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2章 让你死(一更)
    “如果非要你死,那女人才能活呢?”

    嬴天脸色很难看,神情十分地严肃,盯着叶轩,质问道。天 书  中 文.网

    “那我便死吧!”

    叶轩根本就没思考,就给出了答案。

    是的,如果非要他死,唐小柔才能活过来,那他便死吧!

    “呵呵,那我知道了。”

    嬴天苦笑几声,脸庞有些泛白,他很认真的看着叶轩,说道:“你先在这里待几天吧!过几日,我便会帮你。”

    “真的?”

    叶轩猛地一愣,诧异地说道。

    “当然!”

    嬴天呵呵一笑,说道。

    而这时,一位神色匆忙的老者,来到这座冰堡之前。但那老者,却被白起将军拦住了去路。

    “白将军,家主……家主回来了,还指名要见大少爷。”

    那老者赶紧向白起鞠了一躬,自打知道白起是一位合体境的强者,整个嬴家,对待白起的态度都转变很多。

    堂堂一位合体境的至高强者,居然甘愿待在嬴天身边。这一点,的确让人很诧异。

    “嗯。”

    白起那一双微闭的眼睛,在这时,却是睁开,冷盯着那老者,淡漠的说道:“我已经知道了。待会,我会向大少爷请示的。”

    “白将军,此事很急。而且,家主很生气。”

    那老者颇为汗颜,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要请示一下?这里是嬴家,家主是什么人?那可是嬴家的首领。嬴天,好大的排场啊!

    即使心中很不满,但那老者却也不敢发怒,毕竟,白起的实力他是知道的。他不过是一位区区化神境的小丑,在白起面前,根本撑不过一招的。

    “我知道了。”

    白起脸色很冷,神色还是一如既往的很淡定。

    “好大的架子!”

    在这时,突地,一道爆喝声陡然响起。

    随即,便有凌空一道掌印,朝站在冰堡之外的白起拍去。

    “呼!”

    这一掌,气势凶狠,威力无穷。

    “退!”

    白起表现的很冷漠,但在这时,却也是不禁一愣,猛地打出一拳,和那道掌印狠狠地对碰在了一起。

    “轰!”

    白起打出的拳头,凶猛无敌,和那狠厉的掌印撞在一起,余威波散,很是不凡。

    而白起脚下那一块寒冰地面,竟“嘣”的一声,炸裂出一道蜘蛛网形状的裂纹,十分地瘆人。

    “看来,外界传闻,果真不假。”

    这时,一道魁梧的身影,身姿挺拔,身高一米八多,气势强大无比,朝着白起走来。

    “参见家主!”

    白起眯了眯眼睛,抬高了声音,刻意地喊道。

    而在冰堡之中,正在和叶轩谈话的嬴天,在听到白起的喊声后,也是不禁愣了一下。

    但旋即,在嬴天脸上,却是抹过了几丝冷笑,他盯着叶轩,说道:“大哥,那女人的身体已经被我安置在寒冰棺之中,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现在,还请大哥陪我出去,见一见我那位父亲。”

    “你父亲?”

    叶轩猛地一愣,诧异地说道:“你父亲是不是吕不韦?”

    “……大哥,你还是别说话的好。”

    嬴天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根据一些野史的记载,嬴政的父亲并非是秦庄襄王,而是秦庄襄王找的那位宰相吕不韦。但这段野史究竟是真是假,却无从考证,只得被世人以讹传讹。

    叶轩跟在嬴天身后,走到这座冰堡的外面。

    嬴天气势十足,那种王者之威,从一开始就是做不了假的,睥睨众人的姿态,的确让人不寒而栗。

    虽说嬴天只有化神境初期的修为,但是,嬴天毕竟是活了两千多年的千古帝君,那种帝王气势,却是别人模仿不来的。因此,当嬴天往冰堡外面一站,周遭的气氛,顿时严肃很多。即使在这时,嬴天面对着的人,其实是他的“父亲”,嬴天也没丝毫示弱的意思。

    “父亲来找我,不知所为何事?”

    嬴天轻笑了几声,还是对着那位身姿挺拔的中年男子鞠了一躬,疑惑道。

    “你杀了你弟弟?”

    那中年男子生的剑眉星目,一双冷眸在这时,已经冷到了极点,死死地盯着嬴天,厉声质问道。

    “的确是!”

    嬴天笑道。

    “你找死!”

    那中年男子闻言,脸上顿时抹过几丝狠色,瞬间冲上前掐住嬴天的脖子,在这个过程中,白起的确想要出手阻拦那中年男子,但却被嬴天示意退下,白起无奈只能站在原地。

    “不知父亲,因何要杀我?”

    嬴天呵呵一笑,即使脖子被那中年男子,狠狠地掐住了,但嬴天脸上的表情,却还是十分的淡然,就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这种胆识、气魄,即使是叶轩,看了之后,也是不禁一愣。

    不愧是千古帝君!

    “呵呵,你还敢问我因何杀你?你居然还有脸问这种问题。”

    那中年男子愤怒地眼神,死死地盯着一脸无辜表情的嬴天,质问道。

    “因为我杀了嬴地?”

    嬴天苦笑了几声,质问道,此刻,嬴天脸面涨红,甚至开始泛白,明显是被那中年男子掐的太狠。

    而在这时,叶轩已经下意识握紧手中黑刀,随时准备出手,斩断那中年男子的手臂,即使这很难。但叶轩,可不能亲眼看着嬴天被那中年男子掐死。

    “嬴天呀!嬴天。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装疯卖傻吗?”

    那中年男子狠笑了几声,厉声说道:“你杀了你弟弟,你该死。”

    “呵呵,如果你真杀了我,那嬴家日后,你打算交给谁呢?”

    嬴天眯着眼睛,注视着那中年男子,淡漠的说道:“当年,你纳妾之时,可曾问过我母亲的意愿?没有!既然如此,我今日杀死嬴地,又何必去问你的意愿呢?别忘了,我母亲死的时候,你在哪里。我想……那个时候,你大概是在那个该死的臭女人的床上吧!哈哈……我杀死嬴地,就是杀给你们看的。”

    “你根本不是嬴家之人。我不会让你继承嬴家的。”

    那中年男子似乎有些心虚,搬出这一点来胁迫嬴天。

    但嬴天听后,却是苦笑了起来,说道:“难道,你真以为我不是嬴家之人吗?我母亲,虽只是我的养母,但我却是货真价实的嬴家之人。如果算起辈分来,你应该叫我……始祖。”

    “……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

    那中年男子顿时愣住了神,凶狠的眼神,猛地砍向叶轩,厉声说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怂恿嬴天,去杀死嬴地?我让你死!”

    语落,那中年男子,凶狠毒辣的掌印,狠狠地拍向叶轩的脑袋。

    这一掌破风而来,凶猛无敌,足以将叶轩的脑袋,当成西瓜一样给拍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