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0章 飞机事件(上)
    “为什么?”

    叶轩面露疑惑之色,诧异地质问道。天 .书  中 文  网

    “太虚剑尊,希望嬴天去死。哦不,准确来说,太虚剑尊希望嬴政去死。”

    许少轻笑了几声,半眯着眼睛,眼神狡黠无比,死死地盯着叶轩,又说道:“倘若嬴政不死,那么,在半年之后的蜀山之战中,嬴政无疑是最大的变数。若那嬴政非要帮你,凭着嬴政身后的嬴家,你灭掉蜀山的可能性的确很大。所以,嬴政必须死。”

    “……”

    闻言,叶轩猛地一愣,脸上抹过几丝愤怒之色。

    他顿时反应过来,难怪当初太虚剑尊会那般好意,不仅放他逃走,还给他指明救唐小柔的道路。

    原来,太虚剑尊,从一开始,就盯上了叶轩身后的嬴政!太虚剑尊,希望借叶轩之手,除掉嬴政。

    毋庸置疑,眼下这种局势,正是太虚剑尊想要的。嬴政为救唐小柔,千年岁月一朝作空,陨落在冰城之中。

    嬴政陨落,对太虚剑尊而言,无疑是莫大的喜事。在太虚剑尊这种无上强者眼中,嬴政远比叶轩重要很多。毕竟,早在两千多年前,嬴政乃是秦始皇帝,拥有与逍遥道君一战的强大实力。

    嬴政活着,带来的变数,实在太大!如今,三年之约,已经迫在眉睫,叶轩即将登上蜀山进行生死之战。若那嬴政出手帮叶轩,对蜀山剑门而言,无疑是致命性的危险。

    因此,嬴政,必须死!

    而能够在嬴家之中,杀死嬴政的人,只有叶轩。太虚剑尊料定叶轩会为了救治唐小柔而去找嬴政,也算准嬴政会为了救唐小柔而牺牲自我。这一切,都是太虚剑尊早就知道的。

    太虚剑尊,不过是利用了叶轩,去做这一切。

    “该死的太虚剑尊,半年之后,我要登上蜀山,屠戮尔等猪狗之辈。”

    叶轩眼神狠厉无比,冷冷地说道。

    “呵呵,凭着你的实力,太虚剑尊杀你,如同捏死一只蚂蚁。太虚剑尊,和普通的修真者可不同。即使太虚剑尊受到这方天地规则的束缚,但是,太虚剑尊的剑,亦可千里之外取你首级。”

    许少缓缓地站起身来,神情凝重几分,他很认真的看着叶轩,又说道:“好了,现在你可以杀我了。”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叶轩眼神陡然一冷,沉声说道。

    “站在我的立场上,从你得罪蜀山剑门开始,你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之后,你居然又得罪了姬家,那你肯定更是十死无生。告诉你这些秘密,你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许少呵呵一笑,那种自信的神情,让叶轩很是反感。

    “十死无生……早在很多年之前,我就该死了。但很可惜,我到现在还活着。”

    叶轩不禁摇了摇头,冷声说道。随即,他抬起手,一刀抹过许少的脖子,一颗脑袋“咕噜噜”的冒着鲜血,“嘭”的一声,便是掉落在地上。

    杀死许少,这是叶轩必须要做的事。因为,许少这个人,的确太聪明了。

    比如,太虚剑尊利用叶轩这种事,太虚剑尊肯定不会告诉任何人。但是,许少偏偏靠着聪明的头脑,推断出太虚剑尊真正的目标是嬴政。而太虚剑尊的目的,就是为了假借叶轩之手,杀死嬴政。

    许少的确很聪明,但太过喜欢展露锋芒,叶轩不会留这种**害世界,当杀便杀,莫要心慈手软。

    叶轩的心性,坚定无比!

    杀死许少之后,叶轩将摄像头毁掉,又将录像毁掉,随后,他将红酒泼洒在书房中,拿出一个打火机,“咔嚓”一声,打火机冒起火焰,整个书房顿时坠入火海之中。

    而叶轩,从窗台一跃而下,数十层楼高,叶轩完全无视掉。

    这黑夜,一座酒店,冒起滔天火蛇,一道落寞的身影,穿梭在人群中,离开了江北市。

    ……

    飞机上。

    叶轩戴着墨镜,手中拿着最新的报纸,当空姐从他身边过去时,他向美丽的空姐,要了一杯热水。

    天冷,多喝热水!

    但当那空姐,面带微笑,将热水递给叶轩时,一个光头大汉猛地站起身来,将空姐手中的热水当即碰洒了出来。

    “马勒戈壁,你他妈搞什么?”

    那光头大汉面目可憎,神情狰狞无比,恶狠狠地盯着那空姐,怒吼道:“老子是去法国开会的。就他妈穿了一件阿玛尼,都被你给弄湿了。你是不是找死呀?”

    “先生,对不起,对不起。”

    那空姐面容姣好,这时,却被那光头大汉吓得脸色惨白,赶紧拿出卫生纸,给那光头大汉,说道:“我这就帮你擦掉。”

    “草,擦的干净吗?”

    那光头大汉作势就要去打那空姐。

    但他的手臂,刚打到半空中,就被另一道强壮有力的手臂,给死死地抓住了。

    “我刚才亲眼看到,是你故意碰倒那位美丽的空姐递过来的热水杯。”

    一位金发碧眼的法国男子,冷盯着那光头大汉,用很流利的中文,厉声说道。

    “去你麻痹!你他妈哪只狗眼看到了?”

    那光头大汉猛地一愣,见四周没人敢附和,便是冷笑了几声,恶毒的眼神盯着那金发碧眼的法国男子,狠声说道。

    周围一些穿着黑色西装、神情十分严肃地男子,听到光头大汉,竟敢辱骂金发碧眼的法国男子时,全都不禁愣了一愣,不约而同的面露狠色,看向那光头大汉。

    但是,那金发碧眼的法国男子,却是很巧妙的轻咳了一声,示意那些人全都不要乱动。

    这一微妙的动作,自然是被叶轩看在眼里。

    虽说,此刻叶轩一直在专注的看着报纸,但对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却都是了如指掌的。

    而他之所以不出手,就是他想要看一下,那金发碧眼的男子,究竟有什么能耐?居然敢在飞机上多管闲事!

    要知道,凡是敢在飞机上多管闲事的人,肯定都是很有本事的人。寻常人,看到飞机上有矛盾,肯定是避之不及的,更何况插手去管呢?

    那金发碧眼的法国男子,的确没想到,眼前这光头大汉,居然会这么乱来,而且还这么不讲道理。

    他冷冷一笑,淡漠的说道:“刚才,不仅是我看到了。那个白发的年轻人,肯定也看到了。”

    “……”

    叶轩很无奈地苦笑着,他将视线从报纸上移开,看向那金发碧眼的法国男子,而这时那金发碧眼的法国男子,恰巧也正在看着他。

    “刚才那杯热水是你要的,你肯定看到,那个光头男是故意碰倒那位美丽的空姐递过来的热水杯。”

    金发碧眼的法国男子,轻笑了几声,很认真的盯着叶轩,说道。

    光头大汉一听这话就不干了,赶紧拿出一张名片,朝叶轩身上甩去,咆哮道:“看清老子的身份,再决定接下来你该怎么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