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4章 逍遥子的境界(三更)
    “世间万法,皆归属一道。天 书  中 文.网这之间,冥冥之中,都有一定的因果关系。”

    嬴天神情十分地严肃,他很认真的盯着叶轩,沉声说道。

    “……”

    当看到嬴天那一脸装逼的表情时,叶轩顿时露出很无奈地表情。

    可以!

    这一次装逼装的,实在是很稳。

    什么狗屁死局?叶轩可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难道,在这方世界之中,还真有一位强者能将像嬴天,哦不,应该说是嬴政,还有那些活了数千年的老怪物们,当作成棋子一样的大人物吗?

    叶轩不敢相信!如果真有人,可以做到以天地为棋盘,以芸芸众生为棋子,将这方世界所有强者玩弄于鼓掌之间,那么那个人的实力,究竟是何种境地呢?

    当然,叶轩肯定不知道,那个布下棋局之人,其实就是他。

    “嬴天,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救唐小柔。其他的事情,我不想参与进去。”

    叶轩很严肃地盯着嬴天,冷声说道。

    “我知道。”

    嬴天点头,旋即,他看向那位双腿瘫软的中年男子,淡漠的说道:“现在,你可相信我真就是你家的始祖,嬴政?”

    “始祖,晚辈知错了。”

    那中年男子脸色苍白一片,任谁能够想到,那位在历史中记载的千古帝君嬴政,居然并没有死,而且还就一直待在嬴家中。

    虽说,这嬴政,也就是现在的嬴天,只是化神境初期的实力。但是,在嬴天的脑海中,却有着无数的至高法诀,这也是嬴天能快速进步的原因。加之嬴天的天赋极佳,很快就是化神境的强者。

    “好了。你且先退下!”

    嬴天淡漠的冷笑着,很轻蔑地扫了那中年男子一眼,冷声道。

    “是!”

    那中年男子诚惶诚恐,根本不敢多待片刻,赶紧离开。

    等到那中年男子离开之后,嬴天严肃地脸庞之上,才很勉强的露出了几抹笑意。

    “大哥,你可知我为何会变成这副模样?”

    嬴天站在冰堡的门前,轻笑了几声,凝视着眼前一脸茫然地叶轩,质问道。

    “不知道。”

    叶轩摇头。

    按理说,嬴天已经活了两千多年,其真正的实力,肯定应该是这方世界的至高强者才对,也应该受到这方世界的规则束缚。但是,嬴天不仅没受到束缚,而且其实力,还不过只是化神境初期,这不符合情理。

    “两千多年前,我和你师傅,曾经一战。就是在那一战中,我险些陨落,后来,才变成这副模样。”

    嬴天无奈地苦笑着,很认真的说道。

    “什么?!”

    叶轩闻言一惊,眼睛里露出几丝异样之色,他看着嬴天,诧异地说道:“为什么?”

    “呵呵,哪里来的为什么?我和逍遥道君,本就是敌对关系。在两千多年前,我当时还是秦始皇帝,我和他血战三天三夜,从华夏之地,战到如今的百慕大。那一战,山崩星移,场面何其浩瀚。只可惜……最终还是我输了。”

    提及往事时,嬴天的神色阴沉很多,这是一段过往之事,两千多年前,天才众多,天资纵横之辈,更是比比皆是。而那时,嬴天,也就是千古帝君嬴政,正是一位至高强者,即使是比起其他的大能强者,嬴天也不输分毫。

    但是,他最终还是败在了那个时代的第一人手中,败在了逍遥道君的手中。

    “传说,你师傅的实力,比肩三皇五帝。这个说法,其实并不是传说,而是事实的确如此。以你师傅的修为,绝对是在三皇五帝之上。”

    嬴天双手负立身后,那种傲然地姿态,颇有帝王之威,沉声说道。

    “……这我曾经听姜老家主提起过。”

    叶轩点头,对他那位喜欢在长白上种地的师傅,更加的敬佩。

    “可即使你师傅再强,却还是没能突破这方世界规则的束缚。”

    嬴天面露惆怅之色,苦笑了几声,说道。

    “嗯。”

    叶轩再次点头。

    “两千多年前,你师傅试图承渡九天雷劫,突破这方世界规则的束缚。但当时,整片天空乌云密布,满是巨蟒粗细的雷霆,在这方天地肆虐,即使你师傅强行承渡九天雷劫,施展无上秘法,却还是被雷劫镇压住。从此之后,你师傅就待在长白山之上了。”

    嬴天回忆往事,他也曾是两千多年前的天骄人物,但是,比起逍遥道君,他却是要逊色很多。

    当年,逍遥道君,承渡九天雷劫之时,这方世界的诸多强者全部莅临观看,但最终的结局却是以逍遥道君被雷劫击中,险些陨落在九天雷霆之下而告终。

    这方世界的规则,牢牢地束缚着这方世界的强者。随着修真境界的提高,这方世界规则的束缚也就越加强大。到了逍遥道君那种境界,根本没第二次机会承渡雷劫,只能乖乖地被这方世界的规则束缚住。

    “……承渡雷劫,难道,我师傅已经达到了渡劫境吗?”

    叶轩震惊至极,那一双冷眸中,满是惊骇之色,诧异地说道。

    “的确如此。”

    嬴天点头,道:“我在最鼎盛时期,是渡劫境初期。而你师傅,早就是渡劫境后期。距离突破修真者的极限,也只一步之遥。但他失败了。”

    “师傅……”

    叶轩心生感慨,他师傅逍遥道君修炼多年,方才踏入渡劫境,最终却还是无奈地被九天雷劫击中,被这方世界规则死死地束缚住。

    一直到今天,他师傅都没办法,离开长白山。

    这就是规则的玄妙所在!

    “这两千年来,我遍寻四海,走遍这方世界,见到过无数强者大能之辈。但是……都无一人可以突破规则的束缚。哦对了,当年有一个人,想要强行突破规则的束缚,却被规则斩杀致死。那个人叫西门吹雪,那个时代最具风华的剑客,被称作剑尊。”

    嬴天苦笑着,却也感到很无奈,毕竟,只要有规则的束缚,就没有哪一位强者,胆敢贸然的出世。

    西门吹雪,何其冷傲之人,剑术何其震撼,最终下场不过惨死,独留一把藏锋剑在人间。

    “你所说的这一切,和我究竟有什么关系?”

    叶轩紧蹙着眉头,他现在的实力,不过是元婴境后期,距离他师傅所处的渡劫境,根本就是很遥远的。

    甚至于说,叶轩这一生,都未必能跨入渡劫境。现在,嬴天无缘无故和他说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对他来讲,根本就没一点意义。

    可即使是这样,叶轩还是想知道,他和那一切,包括和规则之间,究竟有怎样的关系。叶轩不想莫名其妙的变成棋子,也不想莫名其妙的被人利用,更不想莫名其妙的就死去。他只想好好地活着,至于那什么狗屁死局,他真的很不在意。

    “关系……”

    嬴天呵呵一笑,沉声说道:“如果非要说你和这一切究竟有什么关系,那就只能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