我没记错,紫红袍大主教,将来应该就是下一任教宗。埃尔辉大主教,这么对我说话,难道就不怕我将来记仇吗?”

    叶轩眼神陡然一冷,死死地盯着埃尔辉,厉声说道。

    “你!”

    埃尔辉顿时哑然,他承认,叶轩所言的确有道理。

    如今,教宗陛下,将紫红袍大主教之位,赐予给叶轩。那么,在将来,叶轩就会是下一任教宗。

    教宗,在教廷之中,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好了,埃尔辉大主教,这把我就留下了。当然,如果你想去找教宗陛下告状,我也根本就不怕。”

    叶轩冷笑了几声,根本就不将埃尔辉的警告放在眼中,厉声说道。

    “我真的搞不懂,教宗陛下这么伟大的人,为什么会选中你?”

    埃尔辉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不得不服软,现在的教宗陛下年龄越来越大,未来的教宗毋庸置疑就是叶轩,如果埃尔辉不是傻子,那他就应该明白,他将来应该效忠于谁。

    “这个问题,也许你应该去问教宗陛下,而不是来问我。”

    叶轩收起,面无表情,从查理斯的尸体上踩了过去,又说道:“对了,埃尔辉大主教,如果你有时间的话,请帮我把这里的东西,全部烧掉。”

    “为什么?”

    埃尔辉作为一名大主教,自然很清楚,在这间地下室之中,那些珍贵宝物的价值。

    如果真把这些珍贵的宝物烧掉,那无疑是一种极大地损失。

    “如果你不想让教廷和“路易皇室”现在就打起来,那么最好按着我说的去做。否则,我可不能保证,明天会不会有“路易皇室”的人,去拜访教宗陛下。”

    叶轩冷笑了几声,从怀中拿出一个打火机,扔给了埃尔辉,说道。

    “嗯?”

    埃尔辉猛地一愣,旋即,却是反应了过来。

    在这间地下室之中的珍贵宝物,实在是太过珍贵,价值上万亿,如果教廷真敢私自吞下这一批珍贵的宝物,那么无疑会触怒“路易皇室”,让皇权受到教廷权力的挑衅。

    真到了那个时候,试问“路易皇室”,会轻易放过教廷吗?教廷虽然很强,但正面和“路易皇室”碰撞起来,真不见得会占到什么便宜。

    “你这家伙……我开始有些明白,为什么教宗陛下,会选择你当紫红袍大主教了。”

    埃尔辉半眯着眼睛,轻笑了几声,他注视着叶轩的背影,淡漠的说道:“看来,教宗陛下是想和“路易皇室”缓和关系了。法国的局势,已经越来越混乱了。法兰西黑手党首领死了。路易十三世,即将病逝。教宗陛下,选定下一任教宗继承人。”

    “法国三大势力,都将更换统治者了吗?”

    想到这里,埃尔辉心神剧颤,脸上抹过几丝惊讶、惶恐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