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9章 一缕精魂(四千字)
    在叶轩的丹田之中,发生一场激烈地混战。天 书  中 文 网

    叶轩体内的力量多为雷霆、罡风等,但一口上好的宝剑、藏锋剑却散发着锐不可挡,坚不可摧的剑势。

    这股剑势,强横霸道,在割裂着叶轩的丹田,使叶轩的丹田变得伤痕累累。

    “好恐怖的剑势!”

    一股狂暴地剑势,瞬间笼罩在叶轩身体上,而包裹着叶轩体表的那一层赤红色光辉在这一刻完全地褪去了。

    “噗嗤!”

    丹田受损,叶轩口喷鲜血,脸色惨白一片,神色难看极了,整个人就像刚经历一场拼死战斗一样,十分地疲惫不堪。

    “大哥!”

    见状,嬴天内心中慌乱极了,他已经做好准备,随时将帝王精血填进叶轩口中,帮助叶轩保命。

    “嬴天,你先离开这。我感觉,那藏锋剑,已经控制不住了。我担心那藏锋剑,会伤害到其他人,你去将我师兄还有维嘉,从这栋别墅之中带走。”

    叶轩猛地睁开了眼睛,神情严肃无比,厉声说道。

    这时,在叶轩那一双猩红色的眼睛之中,满是荆棘一样的血红色的血丝,十分地恐怖瘆人。而在叶轩那张俊逸的脸上,更是抹过几丝狠厉之色,让叶轩表情变得狰狞无比,形同魔鬼一样。

    “大哥,你放心。即使那藏锋剑从你体内离开,你也一定不会死。因为,只有我才能够杀死你。”

    嬴天眼神坚定极了,一字一顿的,很认真的说道。

    即使到了这种生死垂危的危急关头,叶轩心中惦记的却不是个人安危,而是他朋友的安全问题。

    这等气魄,更让嬴天这位千古一帝,对叶轩心生佩服!

    嬴天走遍了世间山川,看遍了世间繁华,但他却从未见过,能有一人可以像叶轩这样将生死置之度外。

    “若朕连你都救不了,那这几千年岁月,朕算是白活了。朕乃千古一帝,朕要你生,你就必须生。”

    嬴天冷哼一声,手中那枚帝王精血,已经准备填进叶轩口中。

    但就在这时,一道璀璨的光辉,突然从叶轩丹田中,爆射开来。

    “哗哗哗!”

    一道道光华,凭空出现,照射在墙壁上。那光辉很不凡,在墙壁之上,竟凝聚成一道若有若无的人影,十分地奇妙。

    “你是何人?”

    嬴天眼神陡然一冷,死死地盯着墙壁上那道人影,质问道。

    “呵呵,我叫西门花海,是藏锋剑之前的主人。”

    墙壁上那道人影,轻笑了几声,旋即,他将视线看向脸色苍白的叶轩,道:“叶大哥,虽说我年龄比你大,但这一声叶大哥,你却是担得起。藏锋剑被我以精魂和鲜血孕养长达二十年之久,我精魂不灭,藏锋剑就很难易主。现在……是我最后送你礼物的时刻了。”

    “什么?你就是西门吹雪那厮的后人?”

    嬴天闻言猛地一愣,冰冷地眼神盯着那道人影,诧异道。

    “呵呵,先祖已经死了两千年。小友难道认识先祖不成?”

    那道人影看向模样俊秀的嬴天,疑惑道。那道人影,正是一直被封存在藏锋剑之中的西门花海的精魂。

    “不认识。”

    嬴天轻声一笑,赶紧摇头,说道:“你现在只是一缕精魂。看来,在你生前之时,你应该使用了某种秘法,以精魂和血肉孕养藏锋剑。这才使得你的精魂,被封印在藏锋剑之中。”

    “小友见解非凡!正如小友所说,这的确只是我一缕精魂。藏锋剑乃是神兵,一剑一主。我精魂不灭,藏锋剑绝不会易主。”

    西门花海的精魂苦笑了几声,说道:“现在,藏锋剑爆发剑势,想要离开叶大哥体内,我能做的就是灰飞烟灭,让藏锋剑重新认主。”

    “……你疯了?修真者的精魂,一旦灭了,那可就是真死了。”

    嬴天死死地盯着西门花海,见后者一脸淡然,嬴天才确定,西门花海的确没开玩笑。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这世间,我早已走过一遭,无怨无悔。但叶大哥还年轻,他的人生,他的路,或许才刚刚的开始。若让他因藏锋剑陨落在此地,那我将死不瞑目。”

    西门花海的精魂坚定极了,很认真的说道。

    “真值得!?”

    嬴天诧异道。

    “值得!”

    西门花海的精魂,像一缕清风,瞬间消散了。

    藏锋剑,被西门花海以精魂和血肉,孕养长达二十年之久,早就与西门花海融为一体。

    西门花海的精魂,更是被封存在藏锋剑的剑体之中。

    若西门花海的精魂不灭,那这藏锋剑就没办法更换另一个主人。

    现在,西门花海为让藏锋剑易主,只好陨灭精魂。

    舍精魂,成一人。

    西门花海无怨无悔。

    “真的是疯了!疯了!那家伙绝对是疯了。精魂,那可是精魂。一旦精魂陨灭了,那可是真正的灰飞烟灭。”

    嬴天一脸震惊之色,怒吼道。

    那可是修真者的精魂,说陨灭就陨灭。

    舍身成仁这种傻比的行为,居然还真有人去做。

    精魂陨灭,修真者将永坠阿鼻地狱之中,万劫不复。

    可那家伙,却连犹豫都没有,直接陨灭精魂成就叶轩。

    在叶轩丹田中,藏锋剑没了西门花海的精魂,顿时像失去主人的神兵一样,急切地需要新的精魂,再次融合化一。

    “要融合了吗?”

    嬴天站在叶轩的身旁,脸色惨白一片,而在他脸上满是一场大惊之后的虚汗,他死死地盯着叶轩,疑惑道。

    “嗡!”

    果然,就在这时,一道无比璀璨的剑芒,再次从叶轩丹田之中迸发出来,瞬间冲入了云霄之上。

    遥远的长白山。

    “噌!”

    一道锐利的眸光,瞬间从长白山的山顶之上爆射出,逍遥子静坐床榻上,那一双冷眸看向远方,闷声说道:“藏锋剑,重现世间了吗?世间仅存的几把神兵,终于又出现了一把。”

    旋即,逍遥子看向散发浓郁白光,剑体不断颤抖的长白剑,笑道:“藏锋剑出,世间一切神兵,皆有感应。这话,果真不假。”

    遥远的蜀山之上。

    山中深林,一位苍颜白发的老者,盯着身旁不断颤抖的太虚剑,轻笑了几声,道:“西门吹雪的藏锋剑,终于再现世间了。从此以后,这世间又多了一把撼世神兵。”

    几乎在同一刻,华夏境内,三山五岳之上,五湖四海之中,诸多强者大能之人、撼世枭雄之辈都感觉到那股无比强横霸道的剑势。

    “剑道至尊西门吹雪的剑……时隔数年,终于出世了。”

    那些至强的老家伙,都眯着眼睛,看向星空瀚海,笑说道。

    而这时,在叶轩丹田中,那股狂暴地剑势,在逐渐地内敛收合,与叶轩的精魂融合化一。

    “噌!”

    陡然间,叶轩睁开双眸,冷如剑芒的眼神,让周遭空气猛地一冷。

    即使是那位千古一帝,在看见这样的叶轩之时,也是不禁哆嗦了几下,道:“大哥,你体内那股剑势,已经被你压制住了。”

    “嬴天,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好像,听到了花海的声音,是西门花海来了吗?”

    叶轩擦掉嘴角处的鲜血,赶紧查看一下体内的丹田,确认那把赤红血剑“藏锋剑”已经彻底地稳定下来,他脸上才露出了一抹笑意,盯着一脸震惊骇然之色的嬴天,疑惑道。

    “西门花海……”

    闻言,嬴天猛地一愣,旋即,却是轻声一笑,道:“西门花海是谁?刚才,一直都只有我一个人。”

    “哦。”

    叶轩稍稍点头。

    “精魂陨灭,西门花海已经灰飞烟灭,堕入阿鼻地狱。我想,即使是西门花海,肯定也不想让叶轩为他伤心难过。这件事,就埋在我的心里吧!”

    嬴天撇过了头,很无奈地说道。

    “现在,藏锋剑就像一块吊坠,悬浮在我的丹田之中,完全地取代了金丹的作用,为我提供力量。”

    叶轩轻声一笑,说道。

    “当然了。”

    嬴天说道。

    西门花海陨灭精魂,方才让叶轩成为藏锋剑的主人。

    若是这样,叶轩都不能掌控住藏锋剑,那叶轩可真就是辜负了西门花海的一番苦心。

    “好了。现在,差不多是黎明了,要准备去干活了。”

    叶轩从床榻上站起来,那一张丝绵的被单,已经被强横霸道的剑势撕裂,而在四周的墙壁之上,更有深浅不一、触目惊心的剑痕,十分地瘆人。

    “额……这墙壁,还有这被单,似乎都得重新弄一下。”

    叶轩挠了挠头,无奈地说道,旋即,他眯着眼睛,露出一脸邪恶的笑容,盯着嬴天,道:“我的好弟弟,粉刷墙壁,你应该会吧?”

    “……不会。”

    嬴天赶紧摇头,瞪直了眼睛,盯着叶轩。

    “不会就好。那就麻烦你去请几个人来,帮我重新粉刷一下墙壁。另外,你再去街市上帮我买一条新的被单。”

    叶轩轻笑了几声,从怀中拿出一张百元大钞,道:“一百块,差不多够了。”

    “我靠。一百块华夏币,老哥,这里是美国。一百块华夏币,根本买不到东西。”

    嬴天一脸无奈地表情,喊道。

    “什么?嬴天,你在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叶轩当做没听到,赶紧离开房间,说道。

    “……”

    嬴天突然又有一种“握了个草”的感觉。

    离开房间之后,叶轩先去洗漱,之后去锻炼,又去买早餐。等到他回来后,孟维嘉也已经起床了。

    “那个紫发的混蛋呢?”

    孟维嘉坐在餐桌前,四下里看了看,并没看到嬴天在哪,诧异道。

    “我让他去买床单了。”

    叶轩啃着油条,喝着豆浆,笑说道。

    “买床单?你俩昨晚干了些什么?”

    孟维嘉眼睛里抹过几丝异样之色,很疑惑的盯着叶轩,质问道。

    “……”

    叶轩知道孟维嘉在想什么,顿时一阵无语。

    “算了,我都懂,不过还是要节制。”

    孟维嘉轻声一笑,露出一副“你懂我懂大家懂”的表情。

    “我昨晚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叶轩懒得解释太多,毕竟,床单这种事,只会越解释越糊涂。

    “都办妥了。克兰那个老家伙,说只许你一个人去找他。我担心会有危险!”

    孟维嘉愣了一下,抬起那双美丽的眸子,看着叶轩这个可能有特殊癖好的人,说道。

    “为什么会有危险?”

    叶轩疑惑道。

    “克兰那老家伙,可是克兰黑手党的老大。你知道的,在美国这个地方,黑手党的势力的确很大。即使你是青帮的老大,也很难和克兰黑手党相提并论。”

    孟维嘉盯着叶轩,很认真的说道。

    “是吗?”

    叶轩摇了摇头,一脸疑惑之色,看来很多的事情,并没他想的那么简单。

    “当然。克兰黑手党,在美国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虽说你很厉害,但克兰黑手党培养了一批具有特殊攻击力的异人,实力都很不错。即使是你,我想也没办法在几百个异人的围攻之下活着出来吧!”

    孟维嘉的确很厉害,对数据分析和对局势的掌控都很强大,只一句话,她便是点出了叶轩的弊端。

    叶轩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但克兰黑手党作为美国第三大黑手党,势力很大,内部更是强者无数。

    只凭叶轩一人,真的能斩杀数百个异人吗?

    “你说的不错!只凭我的实力,的确很难从几百个异人的围攻之中活着出来。更何况,美国可是一个法治社会。如果我真敢在美国这边杀死几百个实力强大的异人,只怕美国一定会刻意地针对我。”

    叶轩冷笑了几声,淡漠的说道。

    “正如你所说,你不能杀死那么多的异人,那样很容易引起美国联邦政府出手对付你。真到了那个时候,即使你再厉害,恐怕也是必死无疑。”

    孟维嘉很严肃地说道。

    “嗯。”

    叶轩点头,认为孟维嘉分析很对。

    叶轩的确很强,但只凭现在的叶轩,根本不能和原子弹、中子弹等具有毁灭性的武器相提并论。

    “大哥,这是我刚买的床单,你看看颜色怎么样?”

    这时,嬴天一脸笑容,手中拿着新买的被单,走到餐桌前,疑惑道。

    “还不错!”

    叶轩笑了笑,说道。

    “那就行,大哥,今晚我还去你那里。你昨晚的表现真厉害,实在是太猛了!”

    嬴天很激动地盯着叶轩,被叶轩震撼到了,赶紧说道。

    “行呀!”

    叶轩点头道。

    “……”

    孟维嘉瞪直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叶轩,露出了一脸茫然而又无奈地表情。

    “叶轩,你俩都好到这种程度了?”

    孟维嘉感到很震惊,诧异的询问道。

    “当然。”

    嬴天呵呵一笑,冷冷地扫了孟维嘉一眼,淡漠的说道:“我和大哥之间的感情,还用你说?”

    “哎呀!太恶心了。你们俩居然来真的……”

    孟维嘉直接一口豆浆喷了出去,无奈地说道,赶紧跑到了洗手间。

    “我总感觉,你俩聊天的味道有点不对!”

    叶轩一脸茫然的表情,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跑到了洗手间,大声喊道:“维嘉,你理解错了。”

    “叶轩,别再解释了。我懂,我全都懂。只要你们是真爱,我就一定支持你。千万不要在意世俗的眼光……”

    洗手间中,孟维嘉很淡定的盯着叶轩,很认真的说道。

    “我……他妈……”

    叶轩无奈道,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