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5章 谁胜谁负(两更)
    “我还活着,他也没死,这场决战,何来胜负?”

    叶轩轻笑了几声,用手擦掉嘴角处那一抹血丝,沉声说道。天  书  中 文  网

    “可刚才……那一战呢?”

    嬴天猛地一愣,深知叶轩所说这话的意思,那就是这场决战,还会再一次进行。

    叶轩,和君子剑之间,必须分出胜负!

    因为在擂台上,从来没有平手。

    “刚才那一战……”

    叶轩呵呵一笑,从擂台之上走了下去,道:“边走边说。”

    “嗯,好。”

    嬴天赶紧跟上叶轩,而蓝老,也是迅速地跟了上去。

    擂台周围,人越来越多,似乎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这样的一个疑惑,那就是刚才那场对战究竟谁胜谁负。

    叶轩凭着元婴境初期的修为,竟和君子剑打的难解难分,的确很逆天。但即使这样,叶轩也未必能战胜君子剑。毕竟,君子剑是有名的剑客,更是一位元婴境巅峰的超级强者。

    没有人会相信,君子剑会输给叶轩。更没有人会相信,元婴境巅峰的超级强者,会输给元婴境初期的蝼蚁。

    很快,叶轩、嬴天,和蓝老,三人一起离开岩石丛林。

    而先前待在岩石丛林外的姜老家主和姬老,也在叶轩和君子剑之间分出胜负之后,就离开了岩石丛林。

    “大哥,现在离擂台很远了。你和那家伙,究竟是谁赢了?”

    嬴天紧蹙着眉头,神情严肃极了,疑惑道。

    即使是蓝老,内心里对这个问题,也是很好奇。

    毕竟,在擂台上时,叶轩拔刀太快,君子剑出剑太快,电光火石之间,刀剑相碰,分出胜负。

    那一瞬间分出胜负,试问,谁能真正的注意到呢?

    “呵呵,当然是他赢了。”

    叶轩无奈地苦笑了几声,惨白的脸色稍微红润了一些,轻声说道。

    “什么?”

    闻言,嬴天顿时一愣,感到很诧异,询问道:“大哥,那家伙不是说必杀你吗?可是,他明明已经赢了,为什么还会饶过你?”

    “是呀!小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蓝老也是困惑至极,疑惑道。

    “刚才的决战,的确是君子剑赢了。但是……我剑走偏锋,用碎裂的刀片,刺住了君子剑的腹部。”

    叶轩神情严肃很多,沉声说道。

    在擂台上时,叶轩手中的那口宝刀,的确被君子剑手中的给震裂开来。

    无疑,对一名刀客而言,刀断了,那肯定就是输了。

    可是就在刀断开的一瞬间,叶轩凭空抓住一块锋利的刀片,刺住君子剑的腹部。而这时,君子剑的,也被架在叶轩的脖子上。

    换句话说,叶轩用碎刀片刺住君子剑腹部,而君子剑用架在叶轩脖子上。

    叶轩将在擂台之上决战的始末,完完全全的告诉给嬴天和蓝老。

    “这么说来,应该是平手呀!”

    嬴天一脸愤愤不平的表情,很不服气,闷声说道。

    “哈哈,怎么可能是平手?的确是君子剑赢了!因为,他的剑太锋利了,一旦割在我的脖子上,我可就真死了。而我手中的那块碎刀片,可不一定能把君子剑刺死。”

    叶轩苦笑了几声,解释道。

    “可那家伙,为什么要放过你?”

    蓝老紧蹙着眉头,还是感到很困惑,诧异道。

    君子剑分明已经战胜叶轩,但君子剑却不杀叶轩,难道不是很奇怪吗?

    “对一位真正的剑客而言,那种情况下,就已经算平手了。如果再战下去,那对一位剑客而言,是极大地耻辱。”

    叶轩压低了声音,神情颇为严肃,很认真的说道:“这是一位真正的剑客的信仰。如果君子剑当时杀了我,恐怕也没人会知道。但他偏偏放过了我。看来,他是想和我在武道大会之上一较高低。”

    “有可能!”

    嬴天不禁点了点头。

    毕竟,以现在的局势来看,能杀入武道大会决赛之人,有很大可能性是叶轩和君子剑。

    君子剑这时放过叶轩,肯定是不想留下欺世盗名、胜之不武的名声,反正他和叶轩还会在武道大会决赛之中碰到。到那时,他再杀叶轩也不迟。

    “看来,这次来参加武道大会,的确是闯进了龙潭虎穴呀!”

    叶轩无奈地苦笑着,随即,带着嬴天和蓝老,离开了岩石丛林。

    武道大会是由华夏姜家举办的。

    在这座吉尔岛之上,有很多竹子搭建的木屋,是专门提供给来参加武道大会的强者们居住的。

    叶轩和嬴天,还有蓝老,三人被安排进一间木屋。

    木屋不是特别大,但内饰却十分地豪华,琉璃灯盏,桌子板凳,还是木质地板,都是应有尽有的。

    叶轩等三人直接住进木屋之中。

    傍晚时分,很快,就有几名仆人,给叶轩等人送来了食物。对修真者而言,吃饭也是一件必不可少的事情。当然,如果修真者境界足够的高,也是能达到辟谷的境界,可以不用再吃饭了。

    饭菜很简单,蔬菜和牛肉,叶轩等人吃过饭后,那些仆人又将饭盒收回。

    “这里的生活还挺不错的。”

    叶轩呵呵一笑,躺在软绵绵的床上,笑说道。

    “是呀!管吃管住,还可以看大海,的确挺好的。”

    嬴天也躺在床上,眯着眼睛,说道。

    叶轩和嬴天都躺在床上休息,但蓝老却不敢有丝毫懈怠。蓝老盘坐在床上,在心中默默地运转的法诀。

    自从上了吉尔岛之后,蓝老才真正的感觉到压力。

    原来,对一位修真者而言,元婴境已经是最基本的门槛。

    如果一位修真者,连元婴境都无法突破,恐怕是很难得到别人尊重的!

    这一点,蓝老在吉尔岛之上,颇有体会。

    因为蓝老实力较差,只有筑基境初期,在这座岛上,几乎没有人,会将蓝老放在眼里。

    “师兄,修行切记戒骄戒躁。”

    叶轩神情严肃很多,沉声说道。

    “小轩,我知道的。多谢你的好意!我一定会尽快突破元婴境的。”

    蓝老眼神坚定极了,开始冥思静坐,修炼法诀。

    叶轩和嬴天休息片刻之后,姜山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叶轩先生,老家主请您过去喝一杯茶。”

    姜山走进木屋之后,对叶轩的态度明显转变很多,十分地尊敬叶轩,很谦逊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