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4章 刀与剑(一更)
    “……君子剑……久违的一剑!”

    君子剑不禁轻笑了几声,在他手掌之下,凝结了些许雾白色的晶莹剔透的冰花。天  书  中 文  网

    “快看君子剑的脸上。”

    有人惊叫了一声,诧异地说道:“看来,对君子剑自身,也会造成不小的影响呀!”

    一些细心之人,已经注意到,在君子剑沧桑的眉宇之间,更是凝结起一些冰花,而君子剑的脸色也变成苍白一片。

    “精湛绝妙的剑法,不愧是元婴境巅峰之人使出的剑法!”

    叶轩不禁惊叹几声,对此刻君子剑使出的剑法也是十分地佩服,但即使这样,叶轩也不会轻易认输。

    任敌人再强,皆可……一刀破之!

    这是叶轩的原则,更是叶轩做人的道理。

    认输?不存在的!

    “此刀……名……”

    叶轩眼神陡然一冷,猛地爆喝道,顿时间,一股狂暴至极的刀势,瞬间从叶轩脚掌之上爆涌出来,以“莲花形状”将叶轩身体包裹住。

    “呼呼呼!”

    漫天而起的刀势,瞬间形成一道道刀锋一样凛冽的罡风,还有一道浅蓝色的雷芒出现在叶轩身体周围。

    罡风起,雷霆现,谓之!

    在这一刻,在叶轩身体表层,出现一层层凛冽罡风,像是刀刃一样旋转在叶轩身体周围,而在那罡风之中,有着一道游龙一样的雷芒。那一道雷芒,仅有手腕粗细,但却在“噼里啪啦”作响,散发出雷电之威。

    “轰轰!”

    顿时间,凛冽罡风和狂暴雷芒,淹没了整座擂台。

    “罡风聚!雷霆聚!”

    叶轩冷哼一声,神情十分地凝重,围绕在他身体周围的罡风和雷芒,瞬间一股脑的涌向叶轩手中那把宝刀之上。

    站在擂台之下的那些围观者,在这一刻,竟全都呆滞了,一脸茫然地表情。

    “……这,还是元婴境初期的修真者吗?这股力量,究竟是怎么回事?明明早就超越了元婴境初期,但那小子的境界,却还只是元婴境初期,这太奇怪了。”

    “的确!那小子手中的刀,我想,足以击杀一位元婴境后期的强者。但那小子,却偏偏才只是元婴境初期的修为,实在太诡异了。”

    擂台之下,此起彼伏的猜测声,无一不是对叶轩感到很疑惑。

    毕竟,叶轩以元婴境初期的修为,爆发出超越元婴境中期,甚至直逼元婴境后期的超强实力,俨然已经超出了那些元婴境强者的理解范畴。

    但要知道,叶轩修炼,体内没有金丹,他走的修炼之路,本就和其他的修真者与众不同。

    叶轩提着那把锋利的宝刀,此刻在那把宝刀之上,缠绕着罡风和雷霆,恐怖骇然的力量已经使那把宝刀,在剧烈地颤动了。

    “好了!君子剑,快出剑吧!就让我看一看,究竟是你的剑锋利,还是我手中的刀,更加锋利。”

    叶轩神情严肃极了,冰冷地眼神始终盯着君子剑,厉声说道。

    “哈哈……你果然没让我失望。有趣,太有趣了。区区元婴境初期,竟能爆发出这种震撼的力量,的确让我大吃一惊。你放心,我这一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君子剑狂笑了几声,那深邃的眸子顿时间迸发出一道冷芒,死死地锁定在叶轩身体上。

    “好了!小子,接我一剑!”

    陡然间,君子剑神色一凛,他的身影如同鬼魅一样,瞬间杀了出去。

    手中那把晶莹剔透的冰剑,也在这一刻,绽放出霜花一样的剑芒,冰冷至极的剑意,瞬间笼罩整座擂台。

    “此剑……名……斩!”

    君子剑瞬间杀至叶轩身前。

    而叶轩,也不敢大意,神色一凛,猛地爆喝道:“此刀……名……破!”

    “嘭!”

    随着两道爆喝声落下,一道剧烈而沉闷的碰撞声,顿时在擂台之上炸响起来。

    “轰轰轰!”

    接连响起的炸裂声,使整座擂台中间处的岩石,瞬间炸裂开,出现一道道蜘蛛网形状的裂纹。

    而叶轩提着刀,和君子剑提着剑,也在这一刻狠狠地撞击在一起。

    “嘣!”

    叶轩手中的刀,传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哗啦……”

    那刀,先是裂开裂纹,进而碎裂开来。

    “你输了!”

    君子剑手中的,还是完好无损的。

    “是吗?”

    叶轩轻笑了几声,淡漠的说道:“看看你的腹部。”

    “嗯?”

    君子剑眼神陡然一冷,旋即,却是黯淡了下去。他收起,那没了君子剑的力量,瞬间从一把晶莹剔透的冰剑,再次变成一把生锈的铁剑。

    收起之后,君子剑毫不犹豫,径直地从擂台之上离开了。

    是的,在这个过程之中,君子剑没抬头去看任何人,他只是将那把抱在怀中,然后在众人诧异的目光注视下,离开了那座皲裂开的擂台。

    “谁赢了?”

    擂台之下,那些围观者,全都愣住了神。

    “刚才究竟是谁赢了?”

    “难道,就没有一个人看到吗?”

    刚才刀剑相碰,实在是太过凶猛,竟无一人注意到,叶轩和君子剑之间的决斗,究竟是谁胜谁负。

    无疑,知道刚才那次碰撞谁胜谁负的人,只有站在擂台上的叶轩,和怀中抱着一把生锈铁剑的君子剑两人。

    但他们,却谁都没说话!

    这一次决战,本就没有裁判,谁胜谁负,本就没有那么重要。

    但最关键的是,君子剑一心想杀的叶轩,却是好好地站在台上。而君子剑,也安然无恙的离开擂台。

    这一战,没有胜负,但同样,两人都还活的好好地。

    “咳咳。”

    还在擂台上的叶轩,脸色已经惨白一片了,嘴角处更是淡出了几抹鲜血。

    “大哥!”

    嬴天见状,赶紧冲上了台,搀扶着叶轩。

    “我没事。只是一时心急,气血攻心。”

    叶轩不禁苦笑了几声,解释道。

    “那刚才,究竟是谁赢了?”

    嬴天压低了声音,面露疑惑之色,询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